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13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陈巍:凡事总得试一试才会知道究竟能不能成功,我不是异想天开,而是想多尝试一些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毕竟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我一直很想问你,究竟是什么让你决定留下来,你没告诉过我答案,只是让我往前走,别回头,别回头。
——《问归》


13.


金镇瑞抬腿跟上跑出去的金博洋,有些疑惑纳闷,他望着羽生结弦过去的方向若有所思,转头看着愣在原地的金博洋,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此时的金博洋很失落,又无可奈何。


就像想伸出手去抓住什么,最终不得已收回手。也许是不敢这样做,或许是还不能这么做。


“刚刚过来的那位是谁?”金镇瑞问,潜意识告诉他对方就是来找金博洋的,“是粉丝吗?”


金博洋还在斟酌怎么回答他的助理,就诧异地看着金镇瑞摸出手机似乎要拨通电话联系什么人,“怎么了?”


“如果是甜甜圈,怎么不跟着群组织一起来?”金镇瑞严肃道,“我可不想昨天的事情重演。”


金博洋明白过来。


昨天片场开工,赶完通告的演员逐渐回来继续拍戏,金博洋早就推辞过无关剧组的其他通告与广告拍摄,本来好好待在片场里跟工作人员聊着天,谁知隔壁拍摄组的女二刚到片场的时候,迎接女二的粉丝群不知因何大闹起来,突发的状况让现场瞬时一片混乱,随身保镖忙护住演员撤离片场。


剧组迅速处理过这起始料未及的事件,万幸的是当时没有记者在场也没有其他闲杂人等胡乱嚼着口舌,女二演员惊魂未定,连着三天没来片场,整个剧组被迫拖期,导演只能提前后期剪辑已经拍好的戏份,先准备上第二版片花接上档期。


那时金博洋听到隔壁组的此起彼伏的高喊尖叫声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正想往外头去,从外面刚跑着进来的金镇瑞拉住了他。


“别去。”金镇瑞紧紧拉着金博洋,“太乱了。”


他不能保证不会出什么事,他必须护着金博洋。


回神过来的金博洋小声跟金镇瑞道:“这……昨天的事情其实是意外,我们甜甜圈都特别乖的。”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对你负责。”


金镇瑞明白金博洋什么意思,身为甜甜圈一员的他知道金博洋怎么看待粉丝们,但万一呢?他不得不这么说,他曾在很多粉丝圈里待过,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粉丝怎么看待那些高高在上、万人所仰的明星,他再清楚不过。


当你仰望在高处站着的那个耀眼的人,在某个瞬间会觉得自己微如尘埃,而那个人明明就在眼前,你可以听见他的声音,你可以时刻得知他任何消息,但仍然遥不可及,无法触到。美好又求不得的人会让人着迷,会形成执念,会疯魔会执迷不悟,有人会选择细水长流默然长守,有人会孤注一掷飞蛾扑火。


世上人各有所思各有所念,但终归会趋温避冷。因为那是这世上最好的人,所以会不断想靠近。


但爱会让人克制,也会让人疯狂。金镇瑞冷眼看着混乱的片场时这么想。他深知这些,才会毫不伪装地面对金博洋。


一定要是不一样的,一定要告诉这个人他们是不一样的,别人可以轻易放肆,但他们不行。


“你不担心他别有所图?”金镇瑞问金博洋,尽管金镇瑞看的出来羽生结弦并无他意,但毕竟没有接触过本人,他也很不放心,而且最近金博洋的粉丝也涨的快,混进什么人也不得而知,既然是第一次当助理,就要负责到底,明星演员一旦出了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是那种人。”金博洋回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真诚待人的图谋不轨的皆有,而作为公众人物,考虑不周处理不当,一不留神就会踩空,甚至从此坠落。


演过这么多年戏,金博洋想金镇瑞大概是担心羽生结弦会是那种有所图谋的粉丝,毕竟他身边除了经纪人助理等同事,关系最密切的就是粉丝。


但甜甜圈不一样啊。


但羽生结弦不一样啊。金博洋听到金镇瑞问他时立即就在心里反驳。


虽然羽生结弦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是他头号粉丝的样子,但金博洋始终认为对方只是在借个身份开玩笑罢了,毕竟身为发小的王金泽也经常自称是金博洋的忠实粉丝,朋友间这种互相捧场、作为公众人物会遇到的情况,金博洋分的很清楚,实在正常。


粉丝与偶像之间会有无形的隔阂,无可避免,但在金博洋面前似乎会自动消失。他从来没把自己放在多高的位置,不单单是因为还未到万众瞩目,还不是聚光焦点,更多的是因为在他眼中,每一个甜甜圈都是支持他陪伴他激励他的朋友与亲人,是渡海之舟是城墙之石,没有什么理由形成所谓屏障隔开。


都是因为真心喜欢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而站在一起,人们聚起来的这个圈可大可小,中心点却本应只有一个,觉得喜欢既可来,感到疲倦既可走,没有人强制也没有人逼迫,谁也没有资格说必须要如何,必须要如此。有的人本身耀眼,也不过是在为你指引一段路途照亮一个夜晚,你可以回过头陪着他发光,但最后光永远是属于他的,他要你往前走,别回头,去发现自己的璀璨。


是像太阳与月亮,那个人就是太阳,所有的一切都是月亮,最终反射借着他的光来发亮;亦是月亮与星辰,当夜空不再有明月之时,人才会去寻找别的什么,才会发现那些微弱却亮的星星。


彼此借一抹星光,终汇成无边绚烂银河。


粉丝于金博洋而言,等同于亲人与朋友的存在,除去粉丝之名,金博洋对待每一个甜甜圈都是虔诚珍视如宝藏。


而羽生结弦无论是不是金博洋的粉丝,他都不在乎,因为金博洋都会珍惜每一个曾在他身边的人。


人生太短,故事也短,路却很长,路过或停留的人都要好好珍惜,好好告别。


“再说了,是我主动跑出去找人,要有意图也是我有啊。”金博洋笑着出声,说着说着就意识到不对劲,笑容凝固了一会,缓过来尴尬地握拳佯装咳嗽。


……我都说了些什么啊。金博洋抬手捂脸,他张开指缝偷偷看着分明不开心的金镇瑞,发现对方好像没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只是在自顾自生气,顿时松了一口气。



“到底谁有意图?”一个小时后的金镇瑞抱着双臂痛心疾首地说道。


金博洋看着怀里羽生结弦送的一大束满天星,对金镇瑞扯了个笑容。


半路被羽生结弦截道不得已一起来片场的本田真凛小心翼翼地拉着旁边站着的羽生结弦的衣角,示意他说些什么。


“想起没带花过来,就先走了。抱歉。”羽生结弦一本正经地这么解释,本田真凛听罢心情复杂地看了眼羽生结弦。


“……其实真的不用带花过来的……”想法千方百转,金博洋最终还是先说了这句,他抬眸快速看过今天格外惹眼的羽生结弦,又快速低头看着面前烂漫的大束满天星,抑制不住地扬起嘴角。


只要是你,都很好。


就很气。金镇瑞盯着微笑的金博洋片刻,转头看羽生结弦。想起了一个小时前自己第一眼见羽生结弦时的推断猜想。


根据自己混圈多年以及看过多种偶像言情剧的经验,首先,刚刚跑走的疑似孔雀的人绝对不是哪个明星演员或者是天总的圈内好友,因为他没见过也没听过,作为助理,他已经翻阅确认过金博洋所有微博与朋友关系;其次就算是甜甜圈,自认为数不多的男粉,他怎么可能没见过呢?已经处于粉丝巅峰之一位置的助理小哥表示不服并不信;最后,从天总喜出望外、失落、微笑等情绪外露来看,结合这些年看过的娱乐八卦苦情剧情,那位跟天总关系匪浅的孔雀先生很有可能是……


隐藏多年的男朋友??


金镇瑞被自己清奇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删除了手机里的八卦浏览记录,最近的一条记录是“震惊!某知名明星竟隐婚多年,内幕令人潸然泪下——”。


人在圈中走,什么事都敢想啊。


“你是男粉?”金镇瑞环臂眯着眼问站在对面的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在听见这句询问时微妙地挑了下眉。


金镇瑞诧异羽生结弦的反应,忍不住出声,“还是天总的——”


不行!这怎么好意思在正主面前问!金镇瑞闭上嘴,瞥了眼在跟本田真凛聊天的金博洋。


毕竟是个人隐私,既然天总没表过态也没跟他说过,那就当无事发生过吧。


金镇瑞想过后安慰自己劝告自己不要轻易脱粉,心里头憋着的气因看过来向他笑的羽生结弦又浮上来。


哼。金镇瑞转过头不再看他。他不想承认自己最开始是因为不满羽生结弦是金博洋男神粉才生气的呢。


周知方来片场找金博洋的时候后者还在拍着戏,是一场难度很高的武打戏份,跟他对戏的演员是男四号,当红流量小生,但演技稍逊一筹,已经拍过很多条也还是不满意的导演折磨过演员和工作人员仰天长叹,宣布暂时休息,独自坐在角落里思考着拍摄问题。


“还行吗?这条NG很多次了。”伪装过的周知方打听到金博洋在哪个拍摄组时听见金博洋身边的人这么问。


“没事。我也不是特别满意。”金博洋接着金镇瑞递过来的水杯,揣摩着自己的情绪该如何表达。


周知方看到其他人都在休息,本来在犹豫要不要过去跟还在想戏的金博洋打招呼,跟恰好回头的金博洋隔着口罩相认一秒后,决定跑上前去。


“你怎么来了?”金博洋诧异,他完全没想到周知方会过来看他。


“公司不是准备着新戏吗,我过来看看待定演员。”周知方笑,指着换上戏服的金博洋又道,“你这还挺好看的嘛。”


“还行还行。”金博洋谦虚,“你要不要也考虑演个戏什么的?”


周知方听罢摆手,“别了,我歌唱的好好的,专心这个就行,当什么跨界演员。”


不经意听到他们的对话,正努力往影视界歌手界等多方面发展的男四号忽然觉得膝盖有些疼。


“怎么就你一个人?”金博洋奇道。


“噢,巍总今天去蹦极了,你知道的,他总爱挑战自己。”周知方说着给同伴的独特昵称,扯落口罩呼吸想新鲜空气,被片场常闻到奇怪味道呛了下,“助理告诉我片场还是很乱的,没想到是真的。”


“都是很辛苦的啦,周大明星。”金博洋打趣道,如今Chase组合来内地发展,加上原本粉丝市场的基础与公司资源供给,前途一片大好,说是大明星一点都不为过。他偶尔还会跟本田真凛聊过他们发布的新专辑或者喜欢的单曲,无意间透露过自己跟陈巍和周知方挺熟,被好奇的甜甜圈姑娘撒娇追问,不好拒绝的金博洋只能把他们之间的交集全都交代出来。


那还是很早以前,公司安排金博洋出国学习,意外客串了一部中美合拍小电影当中的一个小角色,连名字都没有,只是当时人不够,拍的又是外景,导演看中他身上特殊的气质,恰好金博洋又在学习,合作得非常愉快轻松。当时周知方跟陈巍两人才刚刚正式成立了Chase ,发布过第一张专辑《不归途》后就已经被早有所图的金博洋所属的公司所看中,机缘巧合之下三个人在录音棚里碰面。


“真的是演员吗?看起来很年轻嘛。”总是被说长的着急的陈巍那时见到金博洋,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我看过你的戏,很赞。”三方会晤的第二句来自还在改新歌词的周知方,他一向负责写词,而陈巍负责编曲,经常会被陈巍逗着说唱走调了漏音了,每次听到这些周知方就会扔下耳机对陈巍说有本事你把我写的词全都念对了,不许吞音含糊过去。


“你两真有趣。”金博洋说出对他们的第一印象。


两个人日常玩闹打趣互损,仍然是最佳拍档,出道不久便一跃而上音乐榜首,歌词写的张扬肆意曲谱的激昂快活,以独一无二的风格名副其实获过许多奖项,但后来名声渐渐没这么响亮,陈巍说,他们只是想唱的开心,不是想出名。


仅仅是想把所有唱给喜欢我们的人听而已,只是想分享那种快乐而已,纵使得奖、得到别人认可固然值得高兴,但并非一定要得到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纯粹只是喜欢做一件事情,才会踏上一条不想回头的路。


“所以你们这次回来,是想换种方式继续?”金博洋听着周知方讲起他们的往事,问着。


“想试试,想要去挑战,想要新的开始。”周知方道,“我们两的意思。”


金博洋会意,想到以前三个人曾经说的自己的征程愿望。


“祝你们如愿以偿。”金博洋向周知方举起手来示意击掌。


像我们说过的那样。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自己选的路不后悔就好。


“你也是!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逐光之时》与《化龙》,加油,你可以的。”周知方认真点过头,跟金博洋默契击掌。


“没问题。”金博洋笑出虎牙。


跟金博洋聊天时总是会放轻松且多话的周知方咧嘴笑过,想起自己在暗中观察了许久,大概能弄清楚金博洋身边有谁,他指着金镇瑞,换了话题问。


“这是你的助理?”


得到肯定回答的周知方又指了指一边安静坐着听着他们对话的本田真凛,他看见女孩身边有花跟可爱多之类像应援的东西,猜测道:“你粉丝?”


还没等金博洋回复,本田真凛看着这位歌手抢答,“是的!甜甜圈!我也听你的歌的!”


感谢过本田真凛的支持,周知方再问了几个人,目光最后停在了处理完事务正朝金博洋走过来的羽生结弦身上,直觉告诉他对方是来找金博洋的,而且绝对不是什么片场工作人员,挑眉问:“那,这位是?”


在金博洋犹豫着该怎么说才能避免误会的停顿时间,金镇瑞在心里打起了鼓,在脑里幻想自己翻过几个跟头试图冷静下来。


天总,回答要小心点啊,这么多人听着呢。金镇瑞默念。


——TBC——


·嗯…就是想皮一下…hh
·因为最近有比赛所以比较晚更新啦~如果不能及时更新我会加更的~谢谢支持与喜欢!❤
·明明昨天才更新过我却感觉隔了一个星期…OTZ 可能是最近迷之冷清吧hh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19)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