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一次牙疼引发的“血案”

上天会眷顾所有努力的孩子: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ooc严重预警
忘了在哪看见的天总从冬奥会开始就牙疼的事了
所以具体牙疼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就当它是乱吃东西(比如糖,据说天总爱吃甜的)造成的吧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冬奥会之后天总就开始暴瘦了吧
内有葱桶,天总团宠人设不崩,而且有往花滑界界宠方向演变的趋势
内容有过于夸张成分,请轻喷~









冬奥会后的晚宴,隋文静韩聪和金博洋早早的就来到了会场,服务生将三人带到了一张桌子旁,三人随便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三人来的太早,会场里都没什么人。隋文静韩聪在说笑打闹着,而金博洋一反常态的放下了手机,没有直播,没有窥屏。
他不停地揉着腮帮子,兴趣恹恹的趴在了桌子上。
好疼。
“怎么了?”隋文静注意到金博洋的异常,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心道:“牙还疼呢?”
“嗯~”金博洋委屈巴巴的点了点头。
隋文静默默金博洋的腮帮子,有心无力的说:“叫你憋乱吃东西,非不听话。”
金博洋听了,把头埋进了双臂,十分后悔自己没能听劝,现在落得这个下场也怪不得别人。
只是,他真的好难受啊。
不一会儿,会场里的人便开始多了起来,人声也开始愈渐嘈杂。
韩聪还在用手机刷着新闻,隋文静补了个妆后便拿出自备的花生米,倒进空杯子里面,边吃边用手机看韩剧以打发时间。
金博洋还是保持着趴桌子的动作,仿佛已经坠入了梦乡。
有服务生领着日本队的队员朝这边来了。
“不好意思。”服务生朝三人点着头哈着腰,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由于我们的疏忽,会场里不够位置坐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请你们和日本队一起坐呢?”
服务生的语气十分诚恳,让人无法拒绝。
于是抱着没有什么所谓的想法,隋文静应了下来。
韩聪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日本队的队员已经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就坐了。
很快座位就被坐完了,只剩下金博洋身旁的两个空位。
宇野昌磨看着那个趴着的人,又想了想在会场门口被拦住要合照的羽生前辈,最终还是留下了金博洋旁边的位置,坐到了另一位置上。
一旁的韩聪凑到了隋文静的耳边,小声地说着:“小祖宗,你是不是傻?现在位置都坐满了,教练来了以后坐哪?”
隋文静听了这话后心大的摆了摆手:“不怕不怕,肯定还会有位置坐的,而且刚才我要是不答应,那场面该多尴尬呀,就我们三个人在这却占了那么多个座位,就算教练来了这位子也坐不完呀。”
韩聪听了,竟无言以对。
在旁人看来,两人的窃窃私语就是小情侣间的咬耳朵,完全看不出任何不妥。
另一边,终于合完照的羽生正在会场里寻找着日本队的位置,再看见宇野昌磨的招手后,便来到了桌子旁。
可是在看见座位旁边的金博洋和隋文静韩聪后,羽生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羽生用日语小声的问道,边问边轻手轻脚的拉开椅子就坐。
旁边的金博洋还在趴着,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吵到了那个安静趴着的人儿。
“服务生说没有位置了,所以让我们和中国队一起坐。”宇野昌磨回道。
羽生看了一眼在一旁趴着的金博洋,又回头问道:“博洋选手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宇野昌磨就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他也无法回答:“我坐下的时候,他就在趴着,可能是累了吧?”
另一边,韩聪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在得知教练有位置坐之后才从嗓子眼沉回了肚子里。
隋文静还在嗑着花生米看韩剧哭的稀里哗啦,韩聪叹了口气,心想:一个两个没一个是让人省心的。
韩聪从口袋拿出纸巾,伸手过去给隋文静抹眼泪擤鼻涕。
而趴了许久的金博洋终于揉着眼睛从桌子上直起了腰来。
在看见身旁坐着羽生的时候,金博洋是一脸懵逼的:难道是他牙疼疼到出幻觉了吗?
时刻用余光关注着金博洋的羽生在金博洋起身的那一刻便转过头去,笑着说了声:“嗨~”
“嗨~”金博洋条件反射的回道。
“你刚才趴了那么久,是不舒服吗?”羽生关心的问道。
金博洋对于偶像的关心感到受宠若惊,张口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最后还是艰难的憋出了两个字:“牙疼。”
“牙疼吗?那一定很难受。”羽生一脸的感同身受,似乎是他也曾遭受过牙痛的折磨。
金博洋敷衍的点了点头,对着羽生尬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转头向他静姐聪哥求问。
“咋回事,是我牙疼疼出幻觉了吗?”
“不是你的幻觉,这就是现实。”隋文静就着韩聪递来的纸巾擤了擤鼻涕道。
韩聪把脏纸巾扔进了自带的垃圾袋里,小声的补充:“叫你趴桌子,天塌下来了你都不知道。服务生说没位置,要我们和日本队一起坐,你静姐应下来的。”
“那教练呢?教练怎么办?”显然金博洋没有隋文静那么心大,或许是因为身旁坐了偶像羽生结弦吧。
隋文静给金博洋指了指教练们所在的地方,然后道:“他们在那坐着呢,你想过去吗?要过去的话,怕是只能坐大腿了吧?”
金博洋听了,连忙摇了摇头。
左手的羽生正和宇野昌磨聊的欢快,右边的隋文静看韩剧看的正嗨,中间的金博洋甚是无聊,但他此时此刻却没有一点想要玩手机的念头,肚子里空虚的很,因为牙疼,这几天金博洋都没怎么吃饭,睡得也不太好。
而距离开饭还有很长的时间,金博洋按了按瘪下去的肚子,还是没能忍住,转头向隋文静求助。
“静姐,我肚子好饿啊!”
隋文静听了,伸手把花生米放到了金博洋的面前:“饿了吃点花生米吧,还早着呢。”
“我牙疼。”
“那别吃了。”说着,隋文静就要把花生米拿回来。
金博洋赶紧护住口粮道:“憋动,我吃。”
隋文静朝他翻了个白眼,接着看韩剧去了。
金博洋忍着牙疼磕着花生米,可是这一颗颗花生米就如同精卫用来填海的石头一样完全不起作用。
饥饿仿佛在他身体里开了个洞,力气在一点一滴的流失,最后金博洋还是选择趴回了桌子,蜷成一团,这样能让他好受些,感觉没有那么饿。
等熬到开饭的时候,金博洋已经无力觅食了。
那小可怜劲儿,让隋文静同情心泛滥。
“给我拿小蛋糕炒面炸鸡腿鸡翅,还有可乐――顺便给天儿拿点他能吃的东西。”
专门给隋文静跑腿的韩聪认命的去拿吃的去了,由于他也不太清楚牙疼的人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所以韩聪只给金博洋端了盘牛排回来。
牛排一摆上桌,金博洋便迫不及待的抓起刀叉上手切,但是他实在是太饿了,饿得手抖的跟患了帕金森的病人似的,所以金博洋切了老半天的牛排,也没能切出一块来吃。
最后金博洋自暴自弃的扔了刀叉,转头打算去抢隋文静的小蛋糕。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拿起了被金博洋扔掉的刀叉,干净利落地切下了一块牛排,然后用叉子叉住,递到了金博洋的嘴边。
“喏。”是羽生。
吃的都送到嘴边了,哪有不吃的道理,况且他是真的饿,所以金博洋想都没想就直接嗷呜一口接受了羽生的投喂。
但他嚼了没几下,就又吐了出来。
“怎么了?不好吃吗?”羽生停来再切一块的动作,关心地问道。
金博洋捂着腮帮子泪眼汪汪,含糊不清的回答:“不是,我牙疼嚼不动,肉太大块了咽不下去。”
羽生听了,这才想起这孩子刚因为牙疼趴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桌子。
牙疼疼到这种地步了吗?那岂不是这几天都没吃好?怪不得刚才他切个牛排都切不了,肯定是饿坏了。
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呢?如果牙疼疼到吃不下东西的话,那就只能饿着了呀。
不行,他决不能让博洋选手被饿到。
那我就把牛排再切小块一点吧,这样博洋选手就可以随便嚼两口就能吞下去了。
于是羽生动作极快的把牛排切成了豌豆大小的小块,然后一块一块的叉给金博洋吃。
金博洋吃东西的样子很像一只小仓鼠,即使只是塞那么一小块的牛排,两边的腮帮子也依旧鼓鼓的。
咬走牛排的时候露出的门牙使金博洋看起来更像仓鼠了,再加上今天他的刘海没有用发胶捋起而是乖顺的伏在额上,这样显得他更加乖巧,简直就是仓鼠成了精。
突然好想养一只博洋鼠啊。羽生心想。
多亏了羽生,金博洋终于能吃下东西了,因为牛排切得很小块,不用金博洋嚼太多下,即使不嚼也可以直接吞下去。
金博洋很快就消灭了那盘牛排,但是他的肚子依旧空虚。
“我还是有点饿……”瞄了瞄羽生面前的食物,金博洋有点不好意思说。
金博洋那小眼神仿佛一片柔软的羽毛,飘飘悠悠的落到了羽生的心头,不禁让他有些心痒痒。
羽生领会了金博洋的小眼神,毫不客气的端过自己的食物,接着投喂。
旁边早早的就和隋文静换了座位以便她能和日本队的女选手一起煲韩剧的韩聪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还吃什么。
一嘴的狗粮。
齁死了。
不甘心的韩聪轻轻的拍了拍自家舞伴的肩膀,看韩剧正看到兴头上被打扰的隋文静满脸的不耐烦:“干啥?”
韩聪捂着自己的腮帮子,委屈巴巴的说:“静,我牙疼~”
“牙疼就去看牙医。”隋文静说完就想转头继续投入到韩剧中去。
但是韩聪没能如她的愿,又拍了她一下。
“静静,我饿了~”韩聪又摁着肚子,可怜兮兮的道。
隋文静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So?”
韩聪见隋文静并没有像刚才那样急着转头,便喜出望外,特娇柔造作的张开了嘴,示意隋文静喂他。
隋文静随手摸了颗花生米,给韩聪的额头来了个爆栗:“发什么神经,饿了自己没手吗?一边呆着去!”说完便又转过头去接着看韩剧了。
利落的短发在空中划出潇洒的弧度,留给韩聪一个嫌弃的背影。
韩聪:……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跟隋文静换位置?TAT……
话说另一边,羽生拿的食物也不多,所以很快的,金博洋又消灭了一盘吃的。
但他还是在喊饿。
或许是因为牙疼,前几天没怎么吃,金博洋现在大有一种誓要把前几天没吃进肚子里的食物都在今天晚宴找补回来的阵势。
博洋选手说他还饿。
羽生转头盯上了宇野的食物。
宇野昌磨感受到了一丝危险,本能让他护住了手中的食物。
不可以,怎么能让博洋选手吃别人吃过的东西呢?
羽生摇摇头,转头对金博洋说了句“等一下”,然后便起身去找吃的了。
金博洋趴在桌子上,看着羽生走后露出来的正在大块朵颐的宇野昌磨,好不羡慕。
感受到目光的宇野昌磨转过头去,正对上金天天同学写着满满的“我好饿”的眼睛。
宇野昌磨:……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两个都在打他的食物的主意?
宇野昌磨回想了下他与博洋选手相杀了多年的情义,又想了想羽生前辈脚下的锋利冰刀,但他对冰刀的恐惧最终还是没能战胜金博洋的眼神攻击。
于是宇野昌磨只好忍痛割爱地给金博洋递了一个小蛋糕。
一边递一边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蜡。
“博洋选手,切记,一定要在羽生前辈回来之前吃完,一定!”宇野昌磨满脸的视死如归。
金博洋虽不明白,为什么宇野昌磨要这么说,但不用他说,他也能在羽生回来之前吃完,因为他实在是太饿了。
日本队的其他队员早就也想投喂金天天同学了,只是碍于羽生大佬的存在不敢上前,这下羽生离开了,他们便一拥而上,争着要给金博洋吃的。
金博洋也没怎么多想,只要是吃的,都来者不拒,要是牙疼吃不下,大不了就不吃了放一边。
有人拍了张金天天同学被投喂的照片发到了ins上,配字如下:
中国珍稀物种Boyang鼠,吃东西的样子太可爱啦!欢迎各位来投喂哦~
ps:博洋鼠的牙不舒服,请来投喂的人都拿些柔软好嚼的食物。谢谢合作~
ins刚发,便引来了一大堆人拿着吃的排队要投喂金天天。
羽生找完吃的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座位早就被一堆人占领了的画面。
他居然还在其中看见了米沙,师兄和小车!就连平时不敢对他有什么异议的宇野都在!
说好的助攻呢?你们都在对我的博洋鼠干什么!?拿开你们的手!!过来和我决一死战吧!!!!!!!!!


评论

热度(303)

  1. 俄罗斯流氓兔上天会眷顾所有努力的孩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