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真巧,我也是性冷淡(9)

碧若清荷:

非典型ABO


本质上是A把自己搞得苦兮兮的柚*致力于装B一百年的性冷淡天


 


——进击的蜘蛛侠


 


 


寂静的场馆里,几乎没有亮光。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这里是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表演滑的现场,在本届奥运会花滑各项目中取得前五名的选手都受到了邀请,他们也带来了精彩的表演。


没有出场的选手中,只剩下男子花样滑冰的冠亚军金博洋和羽生结弦。


一个是制霸了两个周期的绝对王者,一个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花样滑冰男单冠军,他们二人有着全场最高的关注度。


灯光亮起——


全场哗然。


一束追光灯下,两个蜘蛛侠望着对方,神色温柔。


 


 


没有人料到金博洋和羽生结弦会一起在表演滑中出场。


但毕竟有一年前的《罗密欧与祝英台》的先例,观众们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就开始了满心的期待。他们已经可以肯定,这将是一场足以载入国际滑联历史的表演滑。


全场静寂,音乐响起,表演正式开始。


 


 


金博洋不知道羽生结弦什么时候知道了他的具体尺寸,提前准备好了这件考斯腾。


作为准备好的赛季表演滑曲目,金博洋的团队自然已经给他准备好了考斯腾,但看到羽生结弦的准备之后,金博洋立刻选择了后者。


黑色的连体衣,上面是网格暗纹,从心脏开始延伸出一圈一圈的蛛网,上面镶嵌着晶亮的水钻。就连领口和袖子的设计也是下了不少功夫,金博洋甚至在手腕处看到了自己和羽生结弦名字的刺绣。


“我提前准备了一下。”羽生结弦说,“那时候还不知道确切的尺寸,就大概估量了一下,要是现在就好了……”


金博洋正想反驳一句“难道你现在就知道了吗”?突然意识到羽生结弦一本正经的开起来黄腔,脸上瞬间臊热起来,抓起考斯腾就要试。


至于自己的那件——金博洋觉得,还是偷偷藏好吧,两厢对比差异太大了。


他突然想起羽生结弦刚刚说过的一句话:“等等,你说这上面的水钻是——”


“是我妈妈贴的。”羽生结弦说,“她很喜欢你,天天。”


金博洋有些难为情:“阿姨已经知道了?”


“我三年前就告诉过他了。”羽生结弦说,“她说这是她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一定要好好准备。”


金博洋迅速抓到了关键词:“三年前,你那个时候?”他换上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又有些小得意,“你那么早就看上我了?”


羽生结弦不说话,只含笑看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侧身帮金博洋拉上了拉链,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好看。”


金博洋只觉得心里软软的,几乎要化成一滩水。


他是不到一年前才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不过一年的时间就觉得如此漫长。他知道把一个人放在心里酸酸甜甜的滋味,因此很快心疼起羽生结弦的三年。


三年呢,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不用去问羽生结弦选择隐忍的原因,因为他再清楚不过。北京冬奥会对他们都无比重要,他给了他充分的时间去准备这次比赛。


直到最后金博洋战胜了他。


羽生结弦不是一个因私废公的人,这一个周期他也拼尽全力去准备这次比赛。他发挥了几乎巅峰的水平,金博洋比他做的还要好一些。


羽生结弦很为这样的自己和金博洋骄傲。


此刻他含笑看着金博洋,他穿着和自己一样款式的衣服,衣服上绣着他们二人的名字,就像交换了刻有彼此名字的戒指一样,突然有了一种归属感。


金博洋也在看着他,眼睛有些湿漉漉的,他突然揽住羽生结弦的脖子,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明明只经过几次排练,他们却像表演了很多次一样熟练。羽生结弦和金博洋随着音乐的节奏做出一样的动作,默契度简直可以与搭档多年的双人滑选手相比。


相对于《罗密欧与祝英台》的临时上场随意发挥,这场的蜘蛛侠更加行云流水。两个人的动作整齐一致,中间的双人动作流畅自如。他们时而分开滑向冰场两边,时而又在中央共同起舞,从滑行到跳跃都无可挑剔。


因为是表演滑的缘故,这套节目的难度并不是很高,在两人同时成功完成一个3Lz和一个3S后,一个抛跳将全场的气氛推向高潮。


这是他们在去年的抛跳之后又一次超绝的表演,很难想象看起来过于单薄的羽生结弦是如何把和他差不多身形的金博洋高高抛起,也很难想象金博洋是如何借助并不算充足的后力纵身起跳,最后稳稳被羽生结弦接在怀里。他们对视的目光是那么温柔,那一刻的冰场上充满了粉红的气息。


在观众们还沉浸在完美的抛跳之中暂时忘记动作时,羽生结弦已经放开了金博洋。他们又一起向冰场正前方的观众滑去,就像两只进击的蜘蛛侠。


他们牵手,然后分开。他们围绕着对方转动,然后一起跳跃。他们分分合合,但目光始终紧锁在对方身上。他们不是在进行冬奥会的表演滑,他们只是参加了一场盛大的舞会,他们是整个舞会的主角。


乐曲即将结束的时候,羽生结弦松开了金博洋的手。


金博洋顿时愣住了:按照节目要求,他们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动作,只需要在乐曲结束的第一时间向观众致意就可以。他抬眼看着羽生,对方对他笑了一下,然后加快了滑行的速度。


全场在一瞬间安静。


金博洋已经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他只是看着羽生结弦,看着他抬脚跳跃。


——个四周跳。


——个阿克塞尔四周跳。


最后一个音符终于落下。


尽管落冰时有些踉跄,但羽生结弦很快稳住了。他看了看一旁已经呆滞的金博洋,略略弯腰,对他伸出了手。


金博洋下意识的把手递过去。羽生结弦牵起他的手,向全场致意。


 


 


欢呼声。


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几乎要震透冰场。无数的噗桑和蜘蛛侠被扔到冰场上,所有人都注视着羽生结弦和金博洋,注视着由他们创造的奇迹。


阿克塞尔四周跳,无数花滑运动员为其耗费心力却难以突破的跳跃,在极短的时间内,被他们先后做出。


他们开创了一个四周跳的时代,又通过自身把这个时代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所有观众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疑问:


羽生结弦既然能做出4A,为什么不在冬奥赛场上运用呢?或许他会超越金博洋,成为奇迹的第一个创造者。


千万人的目光中,羽生结弦抬了抬手。


“各位冰迷——”他开了口,“大家好,我是羽生结弦。”


 


 


全场寂静,工作人员不知何时上场,递给羽生结弦一个麦克风,又快速走下去。羽生结弦的声音终于清晰的传到每一个观众耳中。


“我知道大家都有疑惑,为什么我要现在跳4A。”他说,“说实话,今天这一跳的成功真的很幸运。”


“我练习过很多次阿克塞尔四周跳,但成功的概率并不高——甚至不到七分之一。而且我的脚踝实在无法承受这么高强度的跳跃。”他继续说,“我参加奥运会只有一个目标——我要赢,不管用什么方式,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努力。短节目给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我不愿意冒着无法获胜的风险去尝试阿克塞尔四周跳,这是奥运赛场,一点闪失也不能有。而且我对我自由滑的发挥很满意。”


“即使是现在,我还是要说,我非常满意我在这次冬奥会上的发挥。这是我所能得到最高的分数,一个阿克塞尔四周跳并不可能让这个分数提高太多,如果没有博洋——”他看了一旁的金博洋一眼,“博洋是一个伟大的选手,他时刻准备着挑战。”


“至于为什么选择在今天做出4A——”他的声音顿了顿。


金博洋瞬间握紧了他的手,这是前所未有的力道,羽生结弦甚至感觉到了疼痛。


他一定是猜出来了。羽生结弦这样想着,语气却没有丝毫的迟疑:“这是我大赛中的最后一套节目了。”


“我从小练习花样滑冰,这个项目有我所有的苦乐悲欢,它曾经是我生命里唯一的意义。”


“我幸运地取得了一些成绩,也幸运地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我永远爱这项运动,我永远爱我脚下的冰场。”


“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他轻轻笑了一声,仿佛所有纠结复杂的感情都在这一笑中了,“我在我职业生涯的最后完成了阿克塞尔四周跳,这是我会骄傲一辈子的事。”


他的声音终于有些哽咽。


——“日本花样滑冰选手羽生结弦,今天正式退役。”


 


 


羽生结弦突然的退役让很多人猝不及防。尽管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也都知道北京冬奥会大概是羽生结弦的最后一届冬奥会了。但当这一天终于来临,当羽生结弦亲自宣布这个消息,还是有无数人一瞬间泪流满面。


他是冰上绝对的王者,统治了这片冰场两个奥运周期。他是多个世界纪录的创造者,是六十多年才得一见的奥运连冠选手。


他是全世界唯一的羽生结弦。


或许不久之后,难度会被提高,纪录会被打破,但总有一个羽生结弦,留在无数冰迷的心里。无法消除,无法代替。


羽生结弦退役了,一个时代结束了。


但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相较于各地冰迷的激动,羽生结弦本人的情绪要平静不少。


固然有很多不舍,但这是他在接触花样滑冰的第一天就知道的结局。


他虽然退役了,但他永远不会离开这片冰场,离开这项运动。


但现在的关注点不是这个。


羽生结弦摆弄着手机,似乎翻找着什么,他翻了许久,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个名叫“羽生结弦”的微博ID终于发了第一条微博,而这条微博甚至不是原创。


他转载了三年多以前一条已经被删除的微博,但那条微博不知什么时候被重新发了一遍。羽生结弦在那条“天生一对”的微博转载界面上,认认真真打了三个汉字:


——“我也站。”


TBC


 


——下节预告:羽生结弦展示了站CP的正确方式。

评论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