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03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和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哎果然还是没讲到其他人…下次再说吧x
·算过渡章吧,所以打的快嗯~


03.


“测光完毕,新来的灯光师,A组先试戏,灯光不用打的太亮。”


“演员再走一次位。注意镜头,等会要特写定机位,试戏也要认真,尽量别NG,试拍几条就化妆正式拍戏。”


现场灯光人员一切准备就绪,小助理拿着空白场记板跑到摄像机面前用力一卡,镜头画面一闪一转,显示屏上出现演对手戏的演员,场景的恢宏宫殿被微弱灯光照的只显出一角,特写视角不用太扩张,本意是试这一场感情爆发戏的录制效果,演员本身的神情变化与眼神交流最为重要,导演边看着画面人物边皱着眉,握紧手中的扩音器,转头小声跟副导说了几句,被一边观戏的戈米沙与羽生结弦听见了。


“不行,博洋皮肤太白,对比女三太惨烈,画面很不美丽,记得叫化妆师注意一下整体妆容,让米沙压一下肤色。”


副导边听边赞同将这件事记在心里。戈米沙听见导演叫他的名字时挑了挑眉,转头示意羽生结弦。


知道我的痛苦了吧。戈米沙仰天。


辛苦辛苦。羽生结弦笑眯眯。


“原来A组开拍还是试戏吗?”羽生结弦又环顾周围的布景,出声问戈米沙,“一开始我以为现代戏,现在我发现好像并不是。”


“嗯,你知道的,这部剧的导演非常注重影片质量,每一部基本上都会试戏一段时间之后才正式开拍,非常注重画面美感与人物剧情衔接,所以部部是精品。”戈米沙解释道,目睹过整个片场布景道具做好只为几次试戏后唾弃了一会导演的资金储备与万恶的金钱主义,“这部《化龙》就是今年他的重头戏,指望借这部冲刺今年的金人影奖最佳影片呢。”


“噢,当然,就像你跟真凛说的,博洋出品,必属精品,我记得。”羽生结弦了然地笑道。


这么快就要沦陷了吗……夸人还挺上道。戈米沙啧啧称奇,摇头。


他随手拿了一本全新的剧本递给羽生结弦,“权谋剧情,了解一下?”


“我更好奇博洋的角色。”羽生结弦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你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找上我,应该是觉得我可以看出什么吧。”


这么快就直呼姓名……前几天发短信还一口一个“金先生”。戈米沙再次啧啧摇头,称奇。


“我是觉得天天有可能在这部戏里拿到别的提名,从而更被你关注到吧。”戈米沙摊手比划着,“跟他合作的演员都是有名气的前辈,得到提点往后的路好走一点,拿影帝的可能性更高。”


他从旁边的折叠椅上拿过一杯果汁握在手中,清色却藏着不轻易得见的浑浊,他向羽生结弦示意道:“你知道的,就像这种贩卖给大众的果汁,总是要加很多添加剂与其他成分才能面世,但纯果汁味道不好,虽然更原汁原味。”


“那你想给他加些什么呢?”羽生结弦问。


“我希望什么都不加。纯粹的东西更漂亮。”戈米沙笑道,“就像你的ICE系列,洁白无瑕,充满信仰感,虔诚,真心。”


“我更希望加进去很多东西以后,他会依旧那么单纯。”羽生结弦淡淡道,“进到这个圈,谁都会加伪装的戏码。”


“你相信他吗?”戈米沙放下杯子问道,羽生结弦停顿了会,暂时没回答。


导演在这个时候紧盯着显示屏,画面上恰好是金博洋的特写,羽生结弦也一同看着,这场戏内容是什么羽生结弦还不清楚,但他从金博洋的表现来看,这是一次情愫的爆发,红着眼睛作告别的戏份。


青年沉默着不语,仍然只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平时清澈的眼瞳在演戏时满是流露而出的情感,有些人的演技天赋在于眼神,简直是天赐一般,天生适合在舞台之中。


他缓缓说着台词,像是在哽咽着,一字一顿地用力又舍不得。几乎是无声的电影,声音没传出来,眼神却直接表现出故事剧情,羽生结弦听见小助理在小声赞叹,全场几乎为金博洋而静默而动容。


与隔着屏幕不一样的感觉,本人比想象中更会把握人物的神情动态,也更厉害。羽生结弦很想知道金博洋在说什么台词,他问过戈米沙,后者翻开剧本指了一句话给他看。


“我在你面前从来不是最真,纵使千变万化,最初的那一面我只留过给画出我的画师。对不起。”


对面同样年轻的女演员杏脸桃腮,轻蹙眉头,微妙地调整处理着表情变化,尽管我见犹怜,表露的依旧是木然的情感,表现如何高低立见,导演烦躁地喊了句“卡”。


金博洋还没收起情绪,眼眶微红,他几下咽喉,抬脚刚想跟着女演员走,却被导演叫住。


“你可以休息一会。那边的女三麻烦过来一下。”


青年顿了脚步,抿着嘴,向从他身边走过的女演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后者如传闻中那般盛气凌人,对此恍若未闻。


意料之中。金博洋的身影走出镜头之内,重新拿起在一旁放着的剧本继续看着,他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到了金杨要接他回去商讨事情的时间,他早早跟导演和剧组请过假,意外地容易,想必是考虑过自己的表现与状况,特意照顾他。


原来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努力做到。金博洋折过今天戏份的纸页,准备离开,片场的小助理带着一群人上前围着他,赞美,拿过本子要着签名,热烈热情地欢呼让他愣在原地错愕。


羽生结弦看着他默默从片场出去,心有感叹。


“为什么不呢。”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回复着戈米沙最后一个问题,笑着说:“他已经给了我信心。”只剩我来见证。


戈米沙同情地看着羽生结弦。没有任何人能抵挡金博洋的魅力,古人诚不欺我也。


“你有博洋的签名吗?”羽生结弦突然这么问,他看着那些女孩们兴奋的笑脸,想起要求他带签名的他的助理。


“我是他的造型师,想要多少有多少。”戈米沙刚说完,语气还带着莫名的炫耀得意,就看见羽生结弦一个踏步就上前跟着那些女孩排着队要着签名。


他礼貌地让着女士们,借着身高优势看着低头在写字的金博洋,细密的眼睫一颤一颤抖动,如同展翅欲飞的蝴蝶,配上金博洋泛红眉眼,赏心悦目。


羽生结弦总感觉自己要一步一步走上一条不归路。


轮到羽生结弦要签名的时候金博洋揉了会眼睛,轻微地眨眨眼,他抬眼,看见递给他小本子的对方,笑开。


“你也要吗?这不怎么值钱的。”


“我不缺钱。”羽生结弦快速地回应他。


对话简单又风趣俏皮,让金博洋笑了好久,“抱歉,今天有事,没法跟你聊会天。”


他主动地在签名旁写过自己的手机号,“有空都可以过来找我的。”


“你不忙吗?”羽生结弦奇道,演员会比他想象中的忙碌,奔波。


“最近没什么通告,拍的也只有这部戏,难得的‘假期’吧。”金博洋开着玩笑,压下背后的辛酸。


“无妨。一切都会好的。”羽生结弦柔声安慰他,“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我帮我朋友要的。”


“她喜欢我?”金博洋迟疑道。


“没人不喜欢你。真的。”羽生结弦认真地看着金博洋的眼睛,跟他这么说。


金博洋心下一暖,忙应下签过一遍名,“谢谢啦。”


“可以再签一次吗?……戈米沙也想要。”羽生结弦迟疑了一会出声,不远处的戈米沙打了个喷嚏。


“再签一个?……算我的助理的姐妹的吧。”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又签了一次后说道。


“最后一个……算我的。”


金博洋没再说话,只是低头仔细谨慎的写着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他递回给羽生结弦,郑重地合上手掌,向所有鼓励过他的人轻鞠躬。


“谢谢谢谢。”


手机阵动响过铃声,羽生结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划开接话键,他想都没想地打过招呼,认定是本田真凛,对方前几分钟催他完成任务的对话框还留在短信界面上。


“老师!怎么样!”


“搞定了。”


“就一个签名?”本田真凛试探地问道。


“嗯,就给你要了一个签名。”其他都是我的。羽生结弦在本田真凛看不见的一方笑。


“果然。我早该知道。”本田真凛佯装抹泪。


“没事,还有机会。”羽生结弦收起小本子目送着金博洋跑出片场门口,对比起那些前呼后拥的大牌明星,单单一台车接送的金博洋确实显得过分低调,“演员的待遇不怎么样啊。”


“因为天天还没火起来嘛!而且他人很低调,不怎么搞排场。”本田真凛喊道,“老师觉得他怎么样?”


手机那头迟迟没有回音,本田真凛以为羽生结弦不满意,担心地准备要再安利再说服一次,就听见羽生结弦愉快的声音响起。


“不错的。我已经定好系列的新主题。”羽生结弦的语调上扬,望着黄昏落下微亮,“叫‘追星’如何。”


——TBC——


·强行点题,完美XD
·咿我怎么写着写着觉得米沙原来是双担粉…不得了噢…总感觉他俩像在炒股一样讨论天天这只潜力股…hhhhhh
·其实写错了化龙不应该出现的这么早,后来想想没事,强行试戏一个星期也能搞出事情,就这样吧hhhhh


·下次再写其他人吧hhhhTAT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46)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