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02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前文请到我的主页查看~谢谢支持!
·清奇且重度OOC !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因为周末嘛,更多一章,你们懂
·谢谢支持呀!


02.


有的人靠近的气息也是不一样的。羽生结弦曾为香水品牌设计过,当时为考虑各种各样的款式而成天泡在香水浓郁的空气里,鼻腔里全都是旖旎的浪漫的新奇的清新的味道,分开闻试,也禁不住那些五花八门的气味混杂合成牢牢锁在记忆里,回忆起来心情就复杂,乱七八糟的,几乎让嗅觉失灵。


但眼前这个人靠近的气息不一样。羽生结弦在心里重复道。太干净,清爽,没有杂质似的,不暧昧缠绕,也不停留,像风,呼的过来,呼的过去,他或许根本不打算留,又也许他压根拒绝跟世界交流,他只是尘埃,漂浮不定,随心所欲。


天生适合当演员啊。演过百变人生,却不留痕迹,仍然是最真的模样。对吗?你会是吗?羽生结弦在心里问,他看着靠过来的金博洋,想看清楚他眼里到底有什么,会像之前在戏里那样富含故事吗?还是说,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也还在演戏,未曾脱离人物角色?


他也接触过很多明星演员,知道所谓人设的限定,人前演戏这种事情早已经是家常便饭,隐藏起自己的真实个性,不暴露真实想法,作为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公众人物,镜头灯光话筒曝光之下每一言每一句都需要万分小心,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会被对家抓住把柄,造谣生非,造势利弊,万劫不复。


演,是最好的伪装,是面前的盔甲,也是不许真心的借口,是彼此欺瞒的开始。


而你会是吗?


金博洋示意羽生结弦站过来一点,免得被道具组的人抬东西时给撞到,他靠近羽生结弦拉到一边,距离贴近到羽生结弦都能看清他右耳耳洞,金博洋低身下去,羽生结弦盯着他的发旋发愣。


“不好意思,我换剧本。”金博洋拿过旁边折叠椅上的下册剧本冲羽生结弦笑,拍拍椅子示意,“你先坐一会,有事可以跟我的经历人金杨谈。”


“……”羽生结弦听完顺从地点点坐下来,“你知道我……”


“噢!不好意思我习惯了,江哥一直跟我说有不熟的人跟我聊天先对他这么说……”金博洋翻开写满密密麻麻笔记的剧本,视线瞄到上面的荧光选段才反应过来,今天对羽生结弦说了好几个“不好意思”,现在是真的不好意思了,“有冒犯的地方请谅解,我不太会说话,抱歉。”


“……嗯。”羽生结弦挑眉勉强地应下。


也许是这孩子太过直率,什么话都敢在他面前说,也不装,羽生结弦突然感到忧愁,又想到万一这也是他在演戏呢?见过太多职场事,他不由得这么想。


羽生结弦坐在一边等着金博洋开口说话,他现在还没什么新的想法,只想先观察一会,戈米沙也还没来找他,他想再接触一会金博洋。但青年说完那段话后就自顾自地捧着剧本站在原地,口中念念有词,像在复原场景,全神贯注,完全没理会乖巧坐着的羽生结弦。


工作认真的boy。羽生结弦下了第一个结论。


“嗨!天天!金杨说等你拍完就来接你,他还在处理事情。”路过的工作人员晃了会员工证,到金博洋面前说道。


“好的,辛苦辛苦。”金博洋从剧本里闻声抬头,向工作人员露出小虎牙,依旧是真诚的笑。


平易近人,热情又温和的boy。羽生结弦想起刚见面时金博洋的笑容,下了第二个结论。


“天天,副导给大家买的果汁,你要吗?”小助理拎着四五袋果汁过来问金博洋,后者看了眼,主动帮她提着三袋,然后想了会,问她买了多少杯,他想帮他的朋友付钱拿一杯,小助理感激地谢过,表示不够她再去买。


他的朋友羽生结弦愣愣地接过金博洋递过来的果汁,看着对方好半天,还是说不出话来。随后他目送金博洋又拎着果汁去分给其他人,心里突然软下去一块。


果汁有酸甜的香味,淡淡的,很好闻,会难以忘记。


他看着一群女演员与员工围着笑容灿烂的金博洋,心下几次叹息又回转。这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么可爱又温暖的人吗?他想,这简直是……


“ANGEL!”(天使)


戈米沙的声音突然传进羽生结弦的耳朵里,后者被吓得差点捏皱手里的杯子,刚刚盯着金博洋走神地厉害,外界一时间被隔绝,他很容易就进入一心一意的状态,设计稿子的时候更是专心致志到在办公室里听不见本田真凛在外面喊他的声音,本田真凛对此表态再这么下去在门口瑟瑟发抖等着送咖啡这种事情干脆交给机器人吧。


戈米沙给予羽生结弦一个友好的见面拥抱后笑着看他,羽生结弦听清了戈米沙那句说出他此刻心声的话,无奈。“ANGEL”是他好几年的系列作品,他们正是因为那次展览而结缘,戈米沙曾多次向他建议道那款雪花水晶球里天使的翅膀应该要加上才好看,但羽生结弦不听不理不管。


因为真正的天使不需要小翅膀,落入凡间时唯有纯粹才是识别标志。


也许他真的遇到了?羽生结弦幻想。


戈米沙看了眼发愣的羽生结弦,顺着他的目光移到了不远处的金博洋,进行了一次头脑大风暴,眯着眼若有所思。


我就说,他这么耀眼的人,怎么可能不被吸引呢?


“他是你的‘STAR’吗?”戈米沙问。


差点回话的羽生结弦反应后冷静出声,“还需要观察。”


“再观察你这一年就没新作品了!”


“不急,不急。我养的起自己与真凛。”


“这么说我蹭吃还有希望?”


“圈内著名的造型师的报酬怎么也比得过低调的设计师吧?”


“行。”戈米沙妥协,他拉起羽生结弦就走,“等A组开工,你过来看看天天到底怎么样吧。”


“好啊。”羽生结弦爽快答应,“我想,我需要一个设计贺礼的理由。”


想起戈米沙说金博洋有足够实力得影帝,也想起青年认真读着剧本的模样,脑海里浮现出无数个他曾塑造过的人物,思考着他刻画的人生,黑白影片到彩色屏幕来来去去多少剧情,也还不够划上惊世句点,所有都在前进,变化,重生,如海浪一般一层一叠,浮上浪花后终归于平静。


有的人昙花一现,有的人注定是焦点。羽生结弦心里莫名期待能够见证那一天,金博洋踏上万众瞩目的红毯的那一天。


不为什么。从见他第一眼就这么坚信。


在此之前,我和我的STAR就在等你,等着为你献上我的祝福的那一天。


羽生结弦临走前把金博洋放下的上册剧本细心放在折叠椅上,抚平封面,这场众星云集的权谋剧里演员名单上金博洋的名字还在第五位,但,以后会变化的。他望过变幻无穷的灯光影像,晃过人眼刺激着视觉神经,低头入眼是摄影机的推动轨迹与航标,充满期望。



还处在休息时间,金博洋第四次确认过台词背的无误后,拿过手机点开软件跟金杨聊了会天,确定他那边的进程还算顺利,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


近年来很多外国演员明星过来发展,一时间粉丝一呼百应,效应如蝴蝶扇动翅膀带动的龙卷风一样快速席卷着整个演艺圈,各个公司的头牌与中流砥柱纷纷争抢资源,上热搜、买头条、绯闻炒作等常见手段层出不穷,大明星流量小生与小花们自然不怕,可对金博洋这种不炒作不出名不娱乐的演员来说处境非常不利,缺乏良好的资源,又没有强硬的公关支持,不上不下,暂时没绝对名气也没强大的粉丝支援,卡在一个尴尬的位置,金杨意识到危机后不得不跟上级领导争取自家艺人的利益,并且不断在磨合着公司的安排。


金杨有气无力地躺在副驾驶座上,给金博洋发着信息。


“你先不用管,拍好这部《化龙》就行,这部权谋剧是你自己试镜争取过来的,不能轻易放弃。”


金博洋立即回复了个“Okok”。


“现在拍到哪里了?”金杨问。


“呃,A组才刚刚开始,先拍我的戏份,其他的也……快拍到了。”金博洋一边听着副导“男主今天怎么又没空过来”的怒骂一边咬着唇思考怎么回复金杨比较好。


“你累吗?昨夜才到片场,睡了几个小时吧,要不要申请推迟?”金杨担忧地发过一条信息。


“别别别。”金博洋忙回复,发了个跪地的表情包,“生活已经很艰难了,我们穷……再不好好拍戏……”


“再不好好拍戏伯母就要叫你回来继承家业了啊!”王金泽的声音突然冒出来,挤进金博洋思考的脑袋里,金博洋挫败地捂着脸,控制不住的想起这句话,一句一字一直在脑海里飘荡着,几下编成纠结毛团。


谁让当年自己一意孤行跑去首都影校学表演了呢?家里人当时都气疯了,好好的公务员前途,硬是被改成了明星路,一路坚持下来到底有多苦,家里人后来逐渐理解并支持,但辛酸苦痛,只有金博洋知道。


还没到最终呢,不能放弃妥协。金博洋为自己打气鼓劲,几下深呼吸平静下来,刚瞄到自己微博上的话题更新了,还没来得及看自己小小粉丝群里的女神们近期发了些什么就被提醒要开工,他忙把手机交给小助理,整理好戏服,心里流畅地过了几遍台词后在自己应属的位置站好。他看到了不远处的戈米沙跟羽生结弦,笑着挥手打招呼。


不知为何。金博洋进入状态前想,他总觉得羽生结弦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完全忽略过眼前跟他演对手戏、吸引着戈米沙视线的美艳女星,他一时疑惑。


嗯,有可能是在看自己身边看上去价格不菲的青花瓷吧,毕竟道具组仿真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刑侦剧的人骨头也还是逼真到打马赛克的……金博洋在心里非常认同这个说法。


——TBC——


·嗯?!我还是没把其他人的设定写出来?看来真的要写很长了…哎没事,下一章争取出来!(。)
·关于天天的粉丝名,他自己称呼女粉为女神吧!然后他真的没想过自己还能有男神柚哥…?哈哈哈定下粉丝名甜甜圈应援物可爱多,就这样吧hhhhhhhh


·剧透一下,巍知是组合歌手了…我一定要写到方方给天天的戏写歌!就叫《夜谭》!纪念恩太贡献的成语hhhh葱桶这段我觉得还挺浪漫,期待与大家见面!


·努力更新!来评论吧!!真话痨啊我…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47)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