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七年之痒/世界微尘里 四

上天会眷顾所有努力的孩子: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ooc严重预警





金博洋是饿醒的。
醒来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泡面的香味。
刚想起身时,金博洋听到了厨房里的动静――是羽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躺回了沙发。
羽生结弦你个大坏蛋,我跟你吵架吵得连饭都没吃,你居然还敢背着我煮泡面?简直不能忍。金博洋忿忿地想。
金博洋在自己的肚子叫起来之前起了身,装作自己去厕所的样子,实则是偷偷溜进了厨房。
掀开锅盖后发现锅里还有泡面剩下的时候,金博洋偷笑了下。
还算你有良心……但我是不会妥协的!
金博洋呼啦呼啦地吃完了剩下的面,然后心满意足地返回了客厅。
在躺回自己的位置之前,他顺手捡起了因羽生翻身而掉落的噗桑,给它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了羽生的怀里。再顺手捡起同样掉落的被子,粗暴地扔回羽生身上,然后才躺回去继续睡觉 。
而本就在注意着金博洋的一举一动所以没睡的羽生:……说好的和噗桑是情敌的呢?怎么对情敌就轻手轻脚的,对他这个爱人就下如此重的手?天理何在?
别别扭扭的一晚就这么过了。
两人就这样冷战了好几天。
这一天早上醒来,金博洋发现羽生在收拾行李。
刚起床的金博洋还有些懵,记忆还未加载完全,所以他一如既往地问着羽生“你在干嘛”,声音还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羽生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了顿。
但只是顿了顿。
“我要去西藏,去爬珠穆朗玛峰。”
这句话仿佛一盆冷水从金博洋的头顶一直浇到了脚底。
“你说什么?”
……
于是翌日下午,两人全副武装地出现在了火车站里。
昨天金博洋和羽生据理力争了一个下午都没能劝住他。
怪不得冰迷都叫你牛哥了,果真是一头牛,怎么拉都拉不回来。
没办法,金博洋只好逼着羽生又买了一张火车票,收拾了行李,跟着他一起去了。
既然拉不回来,那就带出去遛一遛吧。
因为羽生患有哮喘,并不适宜上高原,所以金博洋在出发前做足了准备,什么哮喘药,冲锋衣,雨具,墨镜,防晒霜,红景天……能带的全都带上了,生怕发生什么意外。
羽生只是收拾了衣服,其他的就任由着金博洋准备,他什么都没管。
虽然是因为担心才跟来的,但金博洋没有一丝要和羽生和好的意思。
上了火车,两人虽坐在对方身边,但却是一个看向窗外,一个看向车厢里。
在外人看来,两人就仿佛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金博洋坐在外侧,而在他旁边的过道上,坐了一个抱着孩子的穿着朴素的妇女。
金博洋的眼睛总是抑制不住地往那个孩子身上瞄。
孩子仿佛发现了金博洋在偷看他,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金博洋,忽地笑了。
金博洋觉得有一丝惊讶:一般小孩子看见陌生人盯着他不是都会哭的吗?
“哎呦,对哥哥笑了啊,是不是喜欢哥哥啊?”妇女似乎对自家孩子的笑也有些惊讶,为了不让金博洋觉得被冒犯,于是她笑着对孩子实则是对着金博洋道。
金博洋这几天的郁闷在看见孩子的笑容后都烟消云散了,于是他站起来对着妇女道:“阿姨,给你坐吧。”
妇女听了,似乎有些惶恐:“这……不好吧,我坐了这,那你坐哪呢?”
金博洋笑着露出虎牙,刚想说没有关系时,却感到腰间传来了一股力量,下一秒,他便坐在了羽生的大腿上。
“没关系,他坐这里就行了。”羽生如是道。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