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06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戈米沙:作为造型师,我并不想回应到底打了多少深色粉底才压住金老师的天生丽质……


·我这一路走来,回头时总会想起那些陪着我走过的人、那些说给我的话,哪怕是匆匆一眼的路人,哪怕是一句微不足道的加油。
这些我都记得,所以我终于站在这个舞台上,为了不辜负每一个鼓励过我的人。
——《前途无量》


06.


小助理在金博洋的委托下跟场务、后勤商量完后跑过来示意金博洋的粉丝们可以坐到临时休息区,只要不耽误今日的拍戏进程,也不过分影响演员发挥,待上一天也没关系。


粉丝们纷纷表示绝对不会影响,她们当中有些人是上班族学生党,在片场附近住的人也很少,今天不是周末,大家都是趁早上有空抽出时间过来看一眼应个援,难得聚在一起,可惜是人数有时也凑不齐,没办法每天都过来探班,跟别的粉丝团一比,实在是显得寒碜。


跟金博洋小声报告这个事实的粉丝团长万分歉意,“对不起啊天天,我们没办法每天都来。”


“不不不,你们能来我已经非常高兴了。”金博洋摆手笑道,“我只是演戏,也在工作学习,不用每天都绕着我的。”


对,都在认真工作呢,我们每天都能有理由来。甜甜圈本田真凛有些小得意,偷偷瞄过旁边的羽生结弦,在心里默默说道。


“就等着我的戏吧,记得给评价!”金博洋将要离开的粉丝送到片场门口,挥着小手目送着她们。


本田真凛接过粉丝们带给金博洋的应援物可爱多,边看边觉得这名字实在是适合以可爱圈粉的金博洋,她也跟那些有事先离开的姑娘们告别,拉着羽生结弦和剩下留驻的几位粉丝一同去临时休息区。金博洋早早就跟金杨进了新的拍摄地点,他临走前还再次拜托片场的工作人员们多多照顾一下这些粉丝。


整理好所有应援的东西后,本田真凛觉得运气不错,她们恰好可以坐着观赏一场试戏,不远处就能看见在跟金杨讲着话翻着剧本的金博洋,青年依旧认真,今天穿的私服玫瑰金外套搭配着脚下bilibili闪着的鞋让他格外好看又亮眼。


“天天今天好像只有一场戏?昨天剧组微博更新说B组进展很快,快正式开拍,我看到那边都有演员换衣服了。”坐在本田真凛身边的粉丝东张西望,随意聊着天,“天天今天真好看!”


“天天哪有不好看的时候!”另一个粉丝笑道,“他偶像包袱可重啦!偶尔上火冒个小痘痘都要戴口罩,不过也是,皮肤这么好,痘痘怪抢眼的。”


“哎,你们入坑太晚,不知道他拍《前途无量》之前生病脸上发红疼的厉害,因为这个被换角,采访他自己都说那时自己就跟病人一样出门戴着口罩,整天浑浑噩噩的,跟失业一样,流浪街头。”先开口的粉丝苦涩地说道,“别人是怕被认出,他是怕自己吓到别人。后来习惯了,就经常戴口罩。”


“演员辛苦啊,要接触更多东西,不同的剧还得学习不同的知识,也容易受很多的伤。”有人出声叹息,“拿我家桶总来说,拍一次爆破戏就差点被伤到,上次骑马还扭到了脚,现在淡圈静养,我们粉丝每天都在为她祈福。”


“原来还是隋文静的粉呐?”粉丝惊道,“我有个朋友是韩聪粉,巴不得他们这对荧幕情侣假戏真做呢,不过聪哥最近拍的戏也少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合作。”


追剧不多但偶尔也知道些八卦的本田真凛听见有人提及隋文静韩聪,插上话去,“是演那部《白月之间》的男女主吗?!他们演的超好!剧情也很感人!”


“对啊对啊,不然怎么能凭借那部戏得了金人影帝影后。”身边的粉丝回忆,语气充满憧憬,“剧里那种‘无论多少次擦肩而过最后还是会遇上你,风雨飘摇的时代里爱情是万古长青的碑’的感觉真的特别感人!”


话题突然像触发了什么开关,粉丝们更热烈地讨论起来。


“哎,几乎同时出道的聪哥静姐都影帝影后了,咱们家天天还在边缘试探。”


“急什么,天天就爱选那种文青、主题深刻、小众的剧本,很少有人喜欢的。”


“我就特别喜欢看那种题材的剧!这就是我粉天天的原因。”


“我也是!我已经粉他好多年!最喜欢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是被安利《溺》才进的坑,都是他最近的作品了,太晚了。”


“没事没事,天天很宠粉丝的,一直都有在努力演戏回报我们。”


“遇上天天这样比较低调的演员还是知足吧,我粉的陈巍与周知方,就那对很火的歌手组合,我连演唱会的门票都买不到一张!有钱都买不到!”


“那我还是粉演员吧,明星也很累的,看颜就行,宇野昌磨要了解一下吗?颜还是可爱的!”


“再可爱也没有天天可爱!我当初就是无意中先一眼爱上了他的小虎牙跟笑容,才去看他的戏的。”


“真的吗?我也是啊!我也是无意间就粉上,看他采访觉得这个人人格魅力太大了,让我这样万年路人都忍不住掉坑了。”


“的确可以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一个人,我平时不怎么看剧,见过的明星演员多了去了,身边也有粉丝,但不知道怎么的,明明知道有金博洋这个演员的存在,最开始却没有注意到,只是偶尔无意间才突然觉得,这个人原来这么好,怎么现在才喜欢他。”


“是啊,他真的太好了。”话题到了最后,变得伤感起来,“真的好希望他这次能火起来,更多人喜欢,但又不想他太火,担心缠上是非。”


众人认同地叹气点头,一时竟沉默许久。


入坑一天的路人粉羽生结弦在一边静静听了一阵,也说不上什么话,只能微笑不语。他听过这些陪伴着金博洋几年的粉丝细数珍宝似的讲着那些年金博洋遇到的事情,心里在默默记着。却在听见粉丝说金博洋习惯戴口罩的时候脑海里微妙地闪过什么事情,刚想抓住,那些念头就跟灵动摆尾的鱼一样从他手机游走,晃动起涟漪。


据说金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老师,她们都坚持了好久。”本田真凛转头跟羽生结弦说道,“天天在演《前途无量》的时候我还在学校呢,老师那时候好像也没出来工作吧?”


羽生结弦愣住,缓过神来思考了会,“我记得百科上写那时的博洋才17岁?那时我也还在学校准备创业的事情,那年投稿过获奖了。”


“获奖?是最初的系列设计吗?展出次数最少的那个?”


羽生结弦抬眸看着跟副导讲戏的的金博洋,思索片刻,才道:“嗯,那是我的第一个作品,DREAM系列。”


“能因为喜欢天天而相聚一起真好。”羽生结弦听着粉丝感叹,“我们曾经谁也不认识。”


他在心里赞同着这句话。


那几年里,我们还互不相识,人海里遇到彼此也不自知。


“世上多的是好皮囊,这么多人,我见过太多,我是真的觉得你那个朋友挺好看的,不打算引荐进圈吗?”副导跟金博洋对戏完,随意聊着话题,他时不时瞄着那边混在几个女粉丝的羽生结弦,挑眉示意道。


金博洋从剧本里回神,听见副导的话停顿了会,理解了副导话中之意后他皱着眉头顺着副导的目光看着羽生结弦,没说话,好像也没资格说。


副导见金博洋不语,知道对方向来不乱讨论他人,笑道:“别紧张,我不是那些星探,就是推荐人进圈多了,习惯考虑。”


“他有工作的。”金博洋小声道。


“那也没关系啊,你知道的,有些人秀秀脸抖抖腿都能出名走红,凭脸就行,钱来的这么容易,谁不愿意呢。”副导拍拍身上的灰,正了正挂牌。


“……副导,你也知道圈里活出人样不容易,就别打这种主意了。”金博洋合上剧本,低声说道,“他是我朋友,我总不能做推人进火坑的事。”


副导意料之中,笑着耸肩,“行了行了,傻孩子,就开个玩笑,以后要再有人这么跟我说,我就回他,那人我们天总罩着,谁都不能问。”


金博洋无奈地摊手一笑,“我还没那么厉害呢。”


“你能的,争取混出影视一哥的气势,到时候想护着谁就护着谁。”副导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还是很关心你朋友的,昨晚还打电话问我他在不在片场,还担心会不会被人欺负。”


“你跟你朋友关系挺好的嘛,他今天还给你应援。”副导揽过金博洋八卦,“认识多久了?以前怎么没见过?”


金博洋一时沉默,在脑海记忆里回想半天,才迟疑着回答,“其实昨天才见面吧……”


“就感觉挺眼熟的。”所以才笃定那天在人群里,他就是不一样的。


一天的试戏结束后疲惫不堪的金博洋回去休息区里找粉丝,发现除了还在原地的羽生结弦,其他粉丝都基本上都离开了,他也没觉得诧异,倒是奇怪羽生结弦的助理居然也走了,羽生结弦解释本田真凛有些累,刚送她回去休息。


“粉丝也不好当。”羽生结弦拿着那些应援的东西,捧着一束女友粉送的红艳玫瑰花问金博洋,“我帮你拿回去吧,刚好我有空。”


“呃?可我……”金博洋刚想拒绝,想起说好要陪他一天的金杨临时接到通知去处理事情,今天仍然是他一个人和司机大叔的聊天会,他尴尬又勉强地接受羽生结弦的帮助。


“谢谢啊,下次有什么需要我帮的尽管开口!”东北爷们拍着胸脯跟羽生结弦许诺道。


“有没有期限?”羽生结弦边走边问。


“无限期。”金博洋诚恳道,刚说完准备接过羽生结弦暂时递给他的玫瑰花,发觉身边好像有什么人在盯着他,演员天生的镜头感让他回头看去,果不其然发现了不远处正拿着单反低头待机的一个记者。


金博洋有些纳闷,他又没什么好拍,跟他一起的又不是哪个当红女星,怎么都挖不出扯不上绯闻与炒作,关注他这个目前自认十八线的演员干什么?


他疑惑地接过玫瑰花,视线恰与羽生结弦对准,对方好看、温润的脸映入眼中,脑中不觉闪出副导跟他说过的那些话,他恍然大悟。


噢,好看的人是应该多被关注的。街拍路人什么的他见过不少,凭羽生结弦这张适合当明星的脸完全有实力进记者们的抓拍镜头里。出于习惯,金博洋戴上口罩后抱起玫瑰花,用跟羽生差不多的身形试图挡住羽生结弦,对方在看见他因戴口罩而只露的弯弯眉眼时愣住,他一笑,眼睛眯着透出星辉。


这样当然不行,羽生又不是明星,跟他同框一起虽然没什么,但不能轻易出现在媒体上暴露在公众面前,万一自己以后不小心惹上是非,他被自己耽误了扯上不清不楚的造谣怎么办。


羽生结弦短暂失神回过神来,他压过某些翻涌的情绪,先疑惑金博洋举起大束玫瑰花的举动,“怎么了?”


“没事,护粉呢。”金博洋开玩笑着说。


举起单反的记者在第三次半按快门聚焦时爆了句粗口,画面因手的抖动再次变得混乱,只剩下一块模糊的红色区域。


到了片场收工时间人群蜂拥而去,卡好在记者意识到要拍些什么的时候挡住捧着玫瑰花的金博洋的身影与他旁边的那个人的身形,记者忙碌半天还是没办法拍出满意的角度,眼看金博洋就要借着混乱的人群带着身边的人溜走,记者气的牙痒。


他回想着半分钟前的主编跟电话的对话内容,感到忧愁。


“主编,我观察了半天,发现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很狂的粉丝好像是金博洋的粉啊。”


“金博洋?就那个新晋小生是吧,那有什么好爆料的啊?人家几百年才出一部戏,又低调,粉少,没流量,没绯闻没恶评,话题量少的可怜,你想怎地?”主编没好气地在那头说道。


“我知道他不搞绯闻不搞炒作,又不跟女星暧昧,圈里公认的宠粉人设……”记者辩解一会发现不知不觉开始夸上了金博洋,赶紧换了语气,“但谁知道他私底下是什么样?要是有欺骗粉丝感情呢?我还听说他跟女三闹得不合?女三那边本来要拿这个做文章的,毕竟快到发布会了——”


“又胡编女三那点事?都写烂多少了,我都烦死了。你给别人炒作,人家不一定还要你来写呢,小计啊,你还这么年轻,别磨在金博洋身上,人还没成火候,先写点其他明星的事吧。”主编同情地挂断电话。


挂上电话的记者不服,他就想这么挖出细节,他就想先从金博洋这里搞出事情,他就想知道那个粉丝到底怎么做到告他去法庭。他转念一想,决定从明天开始,潜伏剧组,挖掘爆料。


所以说,年轻就是狂妄,阅历少限制着小计的想象力,他或许从没有想过,自己潜进剧组后,过上了偶尔端茶倒水,偶尔被羽生结弦怼,偶尔替金博洋跑腿的日常生活。


——TBC——


·小计:合着金博洋空着的助理位置是给我的是吧?(并不是的
·请感受一下护粉的一哥天总?qwq


·下章预告?没,就胡想一下hhhh
·震惊!影帝韩聪空降剧组!竟给男五号金博洋开小灶?
·天天:啥玩意儿,我都不知道聪哥来!
·费尔南德兹:羽生你这几天在干嘛?工作室门口都积蜘蛛网了!
·柚哥:忙着追星护主呢。


·哈哈哈哈评论的小可爱们要笑死我,明天满课,随缘更新hhhh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62)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