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07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韩聪:老实说,演过这么多戏,我们分得清楚戏中和戏外。


·那夜晚的高粱地太暗,月色很沉,村里的火光烧满了半边天,我无动于衷地站着,感觉他们都在跑,我没动,也不敢动,爹走之前让我守着家,我没法走,我还想在他面前死死护着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与承诺。
但在人年少无知的时候,该守的就得守,否则等老来,就追悔莫及。——《枯木逢春》


07.


进剧组已经快两个星期,片场隔壁别的戏早已经拍到预期进度中的一半,虽然经常被副导吐槽隔壁就是粗造滥制在赶进度,生怕赶不上贺岁档国产片保护黄金期,但也在不知不觉地在不断提高整个拍摄的效率,A组很快就结束了试戏,导演跟制片人、编剧与赞助合作商短暂开会讨论这段时间试戏的成果与对整体进度的观察,进行着戏份删减与剧本微调,同时准备开始一轮发布会趁势宣传剧,加大关注热度。


发布会定在周末,正好是大部分观众闲暇之时,金博洋在收到通告安排后表示自己绝对不会缺席,让得知女二女三和男四因拍摄广告和参加综艺节目而推辞出席发布会的片场助理松了口气。


现在的大制作大IP没有点流量、大牌明星,哪里能撑得住娱乐影视市场,导演昨天开会时还因为有些公司再次强制要求加人而发怒拍案,开拍之前定角色演员时已经做过妥协,现在还要他退让,好歹也是指导过几部大戏、得过金人影奖的导演说什么都不再答应那些荒唐的事。


三个老戏骨无意得知这种情况后心照不宣地彼此对望几眼,多年演戏经验让他们从眼神中看出来对方想表达什么,又同时心照不宣地认为努力勤奋从来不喊苦但就是之前不太熟悉的男五号小金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整天就知道瞎晃悠。外面的世界有这么热闹么。”老戏骨隔着鸟笼逗着片场的金丝雀,鸟儿清脆之音听着愉悦,言外有意地跟着老搭档说着话,他看着那头还在对着大量复杂难记台词的金博洋,满意地笑了声,“有的鸟儿就是铁笼子也困不住,有的鸟儿却一心想着往金笼子里撞,到底是年轻啊。”


“人非鸟焉知鸟之乐,这世上的鸟各有各的想法与目标,像我们这些老人家哪能猜的透,又哪里有资格指责它们。”老搭档听完那段模棱两可、暗有所指的话也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能高飞就看着呗,迟早能一鸣惊人的。”


“说的也是。”老戏骨低头喝过养生茶,余光瞄到临近发布会到处晃悠找着时机爆料的几个记者刚好从身边路过,估计或多或少听到他们的那段对话,心下思索道:“这几句台词背的怎么样?没出错吧。”


“挺好的。就是情绪不太对,得更凶一点。”老搭档心领神会,缓缓点头道。


两人对视一笑,倒是把拿着盒饭残羹路过的小计给吓得一身冷汗,这种意味深长高深莫测的笑容总让他想起在金博洋身边盯着他看的羽生结弦,他抬头见过露天片场的天气,大好晴天,心里硬是觉得吹过一阵冷风,感到浑身凉凉。


这是他莫名其妙给金博洋跑腿的第三天,也是在助理边缘门口处差点临门一脚进去的第三天,他心里确实挺纳闷又憋屈,明明是过来摸底爆料,趁机生事,却还是一无所获。


小计那天跑到金博洋面前跟对方说他其实是金博洋的粉丝,想一直跟在他身边帮忙,他刚解释完,就看见不远处向金博洋走来的羽生结弦正向他露出微笑,他又一次不寒而栗。


真是绝了!最后小计不得不在羽生结弦面前硬着头皮说自己是甜甜圈,还趁着他们不注意赶紧百度金博洋这几年作品与其他信息,企图蒙混过关。


“粉成你这样还当什么助理。”虽然这句话羽生结弦没说,也根本没这个意思,但小计就觉得羽生结弦看他的眼神就是在嘲讽他。


什么啊!明明我还知道粉丝名叫甜甜圈!应援物是可爱多!粉丝们都亲切地喊金博洋为天天、天总,他最喜欢蓝色!今年二十岁!现在拍的戏里就他表现得稳定,剧组里别的明星都在话题榜上待了好几天了,就他没上过!


而且我根本没说过自己要当助理啊……小计一脸迷茫,习惯性地给拍完一场戏的金博洋递上水杯递上小风扇替他扇风。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就行。”金博洋不好意思地接过小风扇和递过来的水杯,将今日份的果汁拿给小计,“你要吗?”


小计在羽生结弦要看过来的瞬间惶恐地摇了摇头,他几天虽然怀疑自己成了金博洋的助理,心甘情愿地替他跑腿,但也确实得到过金博洋不少的照顾。


金博洋明白过来,也不打扰发愣的小计,转头跟羽生结弦对视而笑后跟他聊着安排的戏份与趣事,还贴心打过电话问着今天粉丝们还来不来,不来也没关系,说着不用破费、感谢之类的话。


这让本意要揭发金博洋宠粉人设、造谣其欺骗粉丝感情的记者倍感辛酸,根本不知道这项任务怎么进行下去。


说他扔下粉丝不负责吧,连续两天亲自站在片场门口目送着粉丝离开,时常休息时还跑到休息区里跟粉丝们聊聊天开座谈会,讨论剧情以及其他作品,偶尔还开导粉丝人生担当导师,在粉丝们一片“天天加油”声中这种睁眼瞎话根本站不住脚。


说他欺骗粉丝感情吧,羽生结弦就是小计要首先观察的对象,记者就很不明白颜值这么高、工作似乎还高端的人到底怎么会粉上金博洋,可惜这两个人平时在片场不太说什么话,距离也不是太近,适中,中间站下一个小姑娘刚好,日常就是一个在边上读剧本自己对戏,一个在边上跟助理姑娘讨论着工作上的问题,让小计想胡编乱造都难。


“在想怎么写不实之词吗?”羽生结弦偶尔这么问他,笑眯眯地,让人猜不出想法。


小计抬手擦擦额上不存在的冷汗,直白地说道:“没,我在认真想要不要继续待下去。”


“或许你会改变主意。”羽生结弦抬起下巴示意小计看看在工作拍戏的金博洋,意义不明地说着。小计跟着看,不知道想着什么。


这记者真不是人当的。小计万分唾弃那些凑上来嘲笑他的同事们,挥着手让他们滚出视线范围内。


“这可真是难题啊。”一个同事良心发现地拍着他肩膀叹息,“我们都知道金博洋压根炒不出什么新闻,你还守着干什么?”


小计紧紧盯着不远处开始跟本田真凛谈工作的羽生结弦,不回复。


“实在不行,联系黑粉吧,胡乱编下去,什么都行,过几天发布会话题一上来,总会有流量愿意看这种所谓爆料的。”同事建议道。


“……什么鬼主意。”小计嗤笑,“人家粉丝都这么少,团体都和谐的不像话,哪里来的黑粉。”


“你想要的话,那又有什么难的,职业黑粉知道吧,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做。”同事捏着手指这么示意道,“现在哪个当红明星不这样,那边女三还特地为这次发布会托我朋友写了好几个营销宣传稿呢,想红赚钱,对他们来说,简单。”


“造谣诽谤,毫无底线地乱写胡编,抓住点小道消息和别人说的那些一面之词,表面和谐,内里恶斗?”深知娱乐圈这些套路,身为记者的小计一项项地列出来,也细数着这些非常容易的常见的模式通告,他冷笑之后突然觉得这样做太累。


他年轻,本来怀着一腔热血踏进娱乐报社,原意是想接触那些出现在星光之下的明星演员们,想知道他们真实的模样,想遇到一些不一样的灵魂,他也知道他们这群人动动笔头动动指尖,就能引导粉丝和网络一时的风向,就能轻易赚取那些想红想博取关注的明星们的钱,这圈子里的水深,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就快一脚踏进去,万劫不复。但暂时远离了那些复杂事,在剧组待上几天,现在回头想想,才惊觉自己变了。


当初的初衷差点就要被丢掉进海里,几乎要被暗潮汹涌卷走,再也不能浮上。


小计没再回同事的话,他听着他们讨论哪个明星的片酬、给的钱多,怎么好说话怎么满足他们的要求,低头看着最终还是到自己手上的、金博洋给的果汁,想起这段时间接触过的粉丝与金博洋,沉默,最后起身远离同事们坐在一起聊天的饭桌,次日也没再去片场。



“小计呢?”金博洋想起已经许久没见到那个记者,疑惑地问。


旁边的金杨听见他问,“你说那个记者?”


他见金博洋点头,没再说话,他这几天忙着处理上级给金博洋规划的后续行程,还要安排周末的发布会,一个星期下来他也没能跟金博洋见几次面,自然也不清楚那个记者到底想做什么。他看了眼这头闭眼养神准备拍宣传照的金博洋,又看了看对面在跟经纪人商量节目通告的另一个演员,皱着眉拿出手机点开微博关注界面。


发布会在即,各大平台都在等着第一时间发布这部年度众望热剧的相关信息与报道,主演们也在微博上转发造势,身为主演之一的金博洋转发官方微博后得到的只有十几位粉丝的回复点赞,对比着其他几位主演,金博洋的转发阅读点赞量一如零星不可与日月相比,金杨一时担忧叹息,又无可奈何。


都到这个节骨眼情况还是如此,往后的路可怎么走。金杨犯愁,暂时没发现新的信息悄然而至。


也不知道此时的金博洋握着手机,心里默默地做出一个新的、以前不敢想的决定。




垂眸在研究新展览安排的羽生结弦听见本田真凛叫他,抬头接过本田真凛拿过来的手机,贴近耳朵听清来者的声音。


“羽生?你最近都在干什么?你工作室门口简直都要结蜘蛛网了!”费尔南德兹不解地问,“新展览就快开始,你的新系列还没完稿吗?”


“还没,差一点点。”羽生结弦翻看着本田真凛拿过来的展览资料,“最近就是在忙着做这件事,估计这一年出不来。”


“那你可就没机会参加年终评比,以后就没人愿意跟一个有拖延症的设计师合作了。”费尔南德兹无奈,“忙什么?这么认真,还需要时间投资?”


“忙着‘追星’呢。”羽生结弦一语双关,笑着解释,“设计需要灵感并发、巧妙结合,不要这么心急。”


“行行。就你不慌不忙,我可要继续工作了。”费尔南德兹佩服道,再随意聊些无关紧要的事就挂掉电话。


本田真凛忙拿回手机,“老师,这次的展览您不打算参加吗?赞助方曾经表示过他们有意邀请一些明星演员,想与您合作新设计,您表态过的,这次个人工作室的三周年纪念系列想要尝试新的风格,在考虑转战。”


“所以很多人求之不得?”羽生结弦看完文件,“告诉他们我已经有人选了。”


“是的,我们已经有天天了。”本田真凛反应过来后调皮地学着羽生结弦的语调说话,在羽生结弦看过来时乖巧举手,“我会转告的!”


“等下,暂时就说我有人选,不要说出是谁。”羽生结弦提醒本田真凛,随后又解决下一个问题,“这次展览就用许久不见的DREAM系列吧,毕竟是我的第一个设计,当时就有创工作室的想法,纪念也有意义。”


“可是老师……”本田真凛犹豫,在考虑要不要说下去。羽生结弦会意,轻点头让她继续。


“老师,DREAM系列曾被业内人士抨击过缺乏创新,甚至有一段时间还被诬陷抄袭,您确定要用这个吗?”


尽管后来经律师协调那次事件得以平息澄清,但也给羽生结弦带来不小的影响,每展出新系列时就会有人议论纷纷,窃窃私语。羽生结弦一度将DREAM压在心里不曾言说,也不肯轻易提起,年少时满怀赤诚,当时的想法青涩又略显低级平庸,跟如今成熟的设计不能同日而语,这却依旧是他最初瑰丽的梦,即使千疮百孔,也不许自己妥协。


它是初心,如何放弃。


羽生结弦有些想念为DREAM系列奔波的夜晚与街头,那天抬头所见,星河月空,空旷无声。


他沉默不言,念头千方百转,不知何处落定。


“韩聪怎么空降我们剧组了?”收到消息的小助理慌乱地抱着剧本跟场记版跑到片场门口准备接人,羽生结弦拉着本田真凛到一旁,安静地观察着周围,片场里突然像炸开锅一般喧闹起来,他看见金博洋被叫去拍宣传照,跟摄影师礼貌问好握手,随即就投入到新的工作中,一如既往地认真。


金杨也跟着人群跑过去找韩聪,他刚点开韩聪发给他的信息,韩聪的经纪人赵宏博今天没跟着他,暂时淡圈的影帝一身随意装扮,风格低调,带着一个助理与司机,看到过来的金杨时摘下了墨镜与口罩。


“哟,天天呢?”韩聪奇道。


“你怎么来了?”金杨反问他。


“过来给天天开小灶呢,他有场不太擅长的戏,问我来着。”韩聪笑道,“我说不好,打算亲自过来。”


“以你的热度就算淡圈,空降剧组的新闻明天就得上热搜,这样肯定会被那些记者乱写,一旦扯到天天……”金杨急道。


韩聪从容地打断他,“没事,让他们写,热度随便蹭,想博取关注就得经历这些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你不是正烦恼那些破事吗?”


“可这涉及天天!万一他不愿意这样做呢?我不能保证其他人怎么想!”


“但是,金杨,这就是天天私下主动问过我的事。”韩聪正视着金杨,“他问我,要是想摆脱他目前尴尬的情况,该怎么做?”


“……什么?”


韩聪见金杨错愕,继续往下说。


“他不想再让你为他每天烦着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不想再没有戏接,他不想让他的粉丝们失落失望,无尽等待着承诺又承诺的新戏。


“你看他每天笑的开心,心里头藏的事可多了,演员是很会藏情绪的人,他可能不会在我们面前演戏,但他会给自己演。”


“我跟他说的很清楚,他继续往下走会遇到什么事、他应该怎么办,当他经受赞美时如何面对随之而来的诋毁。”


韩聪望着那边在拍摄的金博洋。


“他说他知道了。现在,他就在一步步地证明。”


若不能逆流而上,便无舟可渡,因此,绝不会后退半步。


——TBC——


·有点超字数…OTZ
·这么努力的天天其实也在激励着柚哥呢!这就是偶像对粉丝(?)的影响吧,下一章会提一下w
·小计也得成长挣扎的吧…毕竟自己职业的问题,聪哥过来人,嗯就是这样
·其实从这一章开始大家或多或少都在改变吧~嗯~希望能表达出来w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52)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