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08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迟来的更新~致歉~


·金杨:我是他的经纪人,为他考虑前程是应该的,但最后的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该怎么走,我只能陪他,不能替他做决定。


·我念念不忘的只有最初见过我曾经最真一面的那个人。我活过千秋百岁,沧海桑田,还是没能逃过那第一眼。
他的模样我已忘记,名字也早已经随风而逝,但我还是记得他。
但我还是很想他。
——《化龙》


08.


韩聪收了墨镜,示意金杨跟上,“走吧,开小灶去。”金杨如梦初醒,赶紧上去让韩聪小声点。


“别这么猖狂行不行,最近记者多着呢,随便说几句都能编出花来。”金杨边走边跟韩聪说道,“你可别忘了,当初你跟文静两个人三度合作的时候他们呛的有多难听,又是说你没演技蹭热度,又是说文静捆绑你炒作,都闹了好一阵。”


“必经之路嘛,是得受点争议的。”韩聪笑着安慰快炸毛的金杨,听到隋文静的名,眉目变得温柔,“我和她到底怎样,你都是知道的。”


金杨听完暂时没吭声,想起什么似的放慢了脚步。


“你还在等她吗?”他迟疑地问。


韩聪也放慢着脚步,心下几番思量,随后放弃般叹息。脑海里不知觉地浮现出一个人的脸庞,坚韧如不败的雪梅,柔情似透香的玉兰,在他心上,每每想起就是风雨后的晴日,沉默时的明月。


是《白月之间》的那个清冷少女,第一次见面就在他面前举着一大束百合花,微微一笑便如皎皎白月,柔弱单纯却胜刚强,能咬着牙在风雨飘摇下坚持,能不惧黎明前的暗沉,亦不怕黄昏时的枪声,跟他说生死与共,同舟共命,历尽艰辛沧桑,都不会后悔。


是心上一角独自盛开,淡淡温润从不曾忘怀。是千帆过后看清的第一眼,就此沦陷。


有些事情总是毫无理由的,凭感觉便觉得本应如此。


韩聪停下脚步,突然好想隋文静。



“她静养的那段时间,我总感觉演的戏还差她一句台词。”韩聪自顾自地开口笑道。


只可惜,等到了无数新的剧本,也还是没能等到她一句话。


他们合作了三次。第一次就觉得默契十足,第二次是意外相逢,第三次是彼此选择,只是演过太多戏,看过太多人生,认出太多眼神,听过太多的评论,有时会怀疑千面之下的那颗心,究竟是真的火热,还是演的真实?


韩聪没怀疑过自己,也没怀疑过隋文静,他知道对方也与他有着同样的想法,像第一次合作就心有灵犀,从不重拍,默契地令人诧异艳羡,但她在等,也许是等周围风平浪静,也许在等息影淡出众人视线,才敢跟他说出心意。


毕竟他们同走在一条路上,非议、恶意、猜测、关注与赞叹、鲜花、掌声、名誉同在,两个人一旦确认彼此相系,便是真的风雨同舟,荣辱与共,一举一动一声一句都会被暴露在闪光灯和世人目光下,一退一进呼吸都是同步。


他们还处在事业上升期,就算淡圈,也都是曾经创过历史的人,影响与反应都会被记录在笔下在镜头里,稍有不慎,就像踩在悬崖峭壁之上,一不小心落步脚下,低头所望,尽是石头落进的深渊,看不见尽头,也再难回首。


所以,他也在等,无论多久都愿意等,此生认定一个人,入过一场戏,如何都是心甘情愿。


“有时确实活的累。”韩聪感叹,“我们这些人,想的要比别人多,看的也比别人多,不认真看着这世间,又如何呈现人间。”


金杨不语,不好评价韩聪与隋文静的事,他深知这些都是两个人的私事,除去明星身份,也不过是普通人的感情而已,那些胡写的记者看不懂还要在乎关心,却也没什么好过分议论。


他抬头看着面前还在调整姿势摆着造型拍宣传照的金博洋,想到刚刚韩聪跟他说的那些话,转念不由得笑自己还不知。


真是……原来在偷偷瞒着我努力,都已经想好自己的路了。


金杨有好几天没陪着金博洋,一直在自己的工作范围里转,回过头来恍惚间,竟觉得他的艺人又长大了不少,在悄悄推着前行的时光里,在平淡无声的岁月中。


摄影棚的摄影师在不断地按下快门,找着最好的角度为艺人贴身打造完美形象,反光板围着正中的演员,地上大理石折射着灯光,快门声像合着闪光明灯一同晃眼,身后是白布背景,直视凝望许久后倒觉得白的刺眼。


若凝视这入眼之白,闭眼即是繁复的斑斓。


“最开始闪光灯会刺疼我们的眼睛,我们不可能轻易就眨眼,要想得到一张好的照片,就得忍着。”韩聪淡淡道,“但后来我们拍的多了,就学会了避开光,能大方直视镜头,再也不会怕疼。”


金杨一直在盯着金博洋,没怎么搭话,韩聪话语刚落,他就看见金博洋恰好抬眸看着眼前镜头摆好了一个造型,眼神配着剧中角色,一时凌厉坚毅,无有所挡。


“天天什么都明白,他选择了直视。”


金杨心绪复杂,直到金博洋结束拍摄之后,他心里叹气,向看过来的金博洋点头会意。


你要走一条星光璀璨的大道,那我绝对能奉陪到底。



不远处的羽生结弦多少听见了韩聪与金杨的对话,他环臂沉思良久,凝视着那边拍摄结束休息的金博洋,青年身后的闪光继续,汇成道道碎影似的,他蓦然觉得对方像从光里回到人间,还带着些许星辰碎屑,走的沉稳又坚定,像生起无限的勇气与信心,坦然,不惧。


羽生结弦在金博洋的身后看他,他除给予了一个背影,还留了一束勇气的花,既开的果敢,又绽的漂亮。


靠近太阳是会感觉到温热的。


他豁然,像终于舍得放开什么,带着有些发愣苦思的本田真凛准备离开回工作室处理事务,助理回神来问他接下来怎么做,羽生结弦回头轻声一笑。


“照旧。我光明磊落,何曾怕过。”




影帝空降剧组,轰动一时,实际上只待了一天,临近发布会,韩聪也不想凑什么热闹,跟金博洋说好先对对台词剧本,等宣传期过了再过来教导交流,虽然明面上是说不怕记者媒体乱来,也不怕蹭热度,但私心而言,韩聪还是不想金博洋受到过多影响,希望他能一心一意投入进拍戏,心无旁骛,其他的乱七之言八糟之事都无需去管。


金杨忧心忡忡地点开微博界面,颤抖着指尖不敢点下去,生怕看见一些匪夷所思的报道与言论,他还没怎么直面过那些炒作标题党的诬陷言语与诽谤,放在以前,他几乎没这种烦恼,金博洋粉少也不出名,完全不用太过担心,但韩聪闹了这么一出,结果如何金杨还真不敢想。一旁的韩聪倒是不在意,刷微博刷的飞起,先看过隋文静的微博,心里数着隋文静没更新已经有七天,看着好一会,有些郁郁寡欢,他失落地退出关闭界面,开始看别的事。


“我说让他们随便写,就真的这么随便写了吗?”韩聪佯装不满地指责道,“‘影帝韩聪空降《化龙》剧组,佩戴的高定新品墨镜价值百万’?拜托,这种新闻连标题党都算不上!差劲!”


“……”金杨并不想说话。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临近发布会,但最近媒体的关注点都在那几个流量鲜肉上,之前他们不是还闹过耍大牌的新闻吗?他们肯定要借机澄清洗白做文章,记者也会去抢头条,没空理会其他人。”韩聪慢悠悠地开口,“我跟天天都商量过了,就算我来剧组,现在也不会有太大新闻,放心吧。”


“……噢。”莫名感觉自己受骗的金杨闻声勉强扯笑,低头刷几遍话题也确实没见起什么大风大浪,做过深呼吸后才放下心来。


是我跟不上时代发展了……金杨忽的感慨,真该好好地分析研究一下现在的圈内媒体到底在想什么,今天报道那个明星明天又不待见哪个演员,自己整天就知道在公司混,他家艺人都走了好几步了,他也不能落后。


“天天今天试妆是吧?”韩聪从椅子上起身问金杨。


“是啊,就在那边的化妆室里,戈米沙不就在那里么——”


“我真是谢谢导演……没让我按照剧本里的黑龙设定给你化妆……不然我今天就辞职!”


戈米沙愤愤地说过话,低下身来再次端详闭着眼一脸乖巧任他看的金博洋,仔细检查着哪处的妆容不对,哪处的粉底打的不够,整体有没有达到美术总监要求配合剧情基调的效果,他看了许久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起身用手肘示意照旧来探班的羽生结弦过来帮他看看。


本田真凛今天没来,小姑娘跟许久不见亲自来找她玩的自家姐妹约会去了,一个人过来片场闲来无事的羽生结弦跟着戈米沙到处转悠,转到给金博洋上妆的时间就不动了。


他认真地看着今天试妆的金博洋。


眼前的青年皮肤本来就白,粉底均匀衬着一身利落黑衣,剑眉轻扬嘴角微起,闭眼从容,胸有成竹,眼睫如蝶欲飞,眼角处一道淡淡的金影,配着他剧中化龙的造型,一瞬即有意气风发之势,恰是鲜衣怒马,神采飞扬。


传有画师运笔化龙,生花点睛,得一契机跃纸而上,一朝仰天长啸,卧龙腾云,扶摇直上,万里扬名。


百世皆传,云天化龙之时,世间风云再起。正是《化龙》由来。


“怎么样?不错吧?”戈米沙向来对自己的技术充满自信,问过羽生结弦后再度端详许久,随即上前整理过金博洋身上的戏服,不容一丝瑕疵。


“挺好的,怎样都好。”羽生结弦笑眯眯地回答。


“我希望这不是你的粉丝滤镜。”戈米沙默默道,他知道身为设计师的羽生结弦甚至比他更加讲究美学与造型,有时还会职业病发作跟他吐槽某些设计师糟糕的想法与创作,戈米沙已经见怪不怪了。


金博洋听着他们的对话没说话,心里却是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挑战这种玄幻题材正剧风格的剧本,也是第一次接受这种造型与妆容,尽管自认自己的外貌还算过得去,但还是担心不符合导演与剧本设定的要求,担心自己不能让大家满意,他闭着眼做过几次深呼吸调整心态,告诉自己不慌,没事,安慰自己颜值不够演技来凑也是可以的。


“行吧,那我再看看眼角那边的细节……”说完这句话的戈米沙刚行了一步就被叫过去紧急处理另一个等着开拍的演员的妆容问题,他忙应下,转头跟羽生结弦商量。


“你帮我看看天天眼影上的怎么样,你懂得,我信你。”戈米沙丢下一句话,向羽生结弦学着抛去一个媚眼,最后自己把自己逗乐,边笑边跑开。


“等会再睁眼。”羽生结弦无奈答应戈米沙,跟好奇想要睁眼的金博洋说着。他曾经接过Mr.BO的委托替影片女郎设计耳环,要求妆容必须配合他的设计才能相得益彰,故而明白一些化妆的效果,所以也能帮着戈米沙看细节。


金博洋听罢没敢乱动,也紧闭着眼,暂时无事可做的他开始在默默背诵着台词,语气温和,缓慢吐词,揣摩着词本的人物情绪,在念到一段台词时倏地感到有人在靠近他,气息浮在他面前,呼吸轻柔又平稳,不炙热,却真实存在。


“……倘若我在你面前从未显过原形呢?”


他刚刚背过这段台词。羽生结弦就靠近过来,恰好听清。


面前的人认真看过他眉眼,好像还用眉笔再细细勾勒过他修整的眉,温柔细致,他却感到微痒,心下微动。


“在我眼里,你已是最真。”


羽生结弦轻吹过金博洋脸上的细碎闪影,满意后退欣赏着最后的妆容,他无心地想出这句话作为回应,看见金博洋忽而睁眼。


四目相对,金博洋缓过神来,盯着羽生结弦良久,看清对面那人的容颜后他淡淡一笑。


化龙百态,经世越海,长生而过,千百年来独自一人,早已经忘了是否在那个画出他眉眼的画师面前显出过原形,也已经忘了那个人的容貌,活的太久,回忆也模糊逐渐消散。


但纵然在这世间活过千人一面,最初的模样仍只存在于那个人的笔下,原形如此,容颜如此,初心如此。


只有他见过。


只有他。


“怎么突然这么回话?”金博洋小心翼翼地问着羽生结弦。


“我也……不知道,听完你说心里突然就想到这句话了。”羽生结弦也摸不清自己那时的想法,有些话忽然就跃上心头脱口而出,控制不住,他跟金博洋对视几秒后,忽的对笑。


与你对视而笑,好像看一眼说一句话就会懂,毫无理由。


——TBC——


·弥补一下本来让柚哥客串的戏份…天天应该不会让他上场的柚哥也不愿意上镜头,所以,自己弥补一下…hhhh
·画师:说白了就是你是我最初的草稿,画成什么样子只有我自己知道hhhh
·TUT本来是有剧本《化龙》番外的,画师柚x龙天什么的…大概也能猜到啥剧情吧hhhh哎,不知道写不写OTZ


·晚上还会有更新哒~努力努力!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48)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