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ABO】春秋(Chapter 13)

primerose:

圈地自萌,OOC属于我,美好和荣耀属于他们。禁上升真人!禁转出lofter!

Chapter 13

正式的训练生活开始以后,羽生结弦果然如当时承诺的一般,在训练中恪尽教练的职守,在家里也从不逾矩。

跟之前在加拿大时同为运动员时的互相指点不同,身为教练的羽生结弦对金博洋有着令人惊异的严苛要求。正式训练开始的第一天,一张密密麻麻的目前世界顶级男单优劣势对比表被拍在金博洋眼前,羽生结弦用一种金博洋从未感受过的严肃语气道:“博洋,你自己的优劣势想必自己心里也清楚,在现在的规则下,光靠难度的跳跃来增加T分已经越来越难,你的P分虽然在进步,但是仍然不够快。接下来必须特别有针对性地加强滑行训练,步法动作衔接、滑行难度进出、表演细节的丰富多样性这些都要兼顾到,我们必须找到和确定你最擅长的表演风格。两年的时间不长,要走上最高领奖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羽生说的这些,金博洋不是不知道,也一直在为此努力,两年前开始总局与TCC的合作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提高他的滑行和P分。他的确一直在进步,只是在ISU现行的新规则下,这样的进步不足以让他在一众顶尖的选手中杀出重围。如今,他已经快人一步地掌握了一种五周跳,虽然还未在正式比赛中使用过,但也已经是一个杀手锏,要想在北京冬奥会上有十足的把握碾压对手,步法滑行和表现力的提高迫在眉睫。

某种程度上,金博洋跟羽生结弦是同一类人,对于自己所认定所钟爱的花滑运动,他们都有着百分百的热忱和投入。因此金博洋完全配合着羽生结弦的一切安排,除了正常的上冰练习,陆地训练的比重被大大增加,枯燥乏味的柔韧性、力量、协调性的练习,系统的舞蹈课程训练,一点一滴都在羽生结弦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甚至连金博洋日常听惯了的K-POP音乐,都在羽生结弦的要求下换成了古典乐。“听这些对你没有任何帮助,难道你的短节目还能表演《DNA》么?”这是羽生结弦一贯的毒舌。

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表示不理解这夫夫俩是什么情况,一个要求这么严,另一个居然也听之任之完全不带反抗的。就连许教练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天天一向是个自觉的好孩子,自己也从来不会把他逼得这么紧,羽生这样子真的好吗?知晓内情的三人组更是目瞪口呆,羽生这是求原谅的态度吗?说好的把天天宠上天呢?到时候把人逼狠了真的跟你一刀两断你就哭去吧。

周围的人东想西想,金博洋倒是很享受这样的状况,密集的训练让他无暇多想跟羽生的关系,这种日常的相处和陪伴让他安心之余也无从抗拒。每天训练结束后回到家后不久,羽生为当天的训练情况做的小结和根据情况附上的冰袋、药膏渐渐地成了他的习以为常。

回到家两人也不是不交流,只是不会过多地谈到私事,两人默默地保持着这种平衡,谁也不想去打破。唯一令金博洋感到微微有些心烦的是,羽生结弦似乎有些太拼了,每天到训练中心到得比自己还早,制作的训练计划精确到每天的每个时间段,白天训练的时候全程陪同,观察指导,晚上回去还是工作到老晚,除了关注自己的训练以外,选曲、编舞甚至考斯滕他都事无巨细地操心。每天半夜醒来看到隔壁房门下面透出的微光,金博洋就感到无比的烦躁,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2020-2021赛季,教练团队有了羽生结弦的加入,金博洋的节目编排和表现力有目共睹的提升明显,一个赛季下来,他的积分排名到了第二位,与排在第一位的老对手宇野昌磨之间几乎不分伯仲。世锦赛结束以后,金博洋照例得到一个月左右的大假期,还没等回哈尔滨,发小老王就来了北京找他玩。

自金博洋结婚以后,由于常年不在哈尔滨,跟老王的见面次数也是直线下降,在自己的感情问题上,金博洋又一直是个锯嘴葫芦,因此昔日的好友也并不清楚他跟羽生之间的状况。长时间不见的好友一见面,自然是各种皮,老王一向是个能玩的,拉着金博洋一天一个节目,几乎要把北京城翻了天。刚刚结束一个赛季的比赛,训练的辛苦和比赛的压力一下子释放出来,金博洋也难得好兴致地跟着玩得不亦乐乎。

假期开始后,金博洋没有离开北京,羽生结弦自然也留了下来,看着他跟好友一天天玩得那么开心,羽生结弦欣慰之余也有些隐隐的不爽,明知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去干涉甚至嫉妒,心里却依然怄得不行。

又是一个独自在家的晚上,听到开门声时已经接近半夜12点了,羽生结弦忍不住从房间走出来,门口脸颊微红的金博洋正眼神迷离地望向自己。一看就是喝了酒的状态,羽生结弦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天天,你喝酒了?”

“嗯,老王带我去后海喝了一点,还挺好玩的。”喝了点酒的金博洋意外的配合,有问必答。

“你这样太危险了,一个Omega喝了酒大半夜才回来,你应该让我来接你的。”无论何时,羽生结弦第一考虑的还是金博洋的安全问题。

“为什么要你来接?老王会送我回来呀。”已经有点微醺的金博洋开始直白地蛮不讲理,“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自己说的让我把你当教练,当租客。教练和租客还负责接送的吗?”

“你……”羽生结弦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这孩子喝醉了以后简直强词夺理,用自己一年前说的话来堵自己,笑的是现在看起来金博洋已经渐渐地没那么抗拒自己了,肯对自己撒娇总是好事,哪怕是在不太清醒的情况下,“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说,以后有事还是要叫我,知道吗?现在我去给你放热水,先洗个澡,我等下泡杯柠檬蜂蜜水放在你床头,喝完再睡觉,不然明天起来该头疼了。”

金博洋乖乖地听从羽生的安排,不再反抗,这个晚上,他们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多前的相处模式,安心平静而温暖。

翌日,清醒过来的金博洋回想起昨晚的种种,不由地扶了扶额,自己对于羽生的感情之复杂,恐怕连自己都没有办法理清。一年前痛彻心扉的感觉在这一年的陪伴里渐渐淡去,他看到羽生对自己的用心,也无法遏制自己心里想要靠近他的期待,只是心里的恐惧感却依然如影随形,“金博洋,你这个胆小鬼!”心里有一个声音小小声地说着。

评论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