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12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啦


·宇野昌磨:嗯,我不太会说话,但我很想跟其他人多交流的,如果有人愿意跟我聊天,我会很开心。


·我就想唱,我就想疯,我不想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就要在这里放肆一回。
那时你跟我说你是我的最佳听众,我走调了忘词了破音了你都会听。
现在呢?现在你还愿意吗?
——《纵歌》


12.


简单对话结束后,宇野昌磨放开金博洋的手,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颇有些尴尬的看向笑着的金博洋,发现好久不见的对方,好像变了不少。


演员的气质与气场是靠沉淀积累下来的,他们第一次见面,宇野昌磨就觉得金博洋浑身都是清爽明朗的少年气,热情的张扬的灿烂的,如同朝阳,如同烈风,像在《逐光之时》里两个人见面时吹起来的白纸飞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随心而行。


那曾是宇野昌磨所向往的模样。


他们合作的这部电影,也是宇野昌磨第一次挑战大荧幕的作品,跟第一次出演就是电影主角的金博洋不一样,他需要学习的地方要更多,他需要改变的地方也更多,为了不拖延拍摄进度,他总是会跟男主之一的金博洋待在一块研究剧本研究人物培养默契,这让宇野昌磨的经纪人感到难以置信,向来含蓄腼腆、面对媒体镜头也不怎么多说话的艺人居然如此主动地靠近别人,不由得感叹他确实改变了很多。


不过杀青之后宇野昌磨又回到原来的状态,虽然还是比以前好很多,逐渐变得更沉稳,但也再没有去特地找一个人聊天了。


因为都不是你啊。宇野昌磨看着淡淡笑着、从容不迫的金博洋,忽然觉得自己真失败。


如果我只能与你一个人敞开心扉,在别人面前依旧是老样子,那我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如果缺了你我就不能放肆欢笑,那我又该如何变得更好呢?


你在前进,我也不可以落后,你可以这么轻易的做到改变,我也不能轻易放弃。


“抱歉,我有事要先走了。”宇野昌磨悄悄地将右手握成拳状,藏在背后,在心里琢磨着怎么用词,“有机会的话,我还想跟你多聊会天,博洋……博洋愿意吗?”


金博洋毫不犹豫应下,“乐意之至!”


得到回复的宇野昌磨静静地看着金博洋许久,转身临走时轻声说了句“谢谢”。


谢谢你无论何时,都愿意跟我说话。


金杨跟新上任的助理小哥金镇瑞严肃认真地谈着合同内容,交代注意事项,再次确认金镇瑞的意愿。


“金先生,我希望你,真的,考虑清楚,做天天的助理可不是当粉丝。”


请不要合同也不看甲乙方都不管看到天天以后就脑袋发热似的立马签上自己的名字好吗?!出了什么问题我这个经纪人的头发跟工资还要不要了!金杨在看到金镇瑞不带迟疑地就签过合同时感到一阵头疼,强压住冒上来的怒气,他冷静地指着合同的几项事项,准备与助理小哥长谈人生。


“我真的是很认真的。”金镇瑞小心地说着自己的想法,生怕金杨因为因为自己不过脑的签名而后悔选择,他站直正经说着话,表示自己一定会负责到底,绝不会让金博洋跟金杨失望。


“我虽然是新入坑的甜甜圈,但我之前一直有关注天总的戏!”金镇瑞维持着不倒甜甜圈人设,诚恳道,“照顾好我们天总,保护好他,是助理我、是所有甜甜圈们的使命!”


金博洋在一旁听完后被逗乐,拍着桌子狂笑。


“我们甜甜圈的宗旨是‘甜甜放心飞圈儿永相随’!我们甜甜圈的任务是齐心协力一致对外!我们……”


“行了行了!我知道!不换人,就你了!”金杨赶紧打断滔滔不绝的金镇瑞,再任由小哥说下去估计都要把甜甜圈二十条守则背完,他心累地揉了揉眉心,预感到以后金博洋跟金镇瑞相处会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容易,也更快乐。


做人呐,过得快乐就行。金杨站在原地插着腰,看着又跑过去跟金博洋玩的金镇瑞许久。他知道若身为粉丝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偶像,思绪万千终于放下心来,满意地点过头。


从始至终,粉丝都是偶像的忠实后盾,是虔诚信徒,是风雨方舟,会爱他惊艳绝伦的容貌,也爱他荒芜孤独的灵魂,是追光的源,是支撑的帆,见证过他踏上万众瞩目,也会陪过他走着沼泽泥潭,直到走不动爱不动,眷恋不舍地跟他告别,从他的生命里退出,从此余生各自安好,在这人生中有过为他呐喊为他齐呼为他欢欣为他热烈的那段时光,曾在平淡岁月里,追过一颗璀璨星辰,为一人当过千军万马。


故而相信故而放心,金镇瑞当助理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金杨总算放下心里一块一直压着不敢动的石头。


……除了他说自己是第一次当助理之外,其他都挺好的。金杨想到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捂着心口,惆怅地叹气。


那也一起成长吧。他想。


那也一起加油吧,一起前进吧,未来的路还长,这条星光璀璨的大道,脚下的红毯还未准备就绪呢。



金博洋观察过金杨的神情,猜到金杨确实是放心下来允许金镇瑞当助理了,他也很开心,金镇瑞的频道总能接上他的,两个人投缘,又恰好还没过爱动爱玩的年纪,合拍也默契,金博洋期待着未来他们的相处,也知道金镇瑞是第一次当助理,因此万分期待着新的改变与新的成长。


这便是逢春过,万物生长。


下午还有一场文戏要赶着拍,金博洋跟金镇瑞聊了会工作内容就打算赶去片场,走到门口无意中余光一瞄,惊讶地看见正往公司过来的隋文静。


年轻的影后一头短发打理得服帖恰合本人干爽利落的气场,戴着墨镜挡住了化着淡妆的一半脸庞,整体风格低调简单,隋文静透过墨镜也看到了在门口的金博洋,诧异地开口道。


“好久不见了天天!”


她这次拍戏意外受伤休养了半个月,助理跟经纪人强制要求她不能再一心一意只关心着工作,必须好好休息调整状态,她无奈答应,心里明白这都是为她好,她也确实过于专注拍戏,太拼命,没什么时间正视自己,她觉得不能以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这样既对观众粉丝不负责,也对自己演的角色不负责。


所以隋文静这次来公司就是想跟制片方商讨拍戏的事,之前片方一向有意让她来出演,一直在等她,这部《问归》刚开机不久,她也是因为提前拍了马戏才受的伤,还有商量的余地,请求要么等她两个星期调整回来,先拍别的演员,要么付违约金干脆辞了不演,免得耽误剧组进程,无论哪种,都要对自己对他人负责。


“好久不见了!”金博洋亲昵地上前给了老铁隋文静一个拥抱,“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准备调整两个星期。有空去探你的班啊。”隋文静笑道,她知道金博洋最近在忙着拍戏,也知道他的一些情况,心里为他高兴。


“行啊!之前聪哥还过来探班呢……”金博洋说着说着意识到什么,忙闭上嘴。


韩聪以后还会亲自再过来指导他呢,那要是隋文静也过来探班……


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见到他本人。金博洋多多少少知道两个人的事,看的清楚,没敢再说话。


隋文静听到愣住,显然不知道原来韩聪也探过班,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上微博,相当隔绝了外界,刚刚才从医院休养回来不太了解近期圈内的新闻,她缓缓收起笑容,想过了许多,良久,低声开口。


“是吗……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了。”


休养的时候她会把以前拍过的电影和电视剧翻出来反复的看,总是会多看几眼跟韩聪合作的那三部戏,回想那些跟他在片场待过的日子,眼神一对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韩聪说有星星藏在她眼里,每次都忍不住一直看着她,想看清到底有多少,隋文静嫌他演太多痴情人,说话都特别油嘴滑舌,但心里却是止不住的甜蜜,她低头笑着回他,你也是,你的眼睛也藏着光。


是与我一样的光。我们一起演过多少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戏与剧本是假的,但眼里的你是真的,你是真的。


隋文静说过话后沉默了一会,聊了几句后挥手别过要赶着片场的金博洋,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却在默默想念着一个人。


许久不见,其实怪想他的。



眼前的绿灯一灭红灯亮起,车如流水有条不紊地穿过十字路口,羽生结弦脚下一踩停在斑马线前,副驾驶座上的本田真凛整理完材料后边收好边出声。


“老师,这次特展通过了,但展览地点可能要变。虽然您以前很少出镜,但这次毕竟是特展,需要您亲自出面。”


“嗯,我知道了。什么时候?”羽生结弦抬眸看着车内后视镜,整理了会头发。


“……大概一个月以后。”本田真凛错愕地看着羽生结弦整理头发,心情很复杂。


可以这么解释的,毕竟很久没见到天天,老师打扮一下很正常,上午才开过会呢,老师今天穿上正装也很正常,最近老师好像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黑眼圈都消了不少,显得更精神,认真展现着业内精英的魅力也正常,综上所述,老师的行为一切正常。


本田真凛如此安慰着自己。她更希望老师能像以前一样低调,这样她就不用烦恼那些被羽生结弦吸引过来的探究目光了。


助理姑娘莫名觉得今天的羽生结弦有点像一只要向人展示华丽羽毛的孔雀,大概是错觉……她有点混乱。


她听说金博洋有了助理,不知为何突然很同情那位助理小哥。


要是以后老师经常这样散发魅力,那助理小哥一定很辛苦,既要护着自己的艺人,还要顾虑气场堪比明星的粉丝,为两个人考虑,拿的还是一份工资,好惨。


感觉能更加爱自己这份工作的本田真凛胡思乱想后,提醒着羽生结弦到下个路口放下她就可以,她需要跟一直由她联系的特制店家确认材料的事情,婉拒过要等她一起的羽生结弦,表示稍后会自己赶去片场。


“那真凛自己要小心些,到了记得发信息给我。”


点头应过羽生结弦的本田真凛准备放开安全带,打算偷偷瞒着羽生结弦去买些可爱多买束花给许久不见的金博洋,既然老师都这么努力要吸引天天目光了,本甜甜圈女孩也绝不认输。


“老师看起来很开心哦,最近心情很好呢。”本田真凛打开车门时随意地道。


羽生结弦想到什么似的笑道:“因为要天天开心啊。”毕竟答应过的事,要说到做到。


本田真凛没听清,却想到了羽生结弦曾经说过的某些话,突然回过头来认真看着车内的羽生结弦。


“老师,你不是天天的女友粉,你是男粉,请不要想着买红玫瑰。”



最终没带红玫瑰也没带可爱多,只带着人过来的羽生结弦进片场时听到了金博洋跟身边另外一个人的对话,他走近去看着眼前有说有笑的两个人,猜想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本田真凛提到过的助理,好奇想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锁啊,锁哥。”金博洋变着花样地叫金镇瑞,低头边翻着剧本笑边叫着名,在枯燥压抑的片场里让心情慢慢转晴,缓解着最近拍戏的压力。


金镇瑞在一边应声,知道金博洋在叫着玩,由着他。感觉到有人过来,金镇瑞转头看到了站着不动的羽生结弦,忽然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火花在无形当中碰撞,他眯着眼看着来者,潜意识地感到对方有什么想法是跟他一样的,但又不一样,他说不清,也没办法认清,只能盯着暂时不说话。


羽生结弦想知道他不在金博洋身边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又发生了他不懂的事情,他拿出手机低头点开屏幕,界面还停留在他最近在研究的微博页面上,他的工作室也有正式官方微博,平时都是本田真凛在打理,他一个社交网络绝缘者基本不怎么理会,但他想多了解一些有关金博洋的新闻,媒体记者与剧组公布的消息有时比本人亲自发布还要快,在本田真凛念叨着“不能看见新鲜的天天”时羽生结弦犹豫了几天,决定试着去接触一下自己没用过的社交软件。


真凛之前说过什么来着?羽生结弦在今天上午登过工作室微博账号亲自发布了自己要特展的相关事宜,他想着本田真凛那时跟他说了什么,随后看到刷出来新的剧组消息,随手点了个赞。


“老师,记得切换账号再点赞转发知道吗?”


否则会被业内人士知道你都关注了什么啊。


……糟糕,手滑。羽生结弦点完赞后猛的记起来,心跳忽的加速,他赶紧看清自己都干了什么,在看到刚点赞的是《化龙》剧组的消息时呼吸一滞,下一刻看到不是金博洋时松了口气,在庆幸还好不是金博洋,不然就要暴露自己新设计的人选了。


羽生结弦小声哀嚎,欲哭无泪,做了什么错事似的对不起助理姑娘,“真凛!”


金博洋听见羽生结弦的声音,喜出望外地起身准备跑出去见他。谁知道羽生结弦转身就走,像在逃避什么似的,金博洋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感到茫然无措。


——TBC——


·柚哥,取消点赞了解一下?hh
·想了下以后金锁的工作:保镖记得护住天总!…喂这…算了那个粉丝你也护一下吧(。)请跟凛妹zqsg地同情一下金小哥hhhh
·天天很懵:咋了怎么见我就走了是不是要脱粉了qaq 哈哈哈哈哈哈
·就,柚哥觉得好像做错事了就先走了…毕竟想当孔雀来着的!x(扯
·怎么觉得一写到天天就是苦情剧一写到柚哥就是搞笑戏…OTZ大家真的很搞笑耶…hhhh我觉得可以写个番外了哈哈哈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17)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