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沦陷

阿澈澈澈澈>想上天:

→圈地自萌勿升真人
→我们来用奶天隐晦的勾引一下羽生大佬【手动滑稽


1
“还不换衣服,表演滑马上开始了!”隋文静恨铁不成钢的推着自家老铁往更衣室里去,“行行行我知道你嫌弃你的秋衣,下个赛季咱换个好看的昂。”


“秋衣好啊,暖和。”他低着头往里走,嘟嘟囔囔的安慰着自己,“你瞧瞧羽生穿的那个薄纱,好看是好看,但瞅着就冷。”


事实证明低头走不看路是不行的。金博洋碰的撞在了一个硬邦邦的肩胛骨上,磕的额头生疼。


“谁啊...看不看路嘛。”金-心情不好-博-见谁怼谁-洋一皱眉,哼哼着说。


“...boyang?”


好熟悉的声音...金博洋一抬头——


妈耶居然是羽生结弦啊啊啊啊!这算是在偶像面前丢脸了呜呜呜!人生重来算了...


幸好羽生结弦笑得眼睛弯弯,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失礼。


“天天,泥嚎~”


前辈他听不懂中文,没关系没关系,金博洋你争点气不要慌!


“Hi, Yuzuru~”软软的打了个招呼,对着自家偶像露出一个傻白甜微笑。


羽生结弦侧身让他进去,清瘦却窈窕的腰肢往墙上一靠,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小迷弟。


“Be quick, boyang~We are going to be late.”


“ohh, I will!”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转过去背对着自己胡乱从头上扯下衣服,反着就团成一团丢在一边,急吼吼的去穿考斯藤。光滑细腻的背之间,是一道均匀隆起的后脊,上面连着纤细的脖颈,而下面,顺着一个个突出的脊骨看下去,在腰窝处暧昧的凹陷,勾勒出深色的阴影,再向下...就隐匿在灰黑色的紧身裤里了。


吞了吞口水,上前拾起对方扔在椅子上的训练服,右臂伸过去时离他那么近,几乎贴在他的背脊上了,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温热柔和的气息...


羽生结弦心烦意乱的帮金博洋整理着训练服,手指紧紧的搅着柔软的布料,尽量不去想那些引人犯罪的画面。然而刚脱下的衣服上也充满了那股奶香味,甚至还残留着他的体温...稳住稳住,羽生结弦你到底在想什么!


让人纠结无比的少年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转过身来,看清羽生结弦整理衣服的动作,不禁笑得露出来小虎牙。


“Thank you!You are so kind!”


黑色的考斯藤被从胸口处向下拉扯,和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衣服还没拉到腹肌处,紧绷绷的勾勒出胸肌的形状,肌理分明。


羽生结弦把整理好的衣服放在座椅上,丢下一句“I will wait you at door way.”就落荒而逃,关上更衣室的门,靠上去重重叹了口气,第一次发现自己是一个这么没有自制力的人。


和金博洋一起进场的时候他一直没敢和对方说话。对于偶像的冷漠少年显然是有些失望的,但很快就又和朋友们嘻嘻哈哈打成一片了。


一边和戈米沙天南海北的瞎扯,一边用余光紧紧盯住漫长乱窜的少年。


——和宇野转圈圈转的挺开心嘛。和豆豆在一起玩显得博洋的腿更加纤细瘦长了呢,小腿的弧度好饱满啊,看上去手感非常好...


——梅娃缠着他干什么呢...哦让他跳社会摇啊。啧啧啧顶胯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浮想联翩。


——那群女单选手过去围着他干什么?原来是捏他的脸啊。看她们一个个饥渴的目光,真的是够了!博洋居然还对着他们笑啊啊啊啊,我为什么不是个妹子呢我也要听博洋撒娇喊我小姐姐!


——和葱桶站在一起的时候好像爸爸妈妈和孩子啊哈哈哈哈,如果有一个博洋这样的孩子肯定特别可爱。


——又跑去找金杨了?金杨你把博洋给我放下来!公主抱个什么劲的,你以为那是你家的啊!要不是我抱不动,我绝对冲上去跟你抢!


最后的结果是,虽然抱不动,某结弦还是冲了过去。他直直的撞在了金博洋身上,带着他又扑到挡板上。


刚被金杨放下来的金天天有点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了挡板上,一脸懵的看着自家偶像。


“Haha, I emmmm...  I am trying to find diferent ways to skid my self~”羽生结弦道貌岸然的对金博洋说,“And I have a compet with Misha.”


“Wow, songs interesting.”没太听明白的金博洋对着羽生结弦咧嘴一笑,有点傻乎乎的。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当羽生结弦和金博洋玩“冰上碰碰车”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羽生结弦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太差劲了。


以前可以那么轻易的隐藏对讨厌的事物的憎恨,笑吟吟的说自己很好,现在却连假装不喜欢都做不到。


他甚至无法抑制上扬的嘴角。


直到晚宴的时候,羽生结弦感觉自己已经平复了很多。他这才目标明确的向着中国队那边走去。


当时穿着深蓝色小西装的金博洋正在直播,捧着一盘蛋糕对着镜头吃的很开心。


羽生结弦晃荡过去,把下巴搁在对方肩上,用耳朵蹭了蹭金博洋温暖的颈窝。


对着自拍的镜头,他看到了手机屏幕里的少年——垂下眼帘去叉蛋糕时睫毛在脸颊上投下阴影;举着松软的蛋糕往嘴边送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生怕蛋糕掉了一样;把蛋糕抿到嘴里之后几乎不用咀嚼就咽下去,喉结会上下滑动一次;把叉子从嘴角移开的时候一不小心在唇角留下了一抹奶油...


这引人去看他的唇,像是涂了唇膏,粉嫩嫩亮晶晶的,在灯光照射下几乎有着半透明的果冻色。右侧嘴角上白白的奶油破坏了弧度完美的唇形的对称性,就像蜂蜜布丁上的浅粉色小樱桃。


羽生结弦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伸手遮住了手机摄像头,踮起脚尖接着刚才的姿势,舔掉了少年嘴角的奶油。


甜腻的奶油和柔软的触感包围他的一刹那,他发现所谓的自制力已经全然沦陷在怀里的人身上。


心甘情愿的那种


没救了的那种


认命的那种


沦陷。


【end】


不甜不要钱!


不甜本澈跟你回家!

评论

热度(205)

  1. 俄罗斯流氓兔阿澈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