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14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周知方:唱歌是一件很快乐的事,能唱出很难表达的一些感情,能被大家喜欢是我的荣幸,因为我们都在做喜欢的事情。


·你陪我看过所有疯狂
让荒凉尽情生长
你说一千零一夜没有说谎
夜谭就是想象
你要我越过那高峰与海洋
打破全部荒唐
——《夜谭》


14.


这道题真难。


金博洋苦思冥想着该如何介绍羽生结弦,他抬眼看着在状况外的羽生结弦,转头看了会在等他回应的周知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重新保持沉默。


太难了,这道题他真不会啊。


金镇瑞心都纠结成麻花,在旁边使劲向金博洋眼神示意摇头叹息,金博洋见状一时费解。


怎么一副“佛曰不可说”的样子?


羽生结弦倒是很快就明白过来到底什么情况,他有些诧异金博洋竟然在烦恼怎么介绍自己,心下思绪难以名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是因为自己对他而言可能是特殊的存在而高兴吗,还是遗憾他们的关系并没有一个准确定位合理解释。


粉丝?朋友?接触了这么久,我可不满意仅此而已啊。


羽生结弦从容自若上前递上名片,“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羽生结弦,独立工作室设计师。”


“这位是我的助理。”羽生结弦示意周知方看向本田真凛,周知方了然地点头,跟羽生结弦聊上几句后便不再问话,金镇瑞听完难以置信,愣在原地。


他本来还在担心会爆出什么事情,连公关保镖他都联系好了,时刻为金博洋保驾护航,谁知道羽生结弦一句话就出乎意料又合乎情理地结束了这场“拷问”。


想想的确没毛病……周知方只是问是谁而非问他们什么关系,他就是瞎操心……金镇瑞替自己心疼了一会,低头看着手机等着回复。他刚跟金杨控诉过没说清金博洋跟羽生结弦的关系这件事,要求经纪人多多爱护他这位已经明显加重了工作量的新手助理。


[江哥,天总跟那个羽生结弦什么关系你怎么不告诉我!!]


在公司勤恳工作的金杨透着屏幕传来发自内心的困惑。


[他俩啥关系啊?]


行吧,估计是连江哥都瞒着。我们天总真是长大了。曾经怀疑入坑后会不会跟其他甜甜圈姑娘们变成老母亲心态的金镇瑞冷静思考着自己的前途,预感到会异常艰苦。毕竟现在连正主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什么,自认唯一知道真相的助理小哥只能默默地在一旁不再说话。


将目光移到坐在旁边的本田真凛身上,金镇瑞想起对方是羽生结弦的助理,应该有和他有相似的经历,心情都差不多,感慨后向本田真凛同情地递了个眼神。


都不容易啊助理是真的不容易。


本田真凛接收到目光,感到莫名其妙。


“对了,你的戏份快杀青了吧?我都看到第二版片花的预告了。”周知方突然问金博洋,“还有多久?”


“说不好,今天的武打戏份拍了很久,导演也不满意。”金博洋习惯性地揉着手腕,他第一次拍武打戏,没什么基础,剑术讲究灵活,为了得到最好的效果他特意认真学了半个月的剑术,但手腕有时候还是会不太舒服。


“没事,就一点小疼……”金博洋语气轻松地道,羽生结弦看到他揉手腕的动作,上前靠近并握住他的手腕,他下意识想挣开,发现羽生结弦一时握的太紧,甩不掉。


“……怎么了?”金博洋愣住。


羽生结弦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尴尬地松了力度,但没有彻底放开,他小心地观察着金博洋偏细的手腕,袖口白嫩处有些许惹眼的红印跟淤青,多数都是拍戏不知觉留下的痕,之前在片场空闲下来的羽生结弦偶尔会盯着金博洋的手腕看,很早就发现了这些暂时消不掉的印记,此举不过是借个理由,想将他伤口看个清楚。


荧幕镜头前的完美,背后多的是不为人知的伤痕累累。


“我、我……我想说,我有认识的朋友,可以替你看看。”羽生结弦勉强解释后放开了金博洋的手腕。


“哦……谢谢啊。”金博洋醒悟笑道。金镇瑞却皱眉,疼的是里头,看能看出来什么?


本田真凛本也想起身上去看金博洋的手腕,看到羽生结弦靠近时又坐回去,她无意转头与金镇瑞的视线对上,随后也学着金镇瑞之前的示意递了个眼神。


明白?


明白!金镇瑞会意。


“你戏份杀青那天我会来的。”羽生结弦继续道,“记得等我。”


“好。”金博洋眨眨眼,回应。


周知方感觉到两人之间旁人插不进去话的气场,无奈地耸肩。他重新戴上伪装的口罩跟平光眼镜,抽出手机点亮看见陈巍询问的短信和来自助理的6个未接电话,一概没理会。难得的休息日,他还没出来玩够呢。


工作再忙也要任性一点,又不是在牢笼里度日。


他回过头来看着跟羽生结弦告别后重新投入进拍戏的金博洋,青年的身影渐行渐远,像向前奔跑着。周知方勾起嘴角,轻轻一笑。


而是在做喜欢的事情啊。



《逐光之时》的档期定在这周六。恰好临近金博洋戏份预计杀青的日子,在不断精益求精拍完角色支线中难度最高的武打戏之后,最后的戏份也不重,基本上是补拍之前不够好的镜头与特写,前面已经有不少演员陆续杀青,但因为效率高,NG次数少,金博洋还是第一个正式杀青的主演。


导演与编剧颇为满意,经副导特意交流过后允许金博洋休息三天。等到跟其他演员一起补拍的摄影组准备就绪之后再来片场开工。


一向要求以最好状态演戏的金博洋也准备趁机做个整体调整,打算宅在家里充电睡个三天三夜。在第五次跟金镇瑞保证自己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后,金博洋待在家里躺在床上规划着养生计划,接通了金杨打过来的电话。


“怎么了?”金博洋边犹豫怎么写一日三餐边问金杨。


金杨絮絮叨叨念过一些注意事项,又啰嗦了一阵公司里的事情,停顿,直接开门见山问:“你家助理怎么突然问我你跟羽生结弦什么关系?”


金博洋一愣,“什么?什么关系?”


“别装傻啊!”金杨语气里带着质问,“我总感觉你两偷偷摸摸曾经见过来着!不然怎么这么熟悉。说!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金博洋哭笑不得,“我这,你,怎么一个个都问我这个问题?”


“那就是因为太明显了。”金杨判断道,“没事,你说,我是你经纪人,什么都会替你保密的。”


怎么说的好像我确实有什么事瞒着一样?金博洋一头雾水,完全难以理解。


“没事啊?真没事。”金博洋诚恳解释,又苦于不知道怎么解释才是最好,发觉自己演过这么多戏念过这么多台词真是白演了,“事情没有你们想的这么复杂吧?我跟他,哎,一言难尽。”


“你看看你,又说一言难尽。”金杨恨铁不成。


金博洋认命地叹气。大概是演过这么多人生,演过这么多别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剧本里再怎么精湛的演技,在现实面前自己也还依旧是真诚而又笨拙到不知如何吧。


能戴上华丽的面具伪装,能毫无瑕疵地表演,面具之下仍不够完美,仍是质朴的少年。


“天天。你最近变了不少,我很开心。”金杨忽的换了语气,笑了笑继续,“一切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但我没想到,最后真的是你自己做出了决定。”


金博洋没接话,静静地听着金杨往下说。


“现在你的粉丝不断在增长,也在逐渐吸引媒体记者的注意,这是一件好事。也是坏事。”金杨淡淡道,“等到《逐光之时》正式上映,我想,你一定会火一段时间。近期几次点映过后其他人的反响还不错,都在夸你的演技。”


“我看到你的微博话题下面已经有很多电影评论,也有很多路人自发为你宣传安利,电影播出后你也要杀青,第二版片花也会放出,结合两者,你很有可能一夜爆红,当然,这不是真的,我就是形容那种感觉。


“《化龙》按照计划年底就会播出,因为提前完成拍摄进度,真是不佩服那位导演的能力……太快了,速度快还保证质量,业界良心……”金杨感叹一阵,重新回到了话题上,“力求得奖,尽力而为,别忘了我们还有跟Mr.BO的合作,凭借那部,有机会冲刺国际影帝。”


“嗯,好。”金博洋听罢简单应了声,随手在笔记本上新加了个计划。


金杨听出金博洋语气中带着果断与自信,感到不可思议,“天噢,你真的变了,以前很佛的嘛,总是随心演戏来着,现在目标这么明确的吗?”


“这不是你一直期望我做到的吗?我只是不想让大家失望而已。”金博洋笑。


“那你……会觉得束缚吗?也不是人人都要你走到最顶峰。”金杨迟疑道。他不想因此让金博洋感到困扰,尽管他们之前的情况严峻,但总还是过得去,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如果金博洋非要往前走,就真的难以回头了。


人生就是一条不归途,直到尽头,没有后悔的余地。


“我说了,我想的很清楚了。”这还是金博洋第一次跟金杨认真探讨这个问题,他知道金杨只是想听他亲口承认而已。想下定决心改变就要有壮士扼腕的绝对勇气,想直面恶意非议就要有处之坦然的应对反应,想经住赞美诋毁就要有让人无话可说的实力,这需要去学习去磨炼意志才能如愿以偿。


而金博洋如今就在一步一步的如愿以偿。从争取试镜开始,从做出新的决定开始。


“怎么说呢,总觉得自从你遇见了羽生结弦,一切才都真的变了。”金杨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我知道他不是那种意义上的粉丝,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他是谁?金博洋。羽生结弦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金博洋听完金杨的话沉默着。他将手机听筒移开,在床上转了个身,思考良久。


他看着通话界面,动手点开了另一个界面,熟练的点过短信最上面的一条,里面新的对话停留在“早安”的互相问候。金博洋动动指尖移到最初的对话框上,视线对上联系人的备注。


是羽生结弦。


对话日常的早安晚安。


以及最开始那个玫瑰花的许诺。


金博洋眼神瞬间软了下来,心中一暖,开始自顾自地回应着在另外一头等着的金杨。


“他……跟我说过,没有人不喜欢我。我知道这句话谁都会说,谁都会喜欢,但这是他说的,感觉就不一样,是独一无二的。”


“那时又看到我的甜甜圈们,我就想,我不想让她们失落,也不想再如此下去,很想做到羽生说的那种,大家都会喜欢我,都会喜欢我的戏。”


“虽然我知道没有人能做到真的无人不爱,但能让更多人喜欢,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想让越来越多新朋友与他见面,想越来越多的甜甜圈陪伴着那几条零星坚守,想试着做到最好,想试着触摸到星光璀璨,想站在最高的那个地方。


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跟他聊的某一段对话,微微笑着。


[之前无限期的许诺,还当真吗?]


[当然。你要许愿?]


[粉丝们都这么想的吧?我也想在银幕上一直看到你,捧着鲜花,得到你应有的一切。可以吗,演员金博洋。]


因此我会为之向前奔跑,因此我会为此全力以赴。为我为你。


为我前途无量,为你升起孤帆。


你是我的帆。


我的帆是你。


——TBC——


·手腕这个对应之前粉丝们聊天说演员很辛苦的那段~帆对应之前形容粉丝们是渡海之舟~
·因为柚哥希望天天能如愿以偿,然后借着粉丝说那段话,想表达那种,别人要你渡海而已,而我要你从此乘风破浪 的感觉
·没戏写了…写完15以后开头就写他们的微博吧hhhhhhx
·终于快拍完了…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24)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