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口院和国交学院联姻啦(完)

珉远寻清:

※请勿上升真人
※校园paro
※小学生文笔






10


金博洋本来以为自己这段时间会很难跟羽生正常相处,结果他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虽然再见羽生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脏跟打了鸡血一样,跳得又快又重,但他的脑子很清醒,表情也很自然。他明明并不是一个很擅长管理自己表情的人,在羽生面前却无师自通点亮了这个技能。好像看蜘蛛侠那天被羽生一句话一个眼神就撩到面红耳赤慌里慌张胡思乱想怀疑人生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相反,他不仅不紧张,还更加主动了。


他给羽生发微信的次数更频繁了,内容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


“yuzuru,我今天做化学实验的时候因为一个小装置安装不当被我们化学老师逮着批评了整整5分钟(T_T)就是那个被称为灭绝师太的老师,听学长学姐们说她凶名远播来着,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5分钟啊,批评的话都不带重样的,听得我头皮发麻。”


“yuzuru,我今天跟着红十字会的学长学姐他们去给学校里的流浪猫打疫苗了。不过我刚开始的时候差点被一只超胖的橘喵给挠了,大概是我抱他的姿势不太对。找到正确的方法后,被我抱的喵都很听话。”


他还特别留意了身边跟噗桑有关的各种事物,比如包装印着噗桑的糖果,噗桑的帽子,噗桑的雨伞等等,也不管羽生用不用得上,一股脑儿地买回来,找机会送给他。


这些品种繁多各式各样的礼物中有个很不起眼的噗桑玩偶,是他从夹娃娃机里夹到的。他没有告诉羽生自己其实很不擅长夹娃娃,为了这个噗桑他在娃娃机上花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眼睛都看花了。


可是最近羽生跟他一起去图书馆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好几次他约羽生去图书馆的时候,羽生都满含歉意地表示自己还有事。


图书馆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有一次对面的学姐不小心厚厚的一摞书压在他的笔记本上,他才意识到大四的前辈们马上要考研了。


羽生也是大四的学生。


口院和医学院的学制跟别的院不太一样,别的院大多是本科四年,他们则是本科五年贯通八年。他都快忘了羽生马上就要毕业了。


他是要留下来,还是回日本?


理智告诉金博洋,羽生已经离开家乡在异国求学四年,毕业后想回日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在他们之前的谈话中,羽生经常跟他讲起自己的家乡仙台,他有多爱他的家乡,金博洋也很清楚。


所以他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羽生自己留下来这个可能上,这种做法无异于赌博。


把主动权交出去,让自己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然后听天由命?这不是金博洋的作风。


他必须在羽生毕业之前搞清楚对方是否也喜欢自己,否则等羽生真的回了日本,再想进一步发展就难了。跨国恋尚且难以维持,一年到头见不了几面的跨国朋友想要发展成恋人更是难如登天。


“yuzuru,我下学期打算选修日语,大二开始辅修,你觉得怎么样?”


“天天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日语了?我们的交流完全没有问题啊。”


“我想学习你的母语啊。还有,我在考虑要不要去日本读研,我们老师说东京医齿大很不错。”


其实金博洋之前完全没想过要考去日本,在喜欢上羽生之前,他的考研目标就是国内几所口腔专业比较强的学校。


这句话算是试探,金博洋相信羽生的高情商,他肯定能从中察觉到一些隐藏的信息。


最近金博洋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东京医齿大的信息,也找到了以前在这所学校留过学的老师咨询了很多相关的问题。老师很惊讶金博洋一个大一的学生来问他出国读研的事情,末了还提醒他不要好高骛远,搞得他哭笑不得。


医学生出国留学并不容易,但只要羽生点头,金博洋就有在这条路上走到黑的动力。


但羽生很久都没有回复。






羽生结弦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金博洋最近的主动羽生很是受用,但也像踩在软绵绵的云上一样不真实。那个小坏蛋撩人撩得飞起,羽生的心就跟着吊在半空不上不下,觉得金博洋好像是喜欢自己,却又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服自己戳破这层窗户纸。这种感觉非常折磨人。


而金博洋那句“我在考虑要不要去日本读研”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说之前那些似撩非撩的话像细细的电流在羽生心中乱窜,弄得他心痒难耐的话,这句话的威力就不亚于万钧雷霆。


他觉得自己读的十多年书都还给老师了。短短一句话,他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才憋出一句:“东京医齿大是一所很好的学校,天天能去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发送完了之后他又嫌弃这句话太正式太官方了,打算撤回重来时才发现距离金博洋上一条消息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也就是说,他过了半个小时给了对方回复。


“天天,今晚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图书馆怎么样?”


他发送完这句后,长舒了一口气,心想,希望到了今晚我还有摊牌的勇气。


这回是金博洋没有回复了。






金博洋等了二十来分钟,等到足球训练要开始了都没有等来羽生的回复。说不沮丧是骗人的,但踏上绿茵场后他就没有心思再去想别的了。


训练毕竟不是比赛,金博洋偶尔在里面散个步摸个鱼也没什么问题。正当他在旁边两手叉腰围观别人练习时,皮球直直地往他这边飞来,角度非常完美。于是他脑子一热,几步迎上去,调整姿势来了一记倒挂金钩。


动作很漂亮,可惜球擦着门框飞出去了。


更糟糕的是金博洋清楚地感觉到落地时用来卸力的左手扭伤了,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


由于卸力不当,他落地时的动静大了些,整个人重重地砸在草皮上,但背部的疼痛比起手腕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本来队友们还打算调侃一下这脚姿势漂亮却空门不进的倒钩,但听到这动静,再看金博洋半天没爬起来,一个两个都赶忙围上去。


“天总天总,你没事儿吧?”


“天总你是不是把背给摔了?”


金博洋的脑袋这会儿被疼痛刺激得敏感,队友们七嘴八舌的关心让他的头更疼了。好在因为有事被耽搁的队长金杨已经到了。


“安静一点。”他蹲到金博洋身边,问:“你哪儿摔了?”


“手腕扭了,不过现在好多了。”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过了大概一分多钟,金博洋就感觉手腕就没有那么疼了。“江哥,你拉我一把。”


金博洋顺着金杨的力道站起身来,后背有些疼,但并不算严重,脑袋的刺痛也缓解了很多。


“走,去校医院看看。”


“没那么严……”金博洋在金杨的怒视下把没出口的“重”字吞了回去,接过队友拿来的冰袋敷在手腕上,乖乖地跟着全身散发着“我很不爽”气息的金杨去了校医院。


医院的人不多,金博洋拍的片子很快就拿到了。医生说骨头没问题,韧带有些拉伤,开了药嘱咐几句就放他们离开了。金杨的脸色好了很多,但依然不怎么明朗,到现在还没有教训旁边这傻孩子多半是因为医院不准喧哗。


果然,一出医院金杨就开始教育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了:“金博洋,你能耐啊你,你专门训练过倒钩吗?看几个视频就敢跟着倒钩了?就学校这草皮你也敢乱来,下一步是不是就要上天了?”


“江哥,我错了,我反省,我就是脑子一抽,我发誓我再也不用倒钩了。”


金博洋信誓旦旦的样子还很像那么回事,金杨的火气退了一些。最后他无奈地摆摆手:“走走走,滚回去好好休息,把爪子给我养好了再回来。”


总感觉自己还没个女朋友呢就提前体会当爸的感觉了,真是上辈子欠了金博洋的。






羽生没等来金博洋的回复,倒是等来了米沙的信息。


“羽生,金博洋好像受伤了。具体情况你看论坛吧,我也是看论坛上说的。”


羽生瞳孔骤然一缩,连忙点进论坛,最顶上的帖子赫然写着“天总倒钩帅爆,但是好像受伤了”,附了一段视频,从金博洋起跳一直到最后手腕上敷冰袋。因为是隔着铁网拍的,画质也不是很好,只能大概辨别得清谁是谁。


不过落地那一下看起来很痛。


羽生这时候还在另一个校区,从来没逃过课的他收拾好东西,跟旁边惊诧的同学打了声招呼后就弯着腰从后面溜了出去。好在这节课是大课,教室里坐了一百来号人,他又坐在后面几排,所以他的动作完全没有惊动老师。


出校门后他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后,便拿手机搜索“倒钩的伤害”,一页一页翻下去后,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手腕骨折、锁骨骨折、腰椎骨折……看得他胆战心惊。


这时候金博洋回复了他的微信。


“好啊,我们八点老地方见。”老地方是指图书馆七楼南侧阅览室里两个人常坐的位置。


还有心情回微信,应该伤得不是很重,羽生勉强放心了一些,回道:“你现在在哪儿?”


金博洋秒回:“寝室。”






金博洋打开寝室门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


明明已经十一月了,羽生额头上却布满细密的汗珠,喘气声虽然轻微,金博洋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你进来休息一下。”金博洋抓起羽生的手把他拉进门,示意他坐自己的椅子。


羽生没有坐,他抓着金博洋的手紧了紧,气息有些不稳地问:“你受伤了?”


“你咋知道的?”


羽生没有回答,自顾自地继续问:“伤到哪儿了?严重吗?”


金博洋举起伤了的左手,在羽生面前晃了晃:“就是左手腕扭到了,没什么大事儿。”


羽生小心翼翼地握住金博洋的左手腕,举到眼前细细地看,确定只是有一些红肿后,一颗心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疼吗?”尽管清楚金博洋一个大男生没那么脆弱,他依旧手上一点儿力气都不敢使。


“不……”金博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们之间的动作有多亲密,享受着喜欢的人如此温柔对待的他一瞬间就变得娇气了:“可疼了。”


说完之后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看清羽生略显惊讶的表情后,干脆趁着这会儿胆子肥,闭了眼睛破罐破摔般地说:“要yuzu亲亲才能好。”


金博洋不是脑袋一热说的这句话,在刚刚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想好如果被拒绝怎么办了。这句红遍网络的话很多人都在用,被拒绝了就当做一场玩笑,运气好的话羽生不会怀疑自己是真的喜欢他,说不定还能维持以前的关系。


虽然他已经在心里安慰了自己无数遍,被拒绝也没关系,还能做朋友。但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了人的,他现在还闭着眼睛,不敢去看羽生的表情。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长到他都忍不住睁开眼直面惨淡人生的时候,一个温柔的触感落在他手上的左手腕上。


那是羽生的嘴唇。


金博洋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羽生正托着他的手腕亲吻,表情温柔到让人感觉如堕梦境。他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脑子里好像正在噼里啪啦地放烟花,只能呆呆地看着羽生形状漂亮的嘴唇印在自己的手腕上。


“亲过了,好了吗?”


“嗯,好了,好了。”金博洋茫然地点了点头后,才注意到羽生已经放下了他的手腕,这会儿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金博洋本来就通红的脸这会儿直接变成了血红色。


羽生看小孩儿可怜,也不再欺负他,伸手抱住他,把脑袋埋在对方颈窝里:“天天。”


温热潮湿的气息让金博洋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


“嗯。”


“天天。”


“我在。”


“天天。”


“你别老喊我名字,倒是说句话啊。”


羽生一边笑一边说:“天天,我喜欢你。”


金博洋也伸手抱住羽生,说:“我也喜欢你。”


这种感觉真神奇,就在前几天,他还在担心羽生回去日本后两个人的关系会疏远,结果现在羽生就在他耳边对他表白了。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


突然想到羽生快毕业这一茬,金博洋的欣喜减退了一些:“yuzuru,我们这是交往了对吧?”


羽生听到这句话后简直想敲开金博洋的脑袋看看里面的构造。这都不算交往的话,那他们刚刚是在干吗?耍流氓吗?


他松开手,扶着金博洋的肩膀和他对视:“不然呢?”


“你马上就要毕业了。”金博洋说完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仗着恋人身份而不让羽生回去一样。


羽生当然明白金博洋的意思,他眉眼带笑,问:“我前段时间好几次都没跟你去图书馆,你不问我什么原因吗?”


看到金博洋陡然变亮的眼睛后,羽生没等他问,就回答道:“我是在找老师咨询留校读研的事情。”


“你要留下来啊?”


“本来我是打算回国的,结果……以前的计划作废,我总得为新的规划做好准备啊。”


今晚太完美了,不仅跟喜欢的人正式交往,还不用担心以后分隔两地,我一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在今天晚上了。金博洋心想。


“yuzuru,我是真的想去东京医齿大读研。”


“嗯?”


“等你研究生毕业,我就去日本找你。”


回应金博洋的,是落在嘴唇上的亲吻。








——END——————


这篇文算是完结了,有一个小番外我有点儿思路,尽快撸好了放上来


倒钩的灵感源自 @C罗的腿部挂件 的评论,谢谢这位小天使


感谢各位小可爱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鞠躬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