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柚天】追一颗星星 15

离鱼:

·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粉丝柚与演员天的成长故事?
·清奇且重度OOC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请勿上升啦啦啦


·金镇瑞:天知道我多希望我的助理工作能顺利进行下去,得知什么秘密憋着不能说真的太难受了。


·所有的故事都有终章
所有的灿烂都会消亡
在我记忆里的那些人啊
最终都会天各一方
往前走吧 去奔跑吧
你会等我 你在等我
——《不归途》


15.


按时上班,爱岗敬业,正以此为人生信条的助理姑娘本田真凛早早就到了工作室,意料之中地推开已经解过锁的门,她低着头双手握着手机,指尖动的飞快,边敲打着字回复什么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随后点开微博界面找到金博洋的话题,签到,滑下浏览过几分钟才放下包开始工作。


低头族追星女孩的日常,本田真凛完成甜甜圈每日任务后将办公桌桌面整理了一遍,她转头看向羽生结弦的办公室,门没锁,开了道缝,本田真凛曾问过羽生结弦为什么总是留一道门缝。


“不留会很闷。”那时羽生结弦头也不抬地改着草图答道。


好吧。好歹也相处了几年,本田真凛对羽生结弦这种回答已经见怪不怪。习惯性准备给羽生结弦泡一杯咖啡,本田真凛看了眼桌上的粉色小闹钟,算着时间。


每天到的比本田真凛早,下班也准时,羽生结弦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上打开的微博界面,听到敲门闻声抬头,看见进来的本田真凛向她露出一个微笑。


“早上好,真凛。”


“早上好,老师。”本田真凛递上今日份的咖啡与文件,“这几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点头接过文件,羽生结弦示意本田真凛可以开始自由工作,将目光重新移到电脑屏幕上,在瞄到《逐光之时》的官方宣传时迟疑地出声。


“《逐光》在这周六正式上映?”


“是啊,我跟我朋友都买好票了呢。”本田真凛走到门口听到羽生结弦的疑问答道。


“好。”羽生结弦听罢只是淡淡笑道,“要玩的开心。”


本田真凛愣住,诧异于羽生结弦的平淡反应,感到费解。以往只要是有关金博洋的新闻或者微博,大至剧组媒体杂志各方采访,小至签到偶遇小道消息,羽生结弦都会特别关注。如今金博洋近期的电影终于上映,羽生结弦竟然没什么太大表示,这让本田真凛不由得想起上次的点赞事件,似乎自从那次以后,羽生结弦在关注金博洋消息时便格外谨慎。


那天还在偷偷选着花的本田真凛收到羽生结弦的电话,万般无奈地发完定位给对方且细心教会他如何成为一位微博高级玩家,并告诉他别担心,关注工作室的人大多数都是业内人士和顾客,多半不会在意娱乐圈的那些事,本田真凛庆幸羽生结弦只点了一个赞而非手滑转发,否则怎么处理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毕竟事关新设计的合作对象,保护好顾客信息、做好保密工作是第一要则。


“老师,不用太担心……”本田真凛想这么安慰愧疚的羽生结弦,却被后者打断反驳。


羽生结弦摇头,“不能出什么意外,这不仅关乎我,也关乎他。出问题我可以负责,但这不是他的错。”


娱乐圈表面光鲜亮丽浮华如虹,阴影背后却藏着混杂真假万丈深渊,你很难得知谁是真心谁是虚伪,有的人可以坦坦荡荡走完这条路途,问心无愧,而有的人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错的方向,勉力挣扎。


终归是人的一瞬之举,一念之差,无心之话即可掀起滔天巨浪。


羽生结弦这几天一直在看着微博话题,观察着有没有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万幸的是,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只有一位甜甜圈发表了一条擦边的动态,很快就被新的一轮话题给刷下去了。


那条动态这么写到——


“我还以为我微博出问题了,关注的设计师居然给天天剧组点赞?这两位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关系原来有交集?真得感慨世界真小……”


羽生结弦忍住要点赞的冲动,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登录的账号。


他想起本田真凛偶尔会跟自家小姐妹打着电话吐槽一些明星演员的趣事,他本来不想听,但没想到女孩吐槽劲一上来就停不下,语速快逻辑强把一件事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让羽生结弦听不懂都难。


“我跟你说,真的特别神奇!我以为车俊焕跟周知方本来不熟,谁知道私底下两个人还一起打过游戏,要不是有知情人士爆料,完全想不到他们还有这么多交集!”


助理姑娘滔滔不绝,谈起这个就开始扩展别的话题。


“原来很多明星的圈子都很小,表面不熟的其实藏的可深了,偶尔想想会觉得真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也许我们穿越过人海彼此早有交集,只是还不知晓擦肩而过,只是匆匆忙忙各奔东西,如果有一天意外发现原来我曾见过你,那便是命中注定,我们终该相逢。


羽生结弦看着手机短信界面上的对话框,从备注名往下走看向最近发出去的自己的早安,撑着下巴恍有所思。


认识博洋有多久了?他问自己并且默数。除去没有见面的两个月,真正算起来已经有五个月,五个月,150天,3600小时,大概216000分钟,12960000秒,用心接触一个人了解一个人观察一个人五个月足够,去见金博洋第一面之前还特地做过功课,把百科上他所有的简介与介绍都看过一遍,也特地找过他的作品研究了许久,为自己负责,为金博洋负责,羽生结弦深思熟虑万番谨慎过后才做出定下他的那个决定。


并非一见钟情,而是恰好找到契合的齿轮,恰好寻到缺失的拼图,重逢后归位,正是注定。


但我们真的没有见过面吗?羽生结弦想。明星演员身边千万陌生人来来往往,记不住名字也记不得脸,见过或没见过,如今都无处可验证探寻。


关键是我们遇见了,我们知道并交换彼此的姓名,我们不断向对方靠近,我们能看清看向对方的眼神,比起从浩瀚宇宙无际星河里找一颗孤星,比起从波澜不惊无边沧海里寻一颗水滴,比起从滚滚红尘无垠沙漠里见一粒红尘,我们无疑是幸运的。


或许我早已经忘了在何处见过你,在何时遇到你,但你的眼神我还是认得出来。


只是那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事都快随风而逝,如果记得,纷扰的记忆里还留过身影,那就永远藏在心里,不改一分模样。


羽生结弦想到这时收到了来自金博洋的邀请。


[嗨,羽生,早安。请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看场电影?嗯,就是那部《逐光》,你愿意吗?]


他还没回复,还在犹豫。


真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别人认不出来的没有名气的演员了吗?


《逐光之时》继点映之后好评如潮,难闻现象级一片的夸赞佳作的声音,羽生结弦等到本田真凛退出办公室,再次浏览起相关话题与讨论,发现讨论阅读量和参与人数多到出乎自己的意料。


以原来的粉丝基础,《逐光》在确认定档不跳票之时就已经博得许多关注与期望,加上官方趁势宣传、业内好友相互支持转发、双男主的新奇人设与质量过硬经得起推敲的剧情吸引如今的大众市场,几乎以一炮而红的姿态迅速且长期稳定占领着微博热搜的前几名,在其中饰演年轻探长时季的金博洋,与新人刑警水川一的宇野昌磨的名气随着点映过后的评分星级增加而不断上升,一时间增粉速度超乎想象,话题也浮在热搜榜十几名左右,对金博洋而言,与其说是以一片爆红,不如说是恰好到时机成熟、锋芒毕露之日。


既然是主要演员,自然免不了一番比较,虽说宇野昌磨的粉丝数绝对比金博洋的粉丝数要多,金博洋各方面的公关与宣传也没有宇野昌磨的团队做的到位完美,通过同框表现进行演技对比与赏析,许多观众都认为金博洋的表演更胜一筹,但想要引发关注就要有争论与流量,粗略看过不少剧情与角色讨论,羽生结弦往桌面不由自主地点着指尖思考。


“这部电影,天呐,出乎预料地好看!本来冲着宇野昌磨去看的,谁知道被另一个小哥哥圈粉了!时探长真的太帅了!”


“听闻这部电影打磨了这么久,剧本剧情确实安排的不错。没想到这个不怎么火的演员金博洋演的很到位,比起表现略用力的宇野昌磨,我还是觉得金博洋潜力无限。”


“谁说的金博洋演的比宇野昌磨好!你们难道没看出来他这部戏全程面瘫吗?根本没有演出感觉,那些水军麻烦摸着自己良心不要收了钱就踩一捧一好吗?”


“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谁比谁演技更好,我之前都压根不认识某演员,怎么就一下子当上男主角了?怕不是有黑幕,啧啧,娱乐圈,水真深。”


“这部电影还真的没你们说的这么好看,我都睡着了,看颜不就好了,演技算什么,你们敢说不是冲着小哥哥们的颜值来看的?”


“颜值?某个演员哪里帅了……演的也没你们夸的那么好吧,要不是为了看剧情,我都觉得浪费了钱。”
“有目共睹,心照不宣,那些水军买通告营销塑造人设不是很常见吗?你看的出来就看,看不出来就别看,我确实不是演员,但我们观众有眼睛啊,我们不瞎,我就逼逼,我就不上!”


评论乱七八糟,多数都在争论争吵,羽生结弦心知这里面就有团队公关暗箱炒作,趁机制造话题扩大声势,逐渐达到另外一种宣传效果。他叹气,皱眉不去看那些说的更过分的话,往下滚动界面,在看到一个眼熟的甜甜圈姑娘微博账号发表的动态时停住不动。


那位甜甜圈姑娘写道:“我不是来撕逼吵架的,我也不踩一捧一,我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我们金博洋真的在特别认真的演这部戏,请那些黑子与记者不要胡编乱造说他跟宇野关系不好,也不要乱说他是靠关系靠家世背景才拿到的男主角,就算这么说的人只有一两个,但不了解他就请放尊重一点,名气小不是你们随意造谣的理由。”


这条微博点赞数很多,转发在下面评论附和同意的人也很多,有一些账号还是羽生结弦眼熟的一些甜甜圈,但绝大多数是金博洋新的粉丝以及路人粉,不再是寥寥无几,不再是无人在意,那些在人生中陪着他守护他的人们坚守着净土为他撑起一方,也有替他建成万里城墙的一天。


金博洋这个名字,正在被更多人所熟知,正吸引着更多人的目光与欣赏,逐渐璀璨发光。


终于要踏出一步,一大步,往红毯灯光走去,往最高之地走去,万千浮木与星辰为他升起,有那些记忆里的人们长期矢志的陪伴,是中途短暂的相逢,恍惚间若是回首,千帆缓过,才惊觉自己原来成长到如此。


羽生结弦送开敲打桌面合拢的指尖,缓过神来温柔一笑。


真是说到做到啊。无论哪个时候的你,都是努力在为自己奋斗,从不松懈一刻半步。


这就是我选择你的理由。


这就是我不想放手的理由。


他没有迟疑,点开手机回复。


[荣幸之至。]


与你一同,我的荣幸。



后来的两个人谁都没想到周六看完电影出场时居然遇到了埋伏的狗仔,被发现后就要被追着跑,站在路口的金博洋下意识地就想护着羽生结弦,羽生结弦也下意识想护着金博洋,两个人握着彼此的手腕往反方向一拉,又齐齐拽回来。


“怎么往那边跑,赶紧护着你走啊!”金博洋急得拉着羽生结弦就要往他方向跑,“你不是不想上镜头的吗?”


羽生结弦将金博洋拉回到身侧,有些哭笑不得,到底谁要护着谁啊,小声道:“不是,这,你现在可不是什么默默无闻的小演员了。”


未来的金大明星,有点自觉好吗?


“跟我走。”羽生结弦将自己头上戴的鸭舌帽随手往金博洋头上一安,示意他戴好别露脸,重新握住金博洋的手腕看了眼认出在他身后跟上来的那一小批狗仔队,向看着他的金博洋扬唇一笑。


“接下来要开始一场‘逃亡’,你准备好了吗?”


——TBC——


·下一章会讲天天在想啥hhhh吧…反正写到了最想写的前段之一逃跑hhhhh开心,以后会修文整理文档,突兀的话会改的~
·就是天天没自觉吧…以为自己还是没什么记者挂念hhhh大傻子x


·今天累死了qwq 还好能日更,呼~


·来评论吧~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112)

  1. 俄罗斯流氓兔离鱼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