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你们知道日/本人怎么打太极吗上

千山茶:

好久没写短篇了,给你们写个短篇?】


       金博洋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大学毕业后还有机会会被选中做广播体操的领操。


      “等等!这不对啊!不是应该羽生前辈来的嘛?!”


      “虽说应该是他,但是老是他多没劲啊是不是?”


       主办方如是说。


  
 
       ——事情是这样的。


      冰协突然要搞一个商演,要邀请在花滑的诸位大佬一起参加。


      然而在接到通知后,金天天小朋友被提前召唤到了北京。


     “我要领着他们打太极???”


     “弘扬我中华文化,义不容辞。”负责人淡定喝茶。


      “那为什么要我来啊??!!戈米沙明明每天早上都下楼和大爷们打太极的!让他去啊!!!”


      “麻烦你看看他那张写满了‘尼号我是歪果仁’的脸再说话。”


      嗯,这么看来……好像挑选条件还挺苛刻的。


      首先,要有一副根正苗红中华好男儿的外表。


     然后,要有丰富的老年健身经验——说白了就是他跳广场舞的视频被冰协看到了……

     金博洋捂着脸反思,过了很久很久,他绝望地接受了现实,准备着手学习。


    “米沙!”


    “咋了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
  
     戈米沙一开门,迎面一只新鲜的金博洋直挺挺地倒下,他一脸蒙圈地把人抱在怀里。


     “冰协让我带着你们打太极!!!”


     戈米沙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金博洋的肩膀:“天总,任重,而道远啊。”


     “关于这次冰协的保留节目,是选手们一起打太极。打太极在我们大天朝可是一个技术活,你们可要好好学了。”


      戈米沙安抚好金天天小朋友后,严肃地在选手群里这么说。


      “怎么打啊?”


      “我知道我知道!”周知方跳了出来,连发了三个得意的表情。


     “……波力海苔?”


     “陈巍干得漂亮!”金博洋鼓掌,“大海的味道我知道!”


     “对不起米沙前辈我没有注意到我的说法有问题让他们有机可乘把话题扯远了实在对不起我立马去写检讨……”


     “不用了你将功赎罪吧……”戈米沙严肃,“来吧芳芳,告诉他们什么是打太极。”


     “打太极。”周知方一脸深沉,“是说话的艺术。”


      嗯。


      嗯???


     金博洋懵。


     不是,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可以详细说说吗?”


     “好的羽生前辈,具体就是……”


      金博洋一口水喷出来。


     “怎么了天总?”戈米沙回头,看着剧烈咳嗽却说不出话的金博洋。


     “阻……阻止……小方……”


      金博洋,卒。


      羽生结弦抱臂沉思。


      说话的艺术吗……有些困难呢。周知方说,打太极就是用技巧十分自然地让别人认为你以为你在说他想让你说的话题,但是却什么都不告诉对方……嗯……也就是说,这次的保留节目是调戏记者吗?真刺激。


     “羽生前辈,据说今天下午临时会有一个采访。”宇野昌磨顿了顿,“我看到周知方发的话了……前辈你冷静一点,我觉得这里面有误会……”


    “完全没有问题,我自有分寸。”羽生结弦打了个响指,自信满满地说,“不就是‘打太极’嘛!没有什么能打倒羽生结弦!”


      ……好好听别人说话啊喂!


     宇野昌磨重重地把头磕到铁皮的衣柜上。


     算了,难得两人有机会一起出来训练,好好练习要紧。至于别的……就让前辈自生自灭吧,也让博洋君见识一下羽生真正的智商,检测一下柚天到底是不是真爱。


    


     今天的羽生结弦,依旧娇媚可人(pei)。他穿着合身的小西服,微笑着对记者打了个招呼,随后和等在一边的宇野昌磨一起坐在了嘉宾席。


     “呀,我们今天请到了羽生结弦选手和宇野昌磨选手,真的是十分荣幸呢。”


     “哪里哪里,能来参加节目才是我的荣幸。”羽生结弦说着,冲主持人小姐姐抛了个媚眼。


      今天的羽生君感觉意外地……油腻……是错觉吗?嗯,是错觉吧。


     “啊,据我们所知,羽生选手特别的关注博洋选手呢,是这样的吗?”


     “是的。”羽生结弦笑着想了想,突然伸手按在了胸口,“他在这里,唯一,无可替代。”


     “噗——!”一旁的宇野昌磨剧烈咳嗽起来。


     他知道羽生结弦大概是“博洋君实力强劲是无可取代的五周跳候选人自己一直在心里很看中他”的意思,但是……等等这种半遮半掩的说法是什么鬼很容易让人误会啊喂!前辈你对“打太极”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砰”。


    “嗯?”


     金博洋正提着一把塑料长剑屏息凝神地推手腕,结果一旁的戈米沙狂笑着带翻了椅子,整个人摔在了地板上。


     “……”


      然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戈米沙的平板上。直播???


                                —TBC—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