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11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隋文静:这么多年来的确是有合作很默契的男演员,不过我们路还长,我会更好的,他也一定会。


·太暗的地方需要光,光在哪里,方向就在哪里,如果没有,那就自己成一道光,站在原地,不要轻易妥协。
这是你曾对我说过的话,别忘了,别弄丢了自己,别抛弃了一切。
——《逐光之时》


11.


开了近半天的发布会,傍晚将至。在露天场上抬头入眼晚霞漫漫,渲染如画。送走助理姑娘告别甜甜圈们,羽生结弦重回到片场找金博洋。


他抬眼望去就看到了在折叠椅上握着手机侧着脸安静睡着的青年,身上的白衬衫被躺着的姿势扯的有些皱,偏细的手腕贴在脸颊边,柔软乖巧地像一只小绵羊。羽生结弦忍不住笑,放轻脚步声上前先把片场备着的毯子给金博洋小心盖上,随后坐到旁边,凑近去观察睡着的金博洋。


最近一定很累吧。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微蹙着的眉想着,靠近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睡着的人的绵长呼吸,他盯着金博洋弧度向下的嘴角,有些难过。


像是感知到有人靠近,金博洋不安分地动了会,羽生结弦忙把对方要掀开的毯子再覆上,深知半迷糊时人特别没有安全感,他并不想因为自己而吵醒金博洋,不料这一动作竟让快惊醒的金博洋被抚平心绪似的重新听话的睡了回去。


羽生结弦高频率地眨眨眼,惊讶于金博洋的反应,又情不自禁地想更近一点,但他没敢动,只是在旁边默然地看着软乎乎睡着像白团子的金博洋,唇角上扬,好想捏过他鼻梁逗一逗他,像逗着那些父母们怀抱里的天使,心有所向,心往而深。


有很可爱的天使在沉睡着,羽生结弦想,而我有幸见到。


半梦半醒时不安与惶恐会浮上心头,在恍惚之间将清醒燃烧殆尽,像在空中飘着,落不下地,又飞不起来,没有一点支撑。


醒过来后最好有人在身边,最好可以看清楚一个人的眉眼。


所幸的是,金博洋梦醒过来,看到的是羽生结弦,真切的、在现实中的、冲他笑着的羽生结弦。没有惶惶不安,没有无疾而终。


而他还对自己说——


“那都没去,现在在你身边。”


心如泡过蜂蜜一样,甜到酥软,金博洋睁着眼睛笑出小虎牙。


以前没有过的感觉,没体会过的样子。他无意凑近羽生结弦想再次确认那种感觉,有点像小动物,在本能地嗅着什么,后者被他倏地拉进的距离吓得愣住。


这是什么感觉?演过这么多角色,哪个可以替我解答一下?金博洋烦恼地苦思。


“博洋不回家吗?”羽生结弦定心过后提醒在思考的金博洋,示意他并指着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色。


“啊?哦……对,江哥说要来接我的。”金博洋恍然缓神,低头找过手机动动指尖点亮屏幕,还没看清金杨早就发来的短信,下一刻金杨的电话就打过来。


“天天你还在片场?出来,该回家了。”


“好好好我就来了。”金博洋应下后赶紧起身,在习惯性戴上口罩之前向羽生结弦致歉,“我得走啦,你……我……你明天还会来吗?”


他迟疑地开口,一时间想说的话太多,人称“你我”半天都拼不成想表达的完整句子,心里着急只能匆匆问过,期待着羽生结弦的回应。


尽管羽生结弦总是像粉丝一样出现在他面前,但金博洋一直像跟其他粉丝相处一样把他当普通朋友对待,此时也不知为何,竟有些期望他能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什么呢?金博洋问自己,可在他眼里,羽生结弦确实是不一样的啊。


“我……我最近感冒了,要去看病。”羽生结弦说话时的浓重鼻音让金博洋立即明白过来,他接着说:“病好以后要忙着新的工作。”


“可能……要隔一段时间再见了。”


金博洋听出羽生结弦的话语里有毫不掩饰的失落,了然的点点头,想起什么似的,握着手机摆摆手出声道:“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回复的。”


“什么都可以吗?”羽生结弦笑着问。


“当然可以!”


“什么都会回复?”


“只要我有空。”


他总是在向我承诺力所能及的事情,总是这么轻易。羽生结弦心陷落一角,感觉自己要沦陷的越来越深了。


这会让人上瘾的。博洋。就好像当我明明只想要一颗星星,明明只想要一片叶子,你就会给我整条银河,你就会给我整个森林。


求得无厌人之常情,你要拉我进贪恋里吗?


“要你许诺这么多事,我会很愧疚的。”羽生结弦恳切地说着,“作为交换,你也可以向我许一件事,只要我能做到。”


“什么都可以?”金博洋重复他刚刚的疑问。


“当然。”


“那我许愿。”金博洋想了想,忽的想起这些天偶尔跟本田真凛了解过的事,思量许久后,开口道。


“我想要羽生结弦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早睡早起。”金博洋笑开,“能做到吗?”


羽生结弦怔怔地看着金博洋。联想到本田真凛经常担忧他每天因工作而感到烦扰,经常担忧他赶稿通宵彻旦身体吃不消,顿时明白过来金博洋的用意。


“……就这么简单?”羽生结弦犹疑地问着。


“唔……如果有空,还可以跟我汇报早安晚安?”金博洋若有所思,“我的甜甜圈们经常在微博上这么做,坚持下来,一切变得越来越好了。”


所以你也会呀。所以我希望。


“好。”羽生结弦答应下来,默默地在心里记着。


他许诺的事,要努力做到。



后来的羽生结弦跟金博洋已有三四个月没见过面了,谁也没想过会隔着这么长一段时间,彼此都在同片天空下的另一个地方共同工作着。金博洋每天勤勤恳恳地每天泡在片场里,赶着进度完成自己的戏份,如果所有的拍摄都顺利的话,他很有可能在之后的一两个月就可以正式杀青结束这场新的征程,毕竟片场剧组没有人比他更加勤奋认真,NG次数少,连后期剪辑的姑娘们都遗憾没什么独家NG花絮留下来,金博洋该工作时工作休息时休息,一点也不含糊,日常研究台词全身心地入戏,微博没空刷也极少更新。


随着拍摄进程不断地推进,官方微博时常会更新片场记录日志,渐渐地金博洋发现自己的粉丝数在缓慢增长,先前的定妆宣传照和偶尔更新的剧照替他圈了许多新粉丝,话题里有平心而论的评论也有对其他的质疑,更多的是期许与赞叹,金博洋看着甜甜圈们的祝福与祈愿,万分感激,动容不已。


而进入了几段忙碌的拍摄月,之前的发布会闹过的话题新闻早就沉入海底无人问询,跟女三的对手戏拍过以后对方也没多说什么,导演也曾跟他们演员开过会要求尽量少一些负面新闻,好好的拍完这部剧,要想制作精良收视爆红,就要沉稳处事,如此工作的日子平静平淡悄声无息,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


其实那样的生活或多或少都有些枯燥乏味,长时间高强度的拍戏也让人疲惫累倦,第一次接触这种题材还亲自上场下水武打的金博洋有一段时间还吃不消差点病了,被吓到的金杨第二天就要给金博洋安排助理,以免再有这种万一出事而无人在他身边的情况发生。


金博洋跟着金杨到公司去选助理时,一眼就看中了金镇瑞小哥,小哥极合金博洋的眼缘,一拍即合,立马就签下合同以明自己对老板的忠贞不二。


“我的天呐!是会动的天总!”


这是金小哥见到金博洋的第一句话,在跟前台接待员聊天的金博洋没听到,旁边的金杨倒是听的清清楚楚。


……这,该不会,又是,一位男神粉吧……金杨忐忑地看着冲上去一把抱住金博洋恨不得熊抱上去的金镇瑞,开始考虑要不要清一波金博洋身边的隐藏“僵尸”粉,平时不见什么人说话表态,怎么羽生结弦一出现在金博洋的生活里,无形当中就炸出了许多粉丝?


金杨想了阵。看来是时候要去会一会那位行走的博洋安利支援横幅,站在第一前线的头号男神粉了。


“你好!我叫金镇瑞,大家都叫我金锁,天总也可以叫我锁儿,小锁,锁仔,锁哥,怎么开心怎么叫,都行!”金镇瑞绕着金博洋转,鞠躬道,“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助理了!请多指教!”


“你好你好……”金镇瑞的热情攻势太猛,金博洋懵然地点头会意,在听见金镇瑞说他其实是新入坑的甜甜圈时哭笑不得。


怎么回事?难道这几个月真的是所谓的圈粉月?一个两个的……最近总是有粉丝掉坑。金博洋觉得现状有些超乎意料了。


金镇瑞在面前激动到语无伦次,兴奋到蹦哒转圈,金博洋无奈地让他清醒一点冷静下来,而后他听见了耳熟的声音。


他转过头去,看见了被前呼后拥着的、他曾经合作过的对象,宇野昌磨,他甚至听到在公司外面欢呼呐喊热烈接送的粉丝们的声音。


公司花重金招揽而来的当红小生,在国外的人气高居不下,调整过规划后来国内发展开拓新的戏路,如今看来,宇野昌磨的前景一片大好,新的市场与粉丝都十分愿意接纳这位似乎潜力无限的明星。


金博洋想起前几个月金杨跟他说过的,有关那部他跟宇野昌磨合作过的电影的事情。


他们合作的《逐光之时》是国内外著名导演和编剧共同合作推出的刑侦推理类型的电影,制作班底也曾出过许多优秀影片,拥有着庞大的市场,票房预期也高,但因为金博洋跟宇野昌磨双男主的设定而生出许多事端,被无良记者写过负面通稿刻意营销。


宇野昌磨的粉丝纷纷表示不满,为什么明明是双男主,宣传时却把重点放在金博洋身上,二版的正式预告片花里也剪辑了很多宇野昌磨的戏份,海报里两个人占的篇幅也不均衡,粉丝们抓住这些不放,闹过好一阵,非要讨个公平,导演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不得已先把这部戏压着不播,不曾想又出现了后期剪辑宣传排片档期等问题,上映期跟不上,一压就压了整整一年。


电影的拍摄周期比电视剧短,金博洋拍完《逐光之时》后陷入了短暂疲惫期,作为演员他也没法再管后续,其他事都由制片方那边处理,给自己放过一次短假修整充电后金博洋就去主动参加了《化龙》的试镜,从试镜到剧组全部确定人员,一来一往也等了很久,那段时间粉丝们一边等着《逐光之时》一边等着《化龙》的正式通知,都在等着一个命运的降临选择,等着一个新的契机。


如今金博洋已经拍上了《化龙》,未曾想《逐光之时》终于排到了上映期,金博洋拜托过金杨联系那边的制片方询问这一次会不会跳票,他不想让苦等着的粉丝们失望。


“不会。《逐光》已经确认今年上映,档期还挺近的。”金杨跟金博洋分析,“天天,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那个不确切消息吗?”


“你说的是公司近期想给Chase组合拍一部戏,借势打响国内发展的名声这件事?”


“是的,没错。”金杨点开手机界面给金博洋看,“公司会从旗下的艺人中选人来拍戏,同时也想借机捧红歌手与演员,而近期只有你和宇野昌磨的这部电影要上映。”


“你的意思是,趁着《逐光》上映,凭借这个积累我的名声与人气,让公司上层看见我的演技,从而提高中奖率?”多年的默契让金博洋立即通晓金杨的意思。


“就是这样!电影的质量、票房与成果更容易被他们关注。”金杨认同一笑,“所以,把握住这次的机会,参加《逐光》发布会时认真表现,提高路人好感度,积累你的路人缘。”


“公司还会根据这些来选择演员,一旦被选中合作,以后的路也好走,再也不用担心拿不到好资源。”


“最重要的是。”金杨停顿了一下,又冲金博洋笑,“这次的电影《纵歌》拍的就是以Chase组合为原型的故事,因此陈巍和周知方曾表态绝不允许有任何黑幕,必须要凭绝对的演技说话。”


金博洋回想至此,跟向他走来主动问好的宇野昌磨伸出手去,礼貌地打过招呼。


“好久不见,博洋。”宇野昌磨摘下墨镜,直视金博洋的眼睛诚恳道。


“好久不见。”金博洋回他。


“据说你现在的演技已经更上一层楼了。”宇野昌磨平时也忙着拍戏,偶然会刷出有关曾经的合作伙伴的消息,他不太会说话,在媒体面前也常显得木讷,这句话已经在心里修改过很久,勉强且磕磕绊绊地表达了自己对金博洋的想法,也不清楚到底说的对不对,他有些慌张。


“你也是。”金博洋不说客套话,默认了自己的成长,也不提及,由衷地说出了他自己的想法。


那时的金杨最后说了什么?金博洋又禁不住回想。


金杨说:“去发光发热吧,金博洋。凭演技说话,你可从来不认输,我信你。”


金博洋收回手,低头浅笑。


他从来不认输。


——TBC——


·不知不觉已经十年过去了…哎,记住一切,展望未来
·终于…把其他人拉出来溜达一会了…
·柚哥要努力养家糊口了(。)养大明星要花很多钱的噢hhhh
·《纵歌》配《夜谭》XD


·感觉我这条佛鱼只能埋头更新理不了太多人间事了…(。)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29)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