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一幅画引发的“血案”二

上天会眷顾所有努力的孩子: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ooc严重预警
其实我想快点完结的,但是我的脑子和手速不允许。


金天天很快就消灭了一桌子的饭菜。
客栈里一阵硝烟弥漫,而金天天却混不自知。
吃饱喝足,金天天摸摸肚子,起身准备上楼休息。
然而就在此时,有人动手了。
一个瘦小的身影靠近了金天天,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撞到了他的身上,然后顺手捞走了他挂在腰上的一幅画。
“哎,那是我的画。”
金天天反应极快地抓住了那人的手,伸手想要去拿回一幅画。
与此同时,全客栈的人都拍案而起,一时间抽刀拔剑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客栈。
掌柜的见怪不怪地坐在柜台后,大嚷着:“唉唉唉唉唉!打架可以,但不能损坏公共财务啊,另外,饭钱都给我留下,不准掀桌砍凳子,不准拍柱拆房梁,客栈要是塌了,我让你们一辈子都没客栈住!”
然而并没有多少人把掌柜的的话听进去,众人照样掀桌砍凳,拍柱拆梁。
“哎,掌柜的说了什么你们没听见吗?”认真听了掌柜的的话金天天皱了皱眉,一手把拿画的人掀翻在地。
拿画的人立马把手中的画扔了出去,一幅画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众人纷纷冲上前去抢。
金天天不慌不忙地从腰上摘下一捆金色绳索,抬手一挥,绳索打到画上,在力的作用下,一幅画顺利升空,飞上了房梁,准确无误地卡在了房柱与房梁之间。
打开画后,金天天又反手一挥,一股凌厉的内力随着绳索的舞动袭来,瞬间放倒了许多人。
为了抢到一幅画,众人使出了浑身解数,纠缠着金天天不放,可金天天不仅没被缠住,居然还有时间扶起被掀翻的桌椅。
一条绳索捆住了所有围攻的人,金天天单脚踏在凳子上,一只手抓着捆住众人的绳索,另一只手伸去够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热茶,然后一饮而尽。
“不是叫你们不要掀桌砍凳,拍柱拆梁的吗?怎么那么不听话呢。”金天天一脸正经地教育道。
身后,那个最初动手的人正爬上房柱打算去够一幅画,金天天连头都没回,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直直地朝后扔去,正中那人的天灵盖。
“都说了画是我的,不要乱动。”金天天很是生气。
众人:……行了,我们再也不说你是个小白脸了,我们叫你大佬行了吧?大佬,绳子勒的有点疼,可否松一松?放过我们?
看在众人积极认错的良好态度的份上,金天天松了绳索。
“走之前要把饭钱留下啊,还有你们掀翻的桌子,扶一下,地上的饭菜也扫扫。”
金天天指挥着众人把客栈里的一片狼藉收拾了,自己挪了张桌子,又搬了两张凳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笨手笨脚地爬上去,要去够一幅画。
被他踩在脚下桌子凳子看着十分不牢固,轻微地晃动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金天天整个人摇摇欲坠,看的众人胆战心惊。
众人:……唉,不对,我们胆战心惊个头啊,这可是我们要打击的目标啊……还有……明明刚才用一条绳索就能搞定我们的人,为什么要踩在桌子上够画?直接一个轻功飞上去不就行了吗?
在众人疑惑的同时,金天天终于够到了一幅画,而他脚下的椅子也终于不堪重负,“咔嚓”一声,断了。
金天天是可以保证在自己不摔一个大屁股墩的情况下落地的。
但我没能如他的愿😏。
金天天跌进了一个白衣人的怀里。
白衣人身上有淡淡的茶香味,很好闻。
白衣人把金天天稳稳地放在了地上,手却依然搭在金天天的小细腰上。
“你没事吧?”白衣人笑着问道。
声音温暖宛如消融的春水,笑容和煦仿佛清和的春风。
“没事……”金天天愣愣地回答。
白衣人被金天天傻傻的样子逗笑了,他伸手把接人时顺便接住的一幅画递还给金天天,道:“喏,你的画。”
“哦!谢谢!”看到画的金天天终于回了神,连忙接过了画检查了一下,确定画没有被打开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又仔仔细细地把画重新挂回了腰间。
朝白衣人小小地拱了拱手,金天天便护着画上了楼,打算睡觉去了。
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白衣人又笑了起来,跟着金天天一起上了楼。
而被忽略了的悲催的被指使着收拾客栈的众人,
终是忍不住嘴,又悉悉索索地八卦了起来。
“我没看错吧?那个白衣服的不是羽生结弦吗?”
“羽生结弦?那个只用轻功就打败了武林盟主的人吗?”
“对对对,就是他。”
“只是用轻功就打败武林盟主了,他要是动真功夫了那还得了?”
“看他那样子,应该是和大佬一路的。”
“完了完了,这下想要把画抢到手,真可谓是比登天还难了。”
八卦着八卦着,众人突然忧伤了起来。





可能要辜负大家的期望了
灵感枯竭了……😭😭😭会坚持写完的,但可能会有点无聊
其实我文里有隐喻的,不知大家看出来没😁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66)

  1. 俄罗斯流氓兔上天会眷顾所有努力的孩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