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花吐症和捂裆功的激情碰撞(上)

巴啦啦老魔仙:

AU


花吐症设定


当然在我这儿不可能有悲情花吐症,花吐症死不了人,药物治疗就能好,和感冒一个等级。


真人无关


不要上升


谁上升谁停水






1
        金博洋吐金子了。
        韩聪背着胳膊看得啧啧称奇,眼光里带着十八分好奇的望着一阵猛咳仿佛要把横膈膜都要从肺底下咳到盆骨的金博洋吐出闪着好看光泽的金箔碎片从空中飘着落地。
        “天总,能不能多吐点儿,量产一下,考虑一下带领我们国家队发家致富?”韩聪觉得发现了发家致富新大陆。
        彭程抱着外套路过,“聪哥别天天想着薅社会主义羊毛,你这个思想太危险了,赶紧去改造改造。”
        隋文静翘着腿,随随便便劈了个竖叉,坐在瑜伽垫上抻了抻韧带,然后开始拿出梳子梳起了梳头发,“天总真的虎,花吐症都这么豪气,哪像我当时少女心泛滥成灾差点儿被自己吐的一口桃花噎死。”
        金博洋咳的眼眶含泪,他本来就生的白,现在因为剧烈咳嗽导致整张脸都是红润光泽的,他眼眶泛着红,目光湿漉漉的看向一众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队友们,终于明白了竞技体育没有友情。
        哪怕是跨项目。
        “咳咳咳咳,我这条小命都快交代在这儿了你们还能不能好了?零零星星的队友情谊怎么比塑料花还脆。”金博洋用袖子蹭了蹭嘴,毫不意外的又蹭下来一点点金箔,薄薄的小小的金箔在光线的折射下真的怪好看的,“我造啥玩意了我?我怎么不知道我暗恋谁暗恋的心神激荡到吐金子了?”
         “人家都是吞金自尽,你这个是真别致,还能反吐金子。”隋文静梳完了头看着自己掉了一地的头发深感绝望,怕不是年纪轻轻英年早秃。
        金杨欠了吧唧的蹲下来对隋文静露出了个油腻的微笑,“桶总,知道光头了之后会咋样吗?”
        隋文静没理他:“韩聪哥,该揍人了,上!”
        “会变强,因为光头强啊哈哈哈哈。”韩聪毫不犹豫的给了蹲着的金杨屁股一脚,乘人之危谁不会,金杨要是站着,踹他还得要求个雁式平衡的柔韧度,不然根本踹不到金杨的屁股。
       而且这个笑话冷的让韩聪想反手就是一菜刀,金杨和近代人类有代沟,怕不是从史前穿越来的。
        yep,所以并没有人给予小可怜金博洋一丝队友的安抚。
        金博洋瑟缩着看着面前的一小撮金箔屑屑。
        觉得自己可能要发财。

2
        反正死不了。
        金博洋破罐子破摔的对自己变异的花吐症放置play。
        大家都是年轻队员,谁都有个春心荡漾情窦初开的时候,花吐症好像也不是什么罕见的毛病,吃吃药也就能抑制了,如果不愿意吃药,要么彻底死心要么打个啵也就能解决。
        也就是伴随症状有点麻烦,一吐一口花,想当年王诗玥柳鑫宇双双吐花吐的那叫一个巍峨壮丽。
        逼死一片花粉症患者。
        虽然最后他们俩终于不再折腾,用一个被所有人期待的吻解决了让韩聪差点报警的花吐症。
        韩聪事后用嘶哑的喉咙和被花粉刺激的通红的眼睛撕心裂肺的控诉着新晋小情侣的非人行径。
        虽然并没有人理他,小情侣腻腻歪歪亲亲密密感觉训练都更来劲了,只有孤寡老人韩聪委屈巴巴的吞着抗过敏的药,然后被隋文静冷冷嘲笑,迫不得已的接受着生活的双重打击。
         又是一阵猛咳,金博洋满脸肾虚的拾掇拾掇飘出来的金箔,觉得自己真是小天使,花吐症都不给花粉过敏的人士们添麻烦。
         马上要奥运了不能吃药,金博洋并不想因为花吐症被药检玩死。
         不然第二天新闻就该是“我国男单一哥药检呈阳性无缘奥运”了,那完蛋。
         到时候就不知道是被笑死还是被骂死了。
         金博洋叹了口气。
         生活艰难,且行且珍惜。
         面对着淘宝上金箔十元五片包邮的页面,中国花滑男单一哥看着面前自产的两包金箔,觉得发财真的很难。
         他觉得自己的肺咳的快和食管打架了。

3
        奥运村的饭真的难吃到呕吐。
        金博洋觉得自己距离成为被烘干的咸鱼片儿不远了,好在长短节目都比完了,只要等着闭幕式和gala结束就能回到东北乱炖小鸡炖蘑菇大饺子还有大猪蹄子的怀抱了。
        他的花吐症还没好,虽然说叫吐金症比较好,苍天知道他比赛的时候要多小心才能防止“装饰物掉落扣分”的发生。
        无论是卧虎藏龙还是星战,在激烈的四周跳中满场飞金箔。
        场面太蠢他不敢想象。
        他的眼皮子这两天轮流跳,也不知道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两只眼皮子跳的频率还不一样。
        金博洋怀疑自己可能要面瘫。
        最倒霉的事情就是他好像找到他吐金子的罪魁祸首了。

4
        当金博洋自暴自弃的凭借着自己高超的跳跃能力蹦上了挡板,演示了什么叫做高级版扑街之后。
        两届奥运连霸选手羽生结弦也不甘示弱的想要尝试高级扑街法,两步助跑就往挡板上蹦。
        大概是两厘米微妙的身高差导致了羽生结弦并不能像金博洋那样安全的把大半个身体栽到软垫上。
        次次卡裆。
        金博洋面无表情的看着似乎是他暗恋对象的奥运冠军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小兄弟和挡板激情碰撞。
        金博洋觉得自己腰部以下的男性象征也有着些许感同身受的疼痛感。
        gala排演也有一堆媒体在守株待兔,所以金博洋眼睁睁的看着羽生结弦有点尴尬的想要捂住自己的某个尴尬部位但是又碍于媒体收回了手。
         蛋疼,是想要捂住但又只能收回的手。

5
         金博洋以一种不知道是卢伽雷氏综合症还是选择性瘫痪的姿势在挡板上趴着。
         隋文静滑过来戳戳金博洋的腰,“干嘛呢,年纪轻轻怎么跟八十岁老狗似的,活力呢?”
         腰很敏感的金博洋差点儿没窜天,“干嘛!”金博洋摸了摸自己的腰,“我瘫痪。烦着呢。”
        隋文静并不能感同身受,带着嫌弃的用冰刀套敲了敲挡板,“你不是说你找着导致你花吐症的罪魁祸首了吗?抓紧下手啊?”
        金博洋望了望着不远处满场瞎转妄图找个隐蔽的地方安抚一下自己备受打击的小兄弟的羽生结弦,觉得今天自己的面部神经可能和宇野昌磨互换了。
        他已经懒得去摆出任何一个表情,这个满场捂裆的男人不是那个做个猫式伸展只要配上BGM就能日天日地的男神。
        不,他依然是羽生结弦的热心粉丝,爱到深处黑成碳而已。
        当然金博洋很清醒,就算羽生结弦休赛季丑成倭瓜私底下傻成南瓜也轮不上他激情撩汉。
        没有结果的暗恋是不值得他撼天动地的咳嗽的。
        他打算这次回去就赶紧吃药。
        不然他可能真的会死于肺结核式的疯狂咳嗽。


        所以他理所应当的无视了羽生结弦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




造谣与石锤


1.韩聪真的花粉过敏,挺严重的。


2.老牛真的激情尝试高级扑街然后撞裆,然后没地方藏着只能尴尬的缩回想要摸裆的手。


3.猫式伸展,脑补一下日地板的动作,老牛有个猫式伸展的GIF,相当刺激。


4.金博洋的腰是很怕痒的那种,之前被米沙戳到和被羽生结弦戳到都是一惊的样子。


5.金博洋和彭程认证过金杨和当代年轻人有代沟,老干部似的。


6.桶妹抱怨过自己因为梳多了芭蕾头然后发际线堪忧。






碎碎念:小蓝手小红心砸我,爱您


如果能激情评论我会很感动的。

评论

热度(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