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高中生人妻(ABO)10

想不出名字:

*为什么这文里原创角色这么多……好几把绝望


*出现了!家庭伦理剧标配的恶毒女配!


*从怀旧台剧到家庭伦理泰剧 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满脑子都是意难忘 续意难忘 再续意难忘 一帘幽梦 再续一帘幽梦……暴露年龄系列


*也许这文可以改名《柚天夫夫和两个渣男之间的故事》或者《金天天的狗血家族史》或者《从主角到配角——牛哥的心酸自诉》








★10.


钱敏一巴掌呼在金国祥头上:“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那……那不然呢?我们都那么久没见过了……”
“活该你当初破产!”女人恨铁不成钢地掏出手机,啪啪啪按出一堆图片,“他旁边那个人,注意没?穿的衣服一件抵你半年赚的!”
金国祥到底是做过生意的,虽然这几年荒废了,经钱敏这一说也找到了些思路:“你是说,找他要点钱?可那个人有钱不代表他也有钱啊,王璟那个病……他还读书呢,哪来的钱?”
钱敏摸摸下巴,继续虐待手机屏幕:“我总觉得,那个人有点眼熟……”
金国祥凑过来看了半天,没看出个名堂来。
钱敏用胳膊肘捅捅他:“你不是说,最近有个项目?”
“对!”金国祥一拍掌,又要滔滔不绝起来。
早就听够的钱敏打断了他:“前期资金差的还远,我看只有靠你儿子了……”
┄ ┄ ┄ ┄ ┄ ┄ ┄ ┄ ┄ ┄ ┄ ┄ ┄ ┄ ┄ ┄
金博洋把买好的年货寄放在B市朋友家,回去飞快收拾了几件衣服,和羽生直奔旁边的宾馆。
“我预感他们要来。”他站在房间窗户旁往外看,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他家的楼道。
“他这个人,其实胆子小的很,只是偶遇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后续。我不放心的是他旁边的女的……”
他转过身来面对着羽生:“你说,她一个年轻,样貌不差,会来事儿的女人,干嘛要跟着他在小饭店里帮厨呢?”
“他和阿姨还没离婚?”羽生问。
“没有。”金博洋皱起了眉头,“虽然她治病用光了以前的积蓄,但金国祥是看着她从一无所有,甚至可以说负债累累,一路做到他的几十倍的。难保他对那女人说了些什么……”
羽生道:“她现在还年轻,但不会永远年轻。”
金博洋打了个响指:“没错。她能耗在金国祥身上的时间是有限的。一旦发现他没有希望,或者自己年龄渐长,一定会离开他,去另攀高枝的。”
“看今天她的态度,显然是想从我们这里挖出点希望了。”
金博洋无奈地看着他:“大佬,你指望她这样的人,看不出你身价?没看出你是谁就算好的了。”
“所以我们躲到了这里?”
“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我怕他直接去找我妈……我现在就去医院。”
“我陪你一起。”
┄ ┄ ┄ ┄ ┄ ┄ ┄ ┄ ┄ ┄ ┄ ┄ ┄ ┄ ┄ ┄
一语成谶就是,推开病房的门,两个上午刚见过的人已经站在了那里。
金博洋刚要推门进去,被羽生拉住手腕,比了个“嘘”的手势。
“没想到你还敢站在我面前。”王璟靠在枕头上,身处下位,声音很轻,气场却丝毫不输这两人。
“有什么不敢的?”钱敏抢白,“姐姐,你可真是找了个好儿子。”
“别乱叫。”王璟淡淡地说,“比不上你眼光好。”
钱敏道:“您可别急着嘲笑我。我们查过了,给你付钱的可不是你儿子。什么关系能让人家这么给你花钱啊?”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听不懂中文的羽生也变了变神色。
王璟嗤笑道:“有本事你也找个愿意给你花钱的男人?”
刚刚紧张起来的金博洋差点被他妈逗得笑出声。
大概是没想到一直端着优雅端庄气质的王璟能说出这样死皮赖脸的话,钱敏一时竟沉默了,金国祥总算找到了机会插嘴:“璟,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也这么多年了,现在我有个项目,就缺一点资金,只要你肯借,我按最高的利率还你。”
“你也是,别乱叫。”王璟一视同仁,“感情牌没用,谁稀罕跟你有感情。借钱去找银行,我没钱。”
钱敏跺了跺脚,终于亮出了底牌:“那个日本人,如果传出去他和高中生关系暧昧,会怎样?我们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一个名人总要看重名誉吧?”
王璟脸色微变,第一次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低估了钱敏,这个满身市井气的女人胆子还挺大。
而不知为什么,金博洋却意外地平静。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平静。
他用日语小声问羽生:“如果我们关系被曝光,你会怎样?”
羽生用一个深深的拥吻回答了他。
金博洋忽然觉得充满了勇气——从站到病房门口起就一直不自觉地颤抖发软的双腿也安静了下来。
他亲了亲羽生的嘴角,推开了门。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