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一次停电

一氧化二乔:

*交流无障碍,勿上升真人



“别嘚瑟,这次我肯定比你快!”金博洋抱着一个巨型噗桑团子,双手搁在橙黄色的熊耳中间,手里抓着手柄,身体随着激动的双手一起摆动,眼睛却死死盯住屏幕。



屏幕上是一红一绿两个蹦蹦跳跳的小人,在路上飞速爬行的大头乌龟,还有从问号砖头里掉出来的蘑菇。



喔,原来是那两个有两撇小胡子爱吃蘑菇的管道工兄弟。



羽生结弦轻笑,没有说话,坐在金博洋旁边的他安安静静地按手柄,和旁边吵吵嚷嚷动来动去的金博洋形成鲜明的对比。



金博洋见他不说话,哼了一声,随后也安静下来,认真操纵着管道工的行动。



就在那个绿色小人成功避开迎面而来的旋转王八壳时——金博洋都快要为他胜利的曙光而欢呼了——屏幕“啪”地一声黑了下来。



和屏幕一起黑下来的,还有天花板上的顶灯。



“我靠!”金博洋直接骂出了声,双手握着手柄垂了下来,怀里的黄熊团子被压得变了形。



“不许说脏话哦天天。”羽生结弦把手柄放在地毯上,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灰,单手撑地直接站了起来,拉开窗帘检查情况。看到窗外一片黑之后转头对还坐在地上生无可恋的金博洋说,“整个小区都停电了。”



尽管空调才刚停止运行,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金博洋已经感到了一丝热意。而当他看见羽生结弦要打开窗户的时候,他立刻就吼了出来。



“别!哥!放下你的手!”



羽生结弦回头,开窗的手顿住,冲他挑了挑眉。



“会热死的哥。”金博洋丢开怀里的黄熊团子往后倒去,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地毯上,还故作生气地踢了踢腿。



羽生结弦只好放下手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双眼,“那现在睡觉?”



“睡啊睡啊,不睡还能干嘛。”



羽生结弦再次意味不明地挑眉。



“我靠,你在想什么!”金博洋感受到了危险,“不可能的,真的会热死的!”



羽生结弦向地上四肢张开的金博洋伸出手,后者也伸出手,只可惜还是够不着。羽生结弦拿他没办法,稍稍屈身一把握住那人手心,用力把人拉了起来。



“那就乖乖去睡觉。”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一起倒在床上,十分默契地都没有扯被子,并且没有说话,静谧的夜里只听得到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大概安静了有将近十分钟,金博洋实在是忍不住了:“你睡了吗?”



没有回答。



他翻了个身,面朝羽生结弦,一只手撑起脑袋,盯着他好看的脸颊。那人闭着双眼,一副睡着了的模样。金博洋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起来。



“羽生你睡了吗?”他又问了一句。



还是没有回答。



金博洋不死心,用一只手的胳膊肘把自己的上半身支起来,另一只手探向羽生结弦的脸。



“哥?……结弦?”



就在快要触碰到那人脸颊的时候,羽生结弦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闹。”羽生结弦闭着眼,皱眉的同时动了嘴唇。



“我就知道你没睡着,装什么装。”金博洋一下子来了劲,“我好热啊。”



“快睡觉。”羽生结弦仍然没有睁开眼睛。



“哎你看我一眼嘛!”



如了金博洋的愿,羽生结弦睁开眼睛,饶有兴趣地直视他清澈明亮的双眼。



“你想干什么?”



金博洋意识到自己皮过头,赶紧放下支在床上的手臂,脸朝天花板迅速躺好,整个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没,没什么,我想睡觉。”而下一秒他的声音又委屈了起来:“可是我真的好热……”



羽生结弦觉得他这辈子算是栽在躺在自己旁边的这个人身上了,他认命地坐起来,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下走出房间,然后带了把扇子回来。



他在人身边躺好,打开那把折扇,轻轻摇晃起来,尽量让两个人都能吹到风。



“哇!爽啊!”迎面而来的凉爽让金博洋舒服地眯起眼睛,“羽生结弦我真是爱死你了!”



然后他凑近在人脸上啵了一口,但却很快地将脑袋缩回,回到了先前不近也不远的距离。



羽生结弦摇扇子的手顿了一下,无奈地看着面前已经闭上双眼一脸享受的他的恋人,很快又继续扇动起来。



觉得那人差不多已经睡熟之后,羽生结弦扇扇子的速度才慢慢降了下来。



他收起折扇,放在床头柜上,晃了晃有点酸涩的手腕,脸上却是收不住的笑意。他凑上前在金博洋脸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稀疏的月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两人身上,能看见的是脸上弯弯的眉眼和嘴角上扬的好看弧度。



那是幸福的微笑。


END.


大概是一个老夫老夫日常。以及停电真恶心,我要热死了,我还没有扇子,拿必刷题当扇子扇,现在手都要断掉了。


感谢喜欢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