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16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迟到的更新,致歉qwq


·我的剧本缺你一句台词啊。@隋文静
——来自@韩聪


@金博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拍掌][大笑]//我的剧本缺你一句台词啊。@隋文静
——来自@韩聪


@隋文静:你给我加戏不就行了吗?//@金博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拍掌][大笑]//我的剧本缺你一句台词啊。@隋文静
——来自@韩聪


16.


周六之前的金博洋过着养生、调理身心、无欲无求的生活。


“体重控制的怎么样?能不能多吃一点!”短暂的假期惯例每天跟金杨汇报情况,金博洋在家趴在床上重温以前拍过的戏,听到金杨这么问他,转了个身。


金杨没听到金博洋的回复,担心地问:“是又牙疼了?还是怎么?你已经很瘦了,这三天吃好睡好别想这么多,该玩就玩吧,别把自己压的太紧。”


“没牙疼,也没啥事,在看电影呢。”金博洋笑着回道,知道金杨在担心什么。他曾经有一段时间牙疼,吃不下饭还要拼着命赶工作,金杨二话不说断了所有通告责令他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做。金博洋无可奈何,闲来无事便乔装打扮出去晃悠,现在在这方面倒是很有经验,学会了如何打扮才能在人群里不被认出来。


虽然没什么用。金博洋庆幸又无奈。那个时候还没这么多人知道他是个演员。


“真的吗?”金杨不信。


“真的。骗你是小狗。”金博洋回回过神来应道。


金杨似乎笑出声,“好吧,你开心就行。最近刷微博了吗?”


金博洋一愣,直觉告诉他金杨这么问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忙道:“怎么了?”


金杨惊讶,“你电影都上映了,还不关注?”他寻思许久,拿出另一部工作手机开屏调到微博界面,点开金博洋的微博,发现最新一条微博动态居然还是转发的几个月以前的剧组花絮合集,不由得叹气。


“你还真的无欲无求啊……”


金博洋简单“嗯”了一句,没做解释,退开通话界面点开自己微博,“微博怎么了?”


他这几天隔绝外界,没怎么接触网络,之前韩聪就告诉过他,作为演员,要懂得静心,懂得辨别众人的声音,路越走越远,就会有越多人可以倾听你,看到你,议论你,没有人能做到把最真的一面毫无防备全部展示在他人面前,每个人都会伪装,你看不清别人,别人也看不清你,所以要学会隔绝,学会寂寞。


金博洋很早就预想过《逐光之时》上映后会有怎样的反响,在接剧本时就已经进行过预判与权衡,掌控能掌控到的所有,哪怕金博洋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也不得不为自己为身后人深思熟虑,在这个位置上,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平庸普通的人,而是终将站在灯光镜头之下的璀璨明星,他不可能停步于此,也不甘心到此为止,改变付出的越多,最后得到的也会越多。


无人生来冠冕。


到如今《逐光之时》上映,金博洋也没怎么关注。引起热烈争议、粉丝讨论,营销炒作一呼百应,现在正是最混杂的时候,如果因为爆红一时的虚荣与功利而选择沉浸于溢美之词里,那么将难以自拔。


享受万众瞩目,享受万人齐呼,一旦被浮华支配,身不由己。


看清楚你现在模样,认清楚如今所求,这是韩聪教给金博洋的第一节课。学会坦然接受意料之外的鲜花掌声与鲜花,保持清醒,永远不要有所侥幸。因而金博洋没看微博,也没去了解其他消息,全身心地充实自己,先沉淀下来,再从容面对。


“不急,不急。”金博洋淡淡地道,随手关了微博界面。


“你这让我很没有成名的感觉。”金杨感到意外,随口打趣。他倒是没想过金博洋会这么淡然,已经今非昔比,今时不同往日,意料之外后仔细想想竟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他这个人吧,总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行了,都这么大个人,我不说太多。按你最开始的意愿,我也不会特地给你做再多的公关宣传工作。”金杨松了口气,“还是老样子——”


“只要我不搞大新闻,怎么都随我是吧?”金博洋接话笑道,“这么不负责真的好吗,经纪人?”


“那你倒是有点明星的觉悟啊?”金杨微怒,“跟我申请周六出去玩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这个经纪人有多辛苦?”


提到这件事,金博洋“呃”了半天没敢出声,他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到桌面放着的一张名片上,盯着名片犹豫了许久才拿起来。


那是羽生结弦的名片。上次羽生结弦主动给周知方他才意识到什么,特意跟本田真凛要的。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没按常理给他的名片,是让他常常忘记羽生结弦身份的名片,是让他忽略了很多细节的名片。


世界真小。金博洋突然想起金镇瑞问过他喜欢什么,他那时想了很久也没能说出所以然来,只能从众多爱好里挑了一个作为回答。


“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金博洋道,但他没回答金镇瑞问为什么会喜欢的问题,也觉得没什么好回答的。喜欢就是喜欢,多数是没有理由,没有道理的。


喜欢就是喜欢,很多时候是不经意间的,没预料到的。


金博洋拿起羽生结弦的名片定在眼前,脑海里浮现出这位设计师第一个作品DREAM系列的一枚钻石胸针。


作浮羽为型,点钻缀晶生姿,华绚而雅,惊鸿一瞥。


原来在很久以前,他曾经见过的。


“别担心,以我的乔装技术没人认出来的。”金博洋跟金杨再三保证,并拜托金杨别告诉金镇瑞,否则就要被他哭着喊着抱住不让走。


他想确认一些事情。


金杨叹气答应,警告金博洋别乱来,思考良久在金博洋挂断电话后小声嘟囔几句,越想越疑惑,越想越细思恐极。


“他该不会跟羽生约会吧……”


不知为何,他就是这么想的。


“那我还是做好准备免得出什么事吧。”金杨揉着眉心,压下心中莫名的烦躁与担忧。



金博洋选了一间偏僻的影院,选了凌晨场次的看电影,自己的电影。看自己的电影有什么不对,至少贡献票房的这两张票确实是自己付钱的。他心里有些忐忑,没想到羽生结弦真的就这么答应了自己的邀请,实话说他还没给出邀请对方看电影的理由,羽生结弦问都没问就允诺下来。


好像金博洋想要做什么事情,羽生结弦都会无条件支持。


金博洋紧张地扶了扶鼻梁上挂着用来乔装打扮的平光眼镜,感觉拍感情戏都没这么紧张过。他今天穿的很随心所欲,搭配的也很随意,抛去平时惹眼发亮的风格,除特意打了暗色粉底并且由衷感谢了一把戈米沙之外没做什么特别装扮。


他现在就希望羽生结弦别再穿的跟孔雀一样到处散发着魅力。不然他可就真的得当一次对方的保镖了。


但当一切都合他心意发展时金博洋又开始怀疑人生。他一边吃着手中用来打掩护的爆米花,嚼的小声又谨慎,一边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今天穿的比他还随心所欲还为所欲为的羽生结弦,有种做梦般不可思议的感觉。


“呃,我说羽生。”金博洋尝试开口找着话题,“这部电影你,你还喜欢吗?”


“可影片还没开始呢。”羽生结弦奇道。


“哦……也是。”金博洋忽的无话可说,尴尬地笑了笑。


灯光落幕周围一片黑暗,看不清人脸只剩下身影走动,金博洋捂着脸感叹自己似乎成为话题终结者,撑着下巴跟全场没说什么话的羽生结弦看完了这部影片,金博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询问这部影片的观影感受,坐在金博洋旁边的哥们突然出声,吓得金博洋一个错手打落了剩下的爆米花。


这个声音太耳熟了,想不认识都难。金博洋转头默然看着隐在黑暗里的两个人,颇有些头疼。


有些心疼。金博洋无语地看着脚下漆黑,想象着那些没吃完的爆米花掉落的位置,他压低声音靠近旁边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巧,你两怎么也在。”


“看电影啊,欣赏啊,贡献票房啊。”周知方同样小声回他,把爆米花嚼的响亮,然后递给金博洋,“你要吗?陈巍不吃,就我吃。”


旁边的旁边的陈巍礼貌地在黑暗里向愣住的金博洋打了个招呼。


这遇到的概率是有多小啊!金博洋崩溃了一秒,迅速调整心态后冷静下来婉拒了周知方的爆米花,不敢多说话,生怕周围的有心人会格外注意到他们这边,毕竟周知方跟陈巍的音色还算特别,不排除有人听得出来的可能,虽然这是凌晨档,与他们一同看电影的没几个人。


周知方一跟金博洋说话就耐不住寂寞,他换了个语调,好歹也有偷溜出来的经验,怎么伪装还是懂的,他问:“你跟你朋友一起来看啊?”


金博洋不想过多透露羽生结弦的信息,点头应了句。


“跟你的设计师?”周知方又问,明显是带着笑意的。


“我……咳。”金博洋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佯装咳嗽。觉得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干脆保持沉默什么也不多说,心里又开始打起了鼓,砰砰作响。


羽生结弦没听见他们小声的对话,同样有些心疼掉落下去的爆米花。


周知方把金博洋的回应当做默认,了然地点点头,“嗯,其实是我猜的,但你好像默认了。”他其实看不出来坐金博洋旁边的是谁,胡乱一猜,觉得只有那位设计师才最有可能。


别问为什么,直觉。直觉灵感主义者周知方反驳。


“走咯。”周知方趁着影院还没完全亮起灯起身准备离开,跟金博洋告别就拉着陈巍赶紧走人,他今天又跑出来溜达,被陈巍抓了个正着,两个人石头剪刀布决定到底要不要瞒着助理继续浪,犹豫纠结许久最后周知方直接带着陈巍跑到影院看了连续三场金博洋的电影,美曰其名贡献票房,为将来的电影筛选演员。


但其实他们心里都有数。


似乎忘了什么重要事的周知方拿出手机跟着陈巍出了影院门口,看完经纪人发来的短信心凉了半截。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最近能在影院偶遇明星演员,总会有一帮狗仔队潜伏在偏僻影院附近伺机而动,周知方猛的想起来刚刚出来时好像有一对人正好从身边路过,那时他在低头玩手机没抬头仔细看,现在想想还是心有余悸,就差一个抬头的距离,否则明天就要上娱乐头条。


可是——可是博洋好像还没出来?


“这边。”羽生结弦冷静地拉着金博洋转过一个转角,试图与身后跟着的狗仔队周旋并寻找新的出口,可惜他跟金博洋是第一次来这里,一时半会也不清楚哪里是哪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被牵着走的金博洋手心微微出汗,心跳加速,他动了动指尖,握成拳又松开,抬手压低帽檐跟着羽生结弦,把所有信任都交给面前这个人。


他信羽生结弦。


走的路弯弯曲曲,拐过未知的转角,只有心是直达的,通往一个方向。


忽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金博洋不知不觉被羽生结弦带出一个安全出口,他也没反应过来到底走了什么路,只是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影院,往前倒的姿势还没调整过来就被猛的拉进最近一条巷子里,
他听见了有人的脚步声,忙屏住呼吸,反应回来后发现自己被羽生结弦护在墙上,看着近在咫尺的羽生结弦,金博洋能肯定此刻的心跳再次不受控制,他想做个深呼吸让自己平复下来,下一秒探出头去看情况的羽生结弦立即又回到他面前。


金博洋下意识地往后退,发现背已经靠在墙上,无处可避,他抬眸定睛一看,面前的人靠的很近,在微亮的巷子里看不清他的脸,但呼吸在交织缠绕,能感受到彼此那一瞬的心跳频率,同步又混乱,金博洋紧张地抿着唇,他感觉有那么一刻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0.1厘米。


很近,很近,近到在一条昏暗孤独的小巷里,我仍然能用记忆将你的眉眼勾勒清晰。


羽生结弦下一秒就意识到这有些失礼,忙退开一步,深夜的风不甚温柔,带着些刺骨冷意,他却分明感知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对、对不起。”


“没关系……”


简单的对话后两人同时沉默,也没有心思去在意到底谁说了哪句,金博洋没敢抬头看羽生结弦,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夜晚的巷子透着些深沉,暗淡的路灯光影刻画出晦暗不明的色彩,呼吸到这原本也不明何等意味的空气,此刻的静默竟催开了一朵心上花,独自在一角缓慢绽放。


羽生结弦抬眼看着正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的金博洋,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再靠近一点点也不是特别糟糕。


两个人同时这么想。


——TBC——


·最近忙,打字也断断续续的,思绪也乱,质量没这么好,致歉,以后会重新认真修文整理文档的TUT
·接下来就是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了…hh突然互粉…真的就这么狗血,他们以前见过hh
·写手红牌警告第一次…距离太近了喂…


·来评论吧qwq 感谢大家不嫌弃这篇…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23)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