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流氓兔

羽生家的小猪天天(一发完)

小飞侠:

跟这位 @❀ 小盆友聊天产生的脑洞
快来看你想看的梗啦😂
勿升真人勿升真人勿升真人
牛哥你要好好喂养小猪天天哦!
天天~你不是胖只是肉嘟嘟的!
最后,天总请相信我!我是爱你的!Ծ‸Ծ








花滑圈的大佬们今天围观了一次羽生结弦的自杀式秀恩爱。


起因是羽生结弦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金博洋抱着薯片歪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照片,并配文:哈哈哈哈哈哈我家的小胖猪天天,吃着东西就睡着了哈哈哈哈哈实在是太可爱了!!!😘😘😘


老费:这令人担忧的……求生欲。


梅娃的玫瑰金刀:哇,天总你这脸蛋可以的,肉嘟嘟的压在沙发上都变形了。


车车:羽生哥是在秀恩爱吗?


豆豆在长高:楼上这位小弟弟你真聪明


天天真甜:@梅娃的玫瑰金刀 你才肉嘟嘟的!


天天真甜:@甜天的牛哥 肥怎么了?吃你家米了!?


隋女王:…………难道不是?


天天真甜:…………艹,还真是(‵□′)


金杨=江:哈哈哈哈哈哈哈金天天你要笑死我


豆豆在长高:咦?今天的狗粮貌似变味了?


甜天的牛哥:@天天真甜 好好好,不是小胖猪,是小胖天


天天真甜:@甜天的牛哥 胖点怎么了,我还能飞!


甜天的牛哥:好的好的,抱抱飞天小猪【抱抱】


天天真甜:别抱了吧,你不仅手链串串硌着我你骨头也硌【手动再见】


天天真甜:以后我们别同框了,胖子跟仙男风格不太搭【再见】


天天真甜:所以总结下来就是,我们不适合,分手吧【微笑】【再见】


老费:哇噢~真想吹声口哨~天总分手三连发,干得漂亮~


甜天的牛哥:师兄【微笑】我已经把你从明年冰演名单中去掉了


老费:溜了溜了


天天真甜:…………你果然不爱我了,竟然不是先哄我


车车:天天嫂子委屈了??


甜天的牛哥:天天不委屈~牛哥抱抱~


天天真甜:滚,谁特么委屈了,我胖我骄傲!再见!


甜天的牛哥:天天你要去哪里?!


天天真甜:天总我准备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豆豆在长高:今天的狗粮翻了,大家散了吧。







因为羽生结弦玩脱了,所以金天天小朋友离家出走了,又所以羽生大佬被迫开始玩一个名叫天天在哪里的游戏。


羽生结弦苦着脸发微信。


牛:天天你在哪里?QAQ


天:在猪圈吧


牛:天天为什么去猪圈?哪里的猪圈??在猪圈干什么???


天:吃喝拉撒睡,某人说我是小肥猪啊,可不就得住在猪圈么【微笑】


牛:天天我错了


天:你没错,错的是我,吃你家吃太多了。


牛:天天~QAQ


天:羽生结弦我跟你港,这次撒娇没有用!哭也没有!


牛:好的,明白!那我不撒娇不哭!


天:【微笑】【微笑】【微笑】


牛:所以天天什么时候回来?


天:新闻联播大结局那天吧。


牛:???纳尼???


天:有人来喂猪了,不跟你聊了,再见!






隋文静看着捧着海碗大口吃面的人,极力控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我说你,真把我这儿当猪圈了?”


金博洋从碗里抬起头来瞥了她一眼,闷声闷气地说,“我交伙食费。”


“这不是交不交伙食费的问题。”韩聪拿着一碗水果沙拉走过来放到隋文静面前,“小隋昨天开始减肥,我们家吃素,没肉怕你吃不惯。”


“………………”金博洋放下那只剩两口汤的碗,“刚才我面里的火腿是……?”


“我们家最后的一块肉。”


“…………告辞。”


“欸别急。”隋文静喊住刚要起身的人,“我记得冰箱里还有两根鸡翅,要不你帮我吃完再走?”


“帮你?”


“吃完了我也就不惦记了。”


“哦,好的,作为老铁为你扫清减肥道路上的障碍,理当义不容辞。”


“有劳少侠了。”


“哪里哪里。”


韩聪无奈摇头笑笑,认命地起身去给这只社会猪做鸡翅去。





当金博洋啃完鸡翅再次告辞,姿态潇洒地拉开韩聪隋文静家大门时,一眼就看到了守在门外的羽生结弦。


苍天啊,天总我一世英名就被两根鸡翅给毁了!


金博洋回头瞪了眼翘着二郎腿看好戏的隋文静,韩聪伸着脖子对羽生结弦说,“你来得还挺快。”


羽生结弦笑笑,朝韩聪和隋文静摆摆手示意,“麻烦你们了。”


金博洋本想越过羽生结弦去搭电梯,走到这人身边时被一把拉住了。


“天天我来接你回家哦。”


“不回,我的梦想是浪迹天涯。”


“你的理想不是男双?”


“一个是理想一个是梦想不行啊!”


“行行行当然行。”


“所以请这位先生不要挡在我追逐梦想的路上。”


“我不是阻碍哦,我是帮天天实现理想的呢。”


“什么?”


“男双啊。”


“…………你确定吗羽生结弦?”


“当然。”


“先不说每次跟我抢大柳公主抱的人是谁,你不还嫌我胖吗!”


“没有!天大的冤枉!我哪里嫌你胖了!”


“说我是小肥猪!”


“小猪不是很可爱么,天天你不很喜欢佩琪么。”


“佩琪不胖!欸不是,我喜欢佩琪跟你说我小肥猪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啊。”羽生结弦抱住了气鼓鼓的人,“你喜欢佩琪,我喜欢你呀。”


“…………你对我就只是喜欢的程度吼?”妈呀,这突如其来的台湾腔是要闹哪样!金博洋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当然不是啊。”羽生结弦在他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


身后隋文静善意的笑声让金博洋红了脸,不想继续在别人家门口丢脸,金博洋拉起羽生结弦的手就跑了。


隋文静:总算把猪送回羽生家猪圈了。




过了几天,隋文静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拍摄地点在羽生金博洋家,拍摄对象是正在啃玉米的金博洋。


今天依然是吃羽生家“大米”的金天天。









END

评论

热度(114)

  1. 俄罗斯流氓兔小飞侠♡ 转载了此文字