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被窝

雪夜识君:

·终于!用了我心心念念的这个标题搞事情!
·虽然是在被窝里的故事,但是没有车【土下座
·一发完,ooc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为了补偿被我们的滔天污力吓到的、组里的新家人@韩七夕。 ,特颁发(?)小甜饼一个!
·就是不太好吃……QwQ别嫌弃我


金博洋热爱自由,这也能从他的睡姿中体现:一个大字铺满床,偶尔还会四处翻滚,取决于他做了什么梦。
相比来说,羽生睡姿还是不错的。和金博洋同居之前他喜欢抱着噗桑的玩偶睡觉,现在身边有了金博洋,他愉快的抛弃了黄熊精,选择抱着天天睡。
反正他俩盖着一床被子。
羽生倒是睡的非常安稳,可是他这一行为大大的缩小了了金博洋梦境的多样性。
从前金博洋的梦就很天马行空了:
他的耳机被熊孩子都缠在一起,他心疼的不能剪断只能一边解一边恶龙咆哮;
他吃了巫婆后妈给的大鸭梨结果抗药性太好,一整个梨就剩核了他还没事,被后妈气愤的砸晕了;
他成了蜘蛛侠,结果行侠仗义的时候背后的拉链被敌人打坏了,他只能一手扯着尾巴根处的布料不让自己的内裤外露,一边与反派搏斗;
他变成了泡面国的子民结果发现海鲜面在这个国家是邪教,他不得不走上反抗的道路……等等等等奇奇怪怪的梦。
自从羽生抱着他睡觉,他的梦境变得千篇一律:误入了史莱姆/胶皮糖国被粘住无法脱身,或者是梦见自己是棵树,树上有一只刚吃完桉树叶、熟睡的肥考拉正死死的扒着自己不放手。
这让他感觉非常苦恼。
真正让他决定禁止羽生抱着他,是因为某天,羽生一如既往的抱着金博洋,做着噗桑抱着蜂蜜罐子的梦,就感觉梦里的蜂蜜罐子突然开始高频率摇摆。他吓醒了,醒来以后发现,是金博洋在自己怀里疯狂打拳,一边打一边喊:“大王乌贼你别缠着我!看我跟你决一死战!”
第二天听到羽生和他复述昨晚的场景,金博洋只觉得自己急切的需要一个地板缝,他好钻进去。
他本来想和羽生分两床被子睡以绝后患,结果羽生当时的眼神太过悲伤,他捂着脸心软了,宣布以后他们两个还是可以睡一床被子,但是——
羽生不可以抱着他,要让他自由翱翔。


不抱着他,问题也很大。
两个人之间,在无意识中抢对方被子的战役永不停歇。输者,只能在睡梦中蜷成一团,自抱自泣。
在这个开着暖气的冬天里,金博洋和羽生在战役中的胜率几乎持平,但是很快的,他们两个就不得不分两床被子睡了。
起因是一个倒春寒的夜晚。
没有暖气,羽生在被子里故意把双手伸到了金博洋的衣领里,一招“寒冰神掌”让金博洋瞬间清醒。金博洋气鼓鼓的想把自己同样冰凉的双脚从羽生上衣下摆里塞进去,让羽生的腹肌也尝尝厉害,结果黑灯瞎火的他没看见,脚停留在了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
……
是羽生先用比平时低不知道多少度的嗓音先开口:“天天,咱们今天也很累了,我希望你不要玩火。”
怕把自己赔进去的金博洋迅速的远离羽生,躲到了被子的最右端;羽生为了让自己把持住,也自己挪到了被子的最左端。
让金博洋后悔不迭的,是在这天晚上,他和羽生又在睡梦中抢被子,他赢了。
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时候,羽生输的很凄惨。
重感冒,之后又高热,咳嗽的肺都要出来了。本来就有哮喘病史的他,这个反应着实把金博洋吓得够呛。出于极度的愧疚和心疼中,他鞍前马后的照顾羽生,炖了金银花和冰糖雪梨一点一点喂他喝,同时把被子换成了两床。
特别是临睡前,他还会特意把羽生的被角仔细的掖好,虽然羽生知道金博洋是怕自己再次着凉,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委屈起来:
天天QAQ天天不要我了。

羽生病好了之后的某一天,他接到一个高中聚会的邀请,特意叮嘱金博洋不要等他,让金博洋自己先睡。
本来晚上都会和羽生打游戏打到十一二点的金博洋,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突然感觉无事可做了。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表盘还是噗桑抱着一个糖罐子的图案。
晚上八点,有点早了。
不过……不睡觉的话,他不在也没什么意思。
要是戈米沙和自己老铁在的话,一定会嘲笑自己像个深宫怨妇。哎,不管了。
他起身朝卧室走去。今天就养生一回,早点睡觉,老想羽生做什么。
半夜十点钟,金博洋从睡梦中徐徐转醒。迷迷糊糊的去够床头柜上的保温杯,却发现里面没有水。
啊对呀,今天羽生不在。
他晚上的时候打游戏太疯总是忘了喝水,以前半夜被渴醒的时候只能蹑手蹑脚的下床去厨房倒水喝。某天他实在太迷糊了,一不留神身子一歪,把羽生最喜欢的噗桑陶瓷杯推下了大理石台,在地上四分五裂。瓷片碎裂的声音让卧室里的羽生也醒了过来,他揉揉眼睛去寻找声源,打开厨房灯一看,发现自己的天天眼圈红红的愣在原地,看着满地的狼藉不说话。
“对不起…”
他在背后紧紧握着刚刚被热水烫的有些红的手,局促不安的道着歉。
他以为羽生会冲他发火。
可是羽生没有。
他几乎是立刻察觉到了金博洋不太对劲。大步流星的冲他走过来,甚至都没去看一眼地上的瓷片。他揪过金博洋藏在背后的手,心疼的看着有些肿起来的地方,拿来些芦荟胶给他一点一点的敷上。
“你不生气吗?”在羽生专心致志的在自己的伤处下功夫的时候,金博洋小心翼翼的问道。
“为什么生气?因为你摔坏了我的杯子?”羽生有些又好气又好笑的抬头望着他,在厨房里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无比温柔:“杯子我还可以再买,可天天只有一个呀。”
他愣住了,在羽生轻吻他嘴角的时候才回过神。
从此,每天晚上睡前,羽生都会给他接一保温杯的温水放在床头,嘱咐金博洋晚上渴了记得喝。有的时候金博洋喝着喝着,还能喝到羽生放在水里的枸杞,让他不禁想嘲笑羽生已经步入了老年养生阶段,心里却感觉这温水直暖到了心底。

今天羽生不在,我又得去厨房接水喝了。金博洋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自己暖融融的被窝,去厨房接满一壶水,躺下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真想让他抱着。
这个念头一出,连金博洋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慢慢挪到羽生的被子里,满足的呼吸着被子上残留的羽生的味道。
他闻着这股气味慢慢睡着了。

梦里是他在蟋蟀集训的时候,当时他有一段时间不在状态,人前虽然还笑的像个小太阳,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穿了个单衣就走下楼,坐在长椅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星星。
哈尔滨老是有雾霾,他看不到这样群星璀璨的夜晚。试图辨别出他认识的星座,却因为眼神不济而告终。
此时和他同一宿舍的羽生悄无声息的溜到了他背后,给他披上了一件厚一些的外套。
“出来看星星,好雅兴啊。怎么不叫上我?”羽生不由他辩解,坐在金博洋的旁边。
“你看,博洋,那颗星星多像你。”
那是他所及范围里最亮的星星了。
此时对方的面容在月光下仿佛真成了仙子下凡,他听到这话呆呆的转过头看着羽生,得到了对方一个能蛊惑人心的微笑。
想来那个时候,自己身上的外套就是现在闻到的,羽生身上的香味。
是费洛蒙的气味。

待羽生回来时,看到的就是睡在自己被窝的小孩。
他不忍心再折腾天天,决定自己去睡天天的被窝,虽然很冷,但是也没关系的。
谁叫他让天天这么思念呢。
结果他刚要爬上床,金博洋就醒过来了。他看着小团子挣扎着要把捂热的暖被窝让给自己,连忙阻止了他。
“天天别出来了,你的被窝凉,你好好的在我被窝里睡吧。”
他没听到小孩的回答,以为他默认了,刚想躺进金博洋的被褥里,却被他抓住了袖口。
“你的被够大,抱着我睡吧。”
他简直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直到金博洋不满的拽着他,两个人挤进同一条被子里,他才相信这不是做梦。
“你身上好冷。”吐出这几个字的金博洋非但没有远离羽生,反而抱得更紧了,“抱着我能暖和点。”

真的好暖。
羽生回抱着怀中的热源,特意控制了力道不勒痛金博洋,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也安然入睡。

—————————————————
金博洋刚跟他交往时老做噩梦,不是梦到被全世界抛弃就是梦回世锦赛然后在羽生怀里绝望的哭。那个时候只要他拥着天天,天天就能好好的睡上一觉。
可能是同居开始,他搂的力道太大了,他总是怕金博洋突然离他而去,结果金博洋反而不愿意让他抱了。

他在梦里反思着自己的不是,还好,现在我又可以抱着他睡了。
阳光被窗帘挡在外面,一缕光束从缝隙中透进来,空气中漂浮着许多小小的粒子,房间里都是幸福的味道。

——END———
·这个大概就是同居的磨合期吧…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