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假如他们是混血种 【二】

千山茶:

看你们刷出了什么 ̄  ̄)σ】


     下了学院的火车就是坐飞机,金博洋猛地惊醒,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狮心会学长的肩头和周公进行了一次甜蜜的约会。


     “给,抹抹哈喇子。”


     直男学长羽生结弦笑眯眯地递过来一张纸。


     卡塞尔学院出来的日/本人就是不一样,连哈喇子这种高级词汇都能熟练运用。金博洋连忙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角:“多谢师兄。”


      “不用谢我,那是机餐随手配的纸,本来就是你的。”羽生结弦解开安全带,“下车!”


       晚上8:00,云南机场。


      机场很大,拥挤的人群到了大厅就冲散了,金博洋急急忙忙地拖着行李箱跟在羽生结弦身后,两人快步走过干净得映得出人影的地板。


     学长真可靠啊!


     嗯……等等?虽然他没来过这个机场……但是他们走向的是……候机厅吧?


     “好了,来来来,坐在学长的身边。”羽生结弦找了个位置坐下,伸手照顾金博洋,“博洋博洋。”


     “……学长我们不是要去执行任务么?”


     “哎呀别急嘛,难得出来一次还是公款,就当是旅游了。”


      羽生结弦舒舒服服地靠在靠背上。
     “好不容易拜托了每天肘子面包的幸福生活,你也不想那么快完成任务回学院吧?来来来,和师兄谈谈心。”


     “……”


     学长你振作啊!


     学长你要对得起霓虹人民工作狂的形象啊!


     学长你要对得起你刚刚建立起的好大的前辈形象啊!


     学长你是狮心会出来的应该是楚子航那种冷血无情怎么会越来越像芬格尔那条无所事事的败狗了啊!!!


     但是金博洋也不是一个沉迷工作的人。


     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羽生结弦的身边,而羽生结弦则早就翻出手机看起了旅行攻略。


     “师兄你想谈什么?”


     【恋爱。】


     “你知道云南有什么小吃嘛?”


     “……师兄有话直说!”


     “博洋你是不是对师兄我是狮心会的这件事有什么意见啊?”


      看着笑眯眯的羽生结弦,金博洋两眼一闭。


     “师兄你说呢?”


     “唉想不到现在的小朋友才入学没多久就对组织如此忠心耿耿。”羽生结弦咂嘴摇头。


      “能不忠心耿耿嘛?!自由一日如果没有老大及时出手我都被狮心会爆头了!”


     “你后来怎么死的?”


     “……老大走后还是被爆头了……”


     “看嘛不是一样的,”羽生结弦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们这些人就是出来跑跑龙套,活到最后的只有那两个人嘛。”


     “还有明非师兄!”


     “那个不算啦……”


      金博洋打量了一番羽生结弦:“师兄你和学生会的学弟一起任务不会心里膈应么?”


     “我还好啊。”


     “师兄你每年的自由一日怎么死的啊?”


     “哦,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拉帮结派的活动。”羽生结弦抬头想了想,“完成摧毁诺玛对学生会的后援系统任务后就自己喂了自己一颗弗里嘉子弹。每年都是。”


     “想不到师兄你居然是个技术猿啊。”


    “哈哈,过奖过奖。”


      金博洋汗颜。楚师兄你手下有个这么划水的家伙你知道么?


     不过他才不会因为这家伙两句话就掉以轻心。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方只是个长相阴柔的学生,但是金博洋可是清楚得很,那家伙腰部别着沃尔特PPK,谁敢惹他分分钟拔枪扫射,鬼知道他怎么通过的机场安检。


     不以貌取人是卡塞尔学院的生存法则,如果不懂这个,流氓种马副校长会以守夜人的身份教你做人。


     想到这里,金博洋又向一边挪了挪。


    “唉,现在的小孩子真不好带。”羽生结弦遗憾地咂嘴,“弄得我都想回分部了。”


     日/本分部嘛?!据说由黑道蛇岐八家主持的日本分部嘛?!如果说本部是疯子的乐园,那日/本分部简直可以称得上变态的天地啊!据说他们的乐趣是把本部的专员脱光挂在旅馆的窗外晒咸鱼啊!羽生师兄原来在那种地方待过吗?那他是不是要考虑和师兄分房睡以免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被扒光了挂在旅馆外啊喂!


     “我没兴趣把你扒光了挂在窗户外,放心吧。”羽生结弦诚恳地说。


     “……师兄你怎么知道我脑海中的小剧场的……”


     “哦,我导师是富山雅史教授啊,你不知道么?”


      金博洋两眼一黑。


     “喂喂喂你要是在这里晕过去我很难办啊!要知道我可是全身藏着枪支弹药的恐怖分子把保安引过来吃不了兜着走啊。”羽生结弦好笑地拍了拍金博洋,“和你开玩笑的,我只是上过富山雅史教授的课而已,再说读心术也不可能神到随便就能读出来你的真实想法啊。”


     “那师兄你是?”


     “本部关于分部的传言我也知道一些啦,一猜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那,师兄,那些传言是真的吗?”


     “是真的啊,我在分部的时候还全程围观过他们挂咸鱼呢,可好玩了。”


     “诺玛——!我要回学校!!我不要实践课的学分了我再也不嫌弃卡塞尔的食堂了让我回学校——!”金博洋绝望地挣扎。


                               —TBC—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